儒林外史(续回)

序言:虽然知道自己老了,但能跟一群有激情的青年男女一起谈天说地,花花还是觉得非常荣幸的。毕竟,青春无敌啊,能沾沾光也不错。

话说那日,美女花花与学弟学妹巧遇,聊起近日大学之科举。众人忽七嘴八舌,大发议论,尽诉研究生考试之趣事轶闻,闻之,好气好笑之余,乃心有戚戚焉。

第五十七回 数学系试卷发神痴 头名生复试遭横事
本系本科生考本系研究生,乃常事一桩,一来可证明本系本科生之优秀,二来可表现研究生部之魅力,优生自用,两全其美。未料,数学系的试卷考毕,考分头名竟然都没有上国家线,系上又无调分权,于是乎,参加殿试本系之志愿生者,门外叹而望;他校之非志愿生者,纷纷调剂于此。该试卷交由南大数学系才子观之,乃叹:吾等及格,难矣。想是出题之人,百无聊赖,大发神痴之故。枉众本系本科生努力一番,将心向明月,无奈照沟渠。

此为一也,二者,话说该系老师,想此子为头名,又是本系本科生,必能破格录取,尚未问讯一声便发下复试通知,不料副校长婉拒签字,料是不想受关系户等腹诽之言所伤,录取是否,复试前夕乃不能决。于是一优异学生之前途大事,于阴差阳错间徘徊反侧,此等悬心忐忑之情难以尽述。幸该子生性乐观,心理健康,于诺大压力之下能笑而谈之,常言道:好事多磨,望老天眷之。

第五十八回 各书生细数考场笑话 众考生笑谈考试经验
据传,支那之科举制度压力甚大,乃致众考生都知晓一经典笑话:考研报名人数如果是贰百万之众,到寒假前尚能坚持者大约余壹百伍拾万,到能入考室之门者壹百万不足,英语考,又减半,数学考完再减半,待到政治收卷之时,之余贰拾万不足。招生量约为拾八、九万,是故有曰:能坐到最后的,其实竞争已舒缓多多。师弟乃曰:吾等考场经历一番,所见奇闻轶事甚多。如,考卷之上作诗作画者,求批阅之人怜悯则个;相传有一子乃于卷末写:“老师,我是第五次考研了,帮帮忙啊”;兼有考试迟到不能入场缀泣抑或迟迟到场慌乱者;最诡异者,乃一生,早上没去考试,下午却到场了,监考师视之如见鬼。考场上亦趣闻不少,该师弟乃数学系之应试生,数学科考在一大阶梯教室,与一考人文的科系考生共用考室,中间为界,左右各居之。只见左方者拼命算拼命算,稿纸供不应求;右方者拼命写拼命写,不能容卷子之空白。

招生之事,也有异数。如山东某某学院,名不见经传,竟大量有考上清华北大之研究生,乃应试之下形成之怪胎。是故众生虽本科优良,考研亦压力极大。

吾最不明之事,乃儒林难混,混出来名声却不好,是故当世之时,师之德败于金,师之趣败于抄,师之雅败于欲,师之乐败于制,为学者之尊严何在?子之学绝于试,子之阅绝于俗,子之兴绝于堂,子之礼绝于师,为学子之前途何往?故,留诗一首,以警世人:

人生南北多歧路。将相神仙,也要凡人做。
百代兴亡朝复暮,江风吹倒前朝树。
功名富贵无凭据。费尽心情,总把流光误。
浊酒三杯沉醉去,水流花谢知何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