脆弱的我们只是没有生活在最悲惨的时代而已

有人吃喝玩乐,无时无刻的抓拍炫耀
有人买着LV的包成天谈论着出国旅游看演唱会
在上海生活久了,大家都生活在虚荣之中,心却并没有因此而踏实舒适过,就算吃着自助餐也脆弱而空虚,开着车说想自杀
那种劳动的朴实,对物质的超脱,仿佛已经悬空而触不到地面了
终于,今天妈妈一边洗碗,一边告诉我她姐姐我大妈的故事
小时候因为出生有残疾,嘴不能清楚的说话。医生说可以动手术治愈,但是当时在医科大学念书的外公,因为在文革中大肆呵斥当局被关押了起来,家庭陷入极度贫困。于是大妈落下了终身的残疾。婴儿时期的她不能够吮吸,所以外婆只好用一张纱布裹上米糊,底部剪一个小口子,就像现在做蛋糕奶油裱花的方法一样,慢慢的喂养。作为小婴儿的她从来没有喝过牛奶,因为买不起。
于是,我从浮躁中退出来。
我们的生活是如此美好,我们要好好的珍惜的活,吃喝攀比都没有意义,脆弱的我们只是没有生活在最悲惨的时代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