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拉贝

这是一个很复杂的故事,远比辛德勒更真实、更伟大。

拉贝是德国汉堡人,南京大屠杀之前二十多年,拉贝一直作为西门子公司高管在中国经商。但是网上随便就能查到,他的背景却不那么单纯,他很早就加入了纳粹党前身的德国工人党,算是纳粹在远东的重要人物,包括后来他能写信给希特勒,能见到日本亲王朝香宫鸠彦,以及后来跟佐尔格的接触,作为德国间谍的身份若隐若现。这样的一个轴心国的人物,身处东亚的是非圈中,面对即将来临的南京沦陷,不但拒绝离开,还做出叛国的行为,为之一直鄙视的中国人努力到倾家荡产,战时被盖世太保抓进监狱,被德、日两国认为是叛徒,战后又作为纳粹战犯进了同盟国的监狱,虽然“杀纳粹像削水果”的朱可夫将其从苏联的监狱释放,但回到柏林的拉贝最后还是贫困潦倒、重病身亡,这样的不理智行为实在堪比《阿凡达》里从间谍变成族长的杰克,但这却是真实的故事。

当我们说起辛德勒的时候,免不了进行杀戮和拯救的强烈对比,强调他是如何被犹太人感动,最后舍利从义。事实上犹太人在好莱坞的股份可以使斯皮尔伯格用最出色的手法对故事进行包装和美化。辛德勒救人的时机已经处于德国势头渐弱,都在找后路的阶段,善举里面带了多少功利性质就难以判断了。作为普通商人的辛德勒,从德国军人手里救出了1200名犹太人,而拉贝,作为一个纳粹,在离家万里的南京从日本军人手里救了250000中国难民,在日军势头最强盛的时期与之对抗,这其中的智慧和勇气远非辛德勒可以比的。

实际上,这个故事已经无关政治、冷战、大屠杀证据、中德关系或者其他什么乱七八糟的,只关于一点:人性。人性本善还是本恶?这个故事给了非常完美的一次回答。他的纳粹身份要求他为国家服务,但他作为基督徒的内心、作为人的内心,让他选择了另外一条路,哪怕带来后来无尽的苦难。这样的回答跨越了所有的制度和国家,直指人的内心,是人与宇宙最直接最伟大的对话。

电影《拉贝日记》当年获得了多项德国电影的奖项,但是拍得还不够大气和细致。这个充满矛盾和激烈思想冲突的故事,理智与人性感情最直接的碰撞的故事,应该得到更多掌声。

2013年12月,拉贝墓园由南京市政府修缮完毕。南京市政府已支付了墓地四十年的租金。该墓地的编号及地址为:BWB 2.5/6,Friedhof der Ev. Kaiser-Wilhelm-Gedächtnis-Kirche,Fürstenbrunner Weg 69 – 79,14059 Berlin。GPS 地理数据:北纬 52.51815°;东经 13.41184°。作为中国人,如果你路过柏林,请去下拉贝墓园吧,我们怎能老是遗忘,什么都记不住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