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的哀悼

新年还未开始,外滩就出了人命案。在独生子女的时代,人命更显珍贵,很多家庭会承受巨大伤痛,很难想象今年的春节他们能怎样度过。

花花总结了下面几点教训,算是给自己和看见此文的读者一些个人的参考:

1.不要去争抢免费的东西,人不识货钱识货。如果想享受好的服务,就多付代价。比如想到外滩跨年,就花钱买和平饭店的宴会门票,或者订房间。花费不起就不要去,待在温暖舒适的家里也挺好。上海作为大城市本来就难以管理,中国处于的社会阶段也是百姓刚刚吃饱穿暖,各种哄抢、骚乱,长期来看是不可避免的。所以不要参与其中,远离人群;

2.这次事件问题在于决策失败,不在于现场管理或救援不及时。黄浦区旅游局对于外滩活动取消,并没有做出太让群众清楚明白的宣传,然后警力部署就想当然的减弱了。往年外滩附近2号线和10号线的地铁站关闭,大巴停在各路口阻止车辆和人流,轮渡停运,中山北一路外滩段封路,警察从一开始就控制人流,部署严密。今年警力只有往年三分之一,交通都没有封闭。31号晚上十一点半左右,人流开始邹然加剧,那时安排警察进入现场已经晚了,场面失控。陈毅广场楼梯下的人摔倒了一片,五分钟之后重新控制住,躺在地上的人已经死伤惨重。只是五分钟,附近的人甚至倒数计时不知何事。如果没有事先到位的预计,这次是怎么救也来不及的。

不禁感叹现在上海警察管理能力较十多年前是严重下降了。以前经验丰富、素质高、见多识广的上海老警察逐渐退休,新的领导者都是外地调来的(据说现在的黄浦区警察局长白少康是陕西调过来的)。上海作为特大型城市,人口结构复杂,素质差异大,活动多,事件频发,遇到稍微逊一点的管理者就可能出事。还有一件事对上海警察的威信损坏很严重,就是杨佳事件。且不论对错,只看结果,此事之后上海警察做事就少了很多果断,自信心也下降了。

3.长期来看,人口膨胀的上海一定会出现此类事件,不光是城市管理者的能力问题,而是城市的承受能力的极限。周五的人民广场地铁站,已经处于离出事只有一步之遥的程度,生活在这样的社会和城市,必须要自己当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