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的药水

爸爸在我手背的伤口涂上药水,轻轻的一边吹一边抹。不知道怎么的,这样的画面就留在记忆里,直到许久后他在电话里提醒按时擦药的时候,还会浮现,模糊我的双眼。
一起抱怨万恶的新旧社会,一起研究断腿的眼镜的用法,一起喝一杯热牛奶,这样的日子多一天,便感到一天的幸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