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只在眉心(二)

花花一直以为佛学皆温言软语、慈爱遍地,其实佛学也是哲学,而且有很多如利剑伐敌,惊涛骇浪翻涌而来,惊出一身冷汗。比如下面这一则:

【垂示】
云:大凡扶持宗教,须是英灵底汉,有杀人不眨眼的手脚,方可立地成佛。

胡兰成用这么一段话来解释:
“古来忠臣每被奸臣害,善人多遭恶人欺,也要会不善良的好。旧小说里写打阵与打擂台,常说来者不善,善者不来。但是这层道理偏是学为圣贤之徒所不懂得。他们不懂得圣贤之学原是泼辣的。也不是说善对恶要强硬,而是善与恶皆在边际上,自然有锋芒。善是在恶的边际上,所以小人把善语变成浮辞,而君子则能用恶语亦变成善语。禅僧又爱云“落草之谈”,而古来真命天子果然是多从落草为寇中出来的,如西汉刘邦与东汉刘秀。帮唐太宗李世民打天下的那帮豪杰更是多从落草中出来的。打学问的江山亦是如此。《庄子》里有叶公好龙,日夜想要见一见,一旦真龙降其屋庭,雷霆霹雳,大雨漂了屋瓦,吓得他躲进床下不敢出来。禅师的著语,便亦像这样的每每震骇得学者善人魂飞魄散。”

读到这里,花花不禁要拍案叫绝了。这里是入世的禅学,不是如何慈爱成仙,亦不是万物运行的道理。当你以一个积极的态度面对世界的时候,善恶就不是说书人故事里完全对立的了,因为理性是抛却感性和道德的,肯定残酷。“立地成佛”,花花解读为靠近真理、对理性的极致追求。故而治学者想入世,纯洁的君子气息煞是无用,须有“杀人不眨眼的手脚”,才是立地成佛之道啊。

不过读这则,花花是冷汗直冒。禅学到底是什么,恐怕我们的知道都太狭隘了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