愉快的一天

突然想起小学作文常用的方式,《记一次春游》啊,《第一次做饭》啊,今天重温一次快乐的度假。

这次预定目的地是九溪,烈日炎炎,就想泡在水里。订了东航云逸的套房。虽然没有游泳池,但是有一颗爷爷级的香樟,华盖罩着整个儿童乐园。kiddo同学第一次玩旋转多次的滑滑梯,乐得不行。不过确实很好玩,连我也滑了好几次,嘻嘻。之后为了吃那道著名的豆腐鱼,哼哧哼哧拐进九溪,不料店家已经关门大吉了,空荡荡的大堂堆满水泥袋子。失望之余只能就近一家农家乐,吃完到小溪里散步,溪水虽少却也清冽舒爽。一个小男孩在我半推半就下卖给我了一把水枪,他犹豫着要不要收钱后来还是说送给妹妹,我毫不犹豫的掏出钱鼓励他,估计这是他人生中第一笔生意吧?九溪的水在数日的暴晒中也接近干枯,于是回到酒店睡午觉啦。

傍晚醒来,突然说起徐先生推荐的曲院风荷的美景,查看网上离日落还有一个小时,于是立即出发赶去看荷花。车行至岳庙,花花一个机灵拐进了右边的小巷子停好,冲进对面的曲院风荷大门。当时太着急没有注意,后来叶先生告诉我,我停在一堵围墙边,高德显示,墙那边是岳飞墓……岳老先生息怒!炎热的气温终于浇灭了我对曲院风荷的耐心,那些个荷花东一簇,西一丛,配上水榭十分雅致,无奈花苞未展,蚊子又多,只能欣赏不了了。回程说起一家马云也爱的卤大肠,为了赶回酒店米西米西,也就只能放弃了。吃好饭,摸黑到儿童乐园玩了一会儿,累了,打道回府。

第二天本来说好的四季青shopping,结果一拍脑袋果断杀到桐庐。途径上次的一个小湖,叶先生蠢蠢欲动,终于按耐不住穿着沙滩裤就下水游泳。接着kiddo同学也在别人的游泳圈上玩耍时湿掉了背和小屁股。于是干脆买了游泳圈,将身穿T-shirt和百慕大短裤的kiddo扔进水里,期间因为叶先生的调皮捣蛋,游泳圈沉下去了一次,小家伙整个脑袋都没进了水里,出来就哇哇大哭,父女结下了梁子,关系迅速降到冰点。孩子的心如此脆弱,对水的恐惧感时刻可能颠覆目前的快乐,只能多鼓励赞扬。在水里玩耍了一个多小时还恋恋不舍,奶奶强调紫外线晒伤的问题才作罢。前行至大源村一户农家,一片荷花清水出芙蓉,欣赏了半天。又路过一个挖路边山石的工程现场,等挖掘机把路面的巨石收拾妥当才继续前行。到达了预定的小溪边,把路上买的西瓜桃子可乐统统扔进水里冰起来,溪边的午餐,捉鱼,用水枪射黑色的大蝴蝶和黄色的蜘蛛,突然觉得人应该生活在这种状态下才正常吧。

叶先生这次下定决心探索深山尽头,我们只好苦命相陪。乱石子和杂草的路越开越窄,已经只能容一部车经过。一路开得战战兢兢,还是遇到了两次对面会车,运气好的是都在稍有泥泞空地的地方,不然真得开上一公里的倒车了。终于迎来了深山尽头的神秘村庄,黄土的房子上面还漆着“农业学大寨”的红色大字,几个赤膊的凶狠中年男性躲在房子里窥探。之前看过的所有cult片立即涌上脑海,各种美国荒僻乡村的谋杀案,骗到罗马尼亚废弃工厂的虐待故事,绘声绘色的讲给叶先生听,于是急匆匆的返回。路上发现有粽叶野生的长在路边,于是一起动手摘了许多,顺便搭载了山野蜘蛛回府,直到几天后才在车里发现并施以绞刑。

这次G20真是惊喜连连。首先,政府不知道从哪个山寨公司采购的刷脸机,要求所有入住的客人都必须通过机器认证,证明身份证跟本人一致,戴眼镜是通不过的。小朋友也要户口本。办好入住,进入5号楼,门口还有保安要求出示房卡,对了,进入酒店大门要登记所有人员身份证。直到后来某人到大堂去上厕所,因为没带房卡,还被保安押送到房门口。其次,曲院风荷所有的下水道盖子都贴了四张封条,是所有的。再次,去加油站,工作人员说等等,我先启动机器,因为每次加好油必须关机,防止恐怖分子偷油;再次,杭州交通非常诡异的通畅,上次走过的九溪-虎跑-杨公堤的路线是3小时,这次是21分钟,居然让我们能赶回酒店餐厅吃晚餐。另外听说,工厂全部停工,部分敏感区域居住的居民被弄到酒店去住,出租车只留十分之一且司机全部换成便衣。有说进杭州后备箱放了一箱矿泉水,被要求打开每瓶喝一口……感觉杭州市已经把G20当成一件生死大事在办,饭可以不吃觉可以不睡,百姓可以不用生活,这个不知道有什么鸟用的会是必须金光闪闪的。可怜的杭州市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