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评女权

以前被误唤为“女权主义者”,我常常不厌其烦的解释俺不是俺不是俺不是。最近又听了一期《锵锵三人行》讲女权的部分,略有所感,发一下牢骚。

其实,真正的女权就不需要意识到“女权”一词,就像我们不需要向别人解释我们需要吸空气、喝水、吃饭一样的。作为公民我们有“人权”,除此之外,都是世俗道德的条框,不管社会如何要求你,只需要做想做的事。男人、女人都是如此。所以对于男权的抵抗、女权的争取,从来就不是个事。

男女的身体、性格特点本来就不同,社会赋予的希望自然不同。很多时候,男人也被寄予过多厚望,承受诸多不公平的压力,也只能咬牙忍了。男人被老婆骂没出息,大家都会隐约鄙视男人。其实男人为什么就一定要有出息呢?同理女人为什么一定要伺候老公小孩做家务呢?我们所反抗的压迫女权的部分,男人是不是也应该反抗压迫男权的部分呢?本质何异?不过都是公序良俗、道德绑架下的偏见。

所以,奋力嘶吼的女权主义者,大可不必如此咒骂社会。只要倡导让女性多学习、更理性、更有能力,做之前计划好,定下就动手,把自由意志挥洒出来,把世俗道德踩在脚下。也许女性力量小,容易妇人之仁,但扬长避短,发挥自己的特点,该撒娇就撒娇,该使计谋就使计谋,利用女性特点也可以活得开心自在。女权主义所要宣扬的,不是社会如何不公束缚,而是如何摆脱、漠视束缚,过自己想过的生活。像邓文迪,其貌不扬也并非出身高贵,至今名声也不太好,但从传媒大亨、首相睡到小鲜肉,活得很精彩。像《昼颜》《直美和加奈子》,已经触及到基本家庭伦理和法律层面,但女性的勇气能直面欲望和婚姻的原罪,反抗暴力对待,实在是十分出彩。

这已经不仅仅是女人,再深想一层,其实就是李安每部电影都在说的东西:人,其实应该摆脱世俗,直面内心。男人如是,女人如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