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生

最近看了两部片子都可以叫这个名儿:一部是就叫这个名儿的台湾作品,肤浅与青春洋溢并存,及格之作。还有一部却更配得上,便是王小帅的《我11》。

花花爸爸的工人同事里便有一批上海和江浙人,他们不远万里来到大西南的深山树林里奉献青春岁月,他们会捞河里从没有人动过的螺蛳煮着吃,会在炖肉的时候放上半瓶酱油和糖,会在春节形单影只的时候来到奶奶家吃上一碗汤圆。当生产发展起来的时候,一部分人便发挥所学和八面玲珑的手腕,力压众多憨呆的本地人迅速成为领导。另一部分特立独行的便排挤在主流之外郁郁而行。不管是知青还是参加三线建设的故事,都是社会撕心裂肺的一个伤口。

《我11》就是讲这群人的故事。好在导演选择了一个最轻松最纯朴的孩子的角度来看待这个故事,所以电影里有童趣,有莫奈,有成长的冲动。悲剧故事的定位在一位美丽的姑娘一家人身上,因为青春期,因为是伙伴们性玩笑的对象,对美丽朦胧的喜爱和隐约的注意,给真正深不见底的痛苦勾勒出一方轮廓,展现出暴力、是非颠倒的社会面貌。而主人公只是旁观者,模糊的焦点也模糊了创伤的锐角——这便是莫奈的看家本领,没有特别明显的阴影,但是你能看见。花花评价:导演成功当了一回莫奈。

电影的第二个过人之处,就是莫奈的第二个特色:对色彩的处理极为细腻。很多画面静静的,几秒钟十几秒钟,没有说话也没有动作,但是父子之情、母爱、同事的友谊浓浓的流出来。比如王憨穿着母亲做的新衬衣走在阳光下,那种每个人都经历过的孩子的骄傲和满足似曾相识,深深触动心弦。又比如孩子们分分合合的友谊,一起探索窥视,模仿大人,帮规与惩罚的方式。花花评价:导演成功当了两回莫奈。

从诸多影评可以看到,经历过的人看得热泪盈眶的,没同感的(尤其是90后的影评人)嘟着嘴抱怨白开水不是可乐。王小帅导演作为参与过三线建设的家属,把自己的所感所见都展示在电影里,极真实,极原貌,令花花都怀疑他上哪里去找这么一批天才演员和这么一个灰蒙蒙的记忆里才有的场景来还原70年代的大西南建设工厂:每天早上的军号和按时播送的“新闻和报纸摘要”;黄土的学校操场和夹双杠;年青工人之间的群体火拼;小孩间说话和游戏的方式;红领巾的领操员……记忆翻江倒海涌出来的时候,只剩下泪光闪闪了。

当我们来到结尾,这个“我们一起追的女生”的悲惨结局一下子让“我”成长了,能看到是非分辨黑白了,于是“我”从去刑场的山路上折返,离开了社会主流的愚昧无知,醒过来了。这是导演告诉我们的他的觉醒之路,其实,也是大多数中国人从文革中逐渐觉醒、失去共产主义理想的过程。

关于爱情

爱情再次相信人类了。

作为一部负责任的韩剧,《仁显王后的男人》给观众提供了绵延不绝的意淫素材,男女主角池贤宇和刘仁娜自始至终散发出超强的暧昧磁场,在戏里眉来眼去、深情缱绻、吻戏不断……再迟钝的观众都忍不住怀疑二人有奸情——这哪里是言情剧,明明是伪纪录片啊。
请把伪字去掉。谢谢。

男主角就直接在粉丝终映会上,直接向全世界宣告:我爱刘仁娜。
10天之后,刘仁娜向池贤宇回应,仁显王后的男人已经结束了,那现在开始做刘仁娜的男人吧。

池贤宇和刘仁娜都经历了十年左右冗长的默默无闻或半红不黑期,他们更应该言行审慎,以珍惜当下难得的高人气——人家有种,自动自发演起了《仁显王后的男人》的第二季,绯闻和剧集无缝拼接。

冒昧地问一下,是他们在演韩剧,还是韩剧在演他们啊。
  
  
6月18日,刘仁娜在电台节目中正式承认二人的恋情,“他说,自出生以来,从没跟妈妈要这个要那个过,长大之后也没有特别想要什么衣服或者车之类的,但是这是他人生第一次有了特别想要的东西,真的不想错过,不想放弃的一个人。”

请把上面这段话画上重点,耳熟吧?这不是韩剧男主之经典台词么?只要是个正常的女人,听到这种尽显自己珍稀的狗腿表白,基本上就放弃抵抗了。
在广播里,刘仁娜明确表示自己很喜欢池贤宇,并隔空喊话“正在听广播的池贤宇先生,按照约定,请戒烟吧”。

还能再肉麻点吗?估计这两人还会害羞地回答:能。
  
  
今年1月,池贤宇正式上刘仁娜的广播节目,刘仁娜提及二人初次见面,这时二人的调情模式已经初具规模了,有人甚至指出池贤宇完全是在勾引刘仁娜嘛,笑得很淫荡(在这里淫荡是褒义词)。3月,两人确定出演《仁显王后的男人》;4月16日,池贤宇第二次上刘仁娜的广播节目,假装无意地询问刘仁娜喜欢男人怎样对她表白,刘仁娜说,喜欢当面的勇敢的表白。

这相当于池贤宇的一次别有用心的试探。男人和女人的差别就是,当一个男人问女人有无男友时,他的意思是,我想做你的男朋友;当一个女人问一个男人你有无女友时,90%的可能是,她只是随便八卦一下而已。

两人都曾在综艺节目中提过自己的理想型,池贤宇喜欢嘴唇厚的,刘仁娜喜欢个子高的,等到《仁显王后的男人》拍摄期,周围的一切模糊了,只有二人的奸情才是高清的。其他明星拍吻戏,为避嫌都是蜻蜓点水啊借位啊意思意思啊,只有他们,全情投入、尽情享受、360度无死角全方位演绎,他们的踮脚之吻与玄彬宋慧乔在《他们生活的世界》中的爬楼梯之吻并列成为奸情破表的两大经典证据。

“当他们眼神交汇,地球都变成粉红色的了。”粉丝们基本上已经丧失理智了,二人的身高差22厘米,都被奉为标准参数,有粉丝昏庸到被男生追求,看在身高刚好差22厘米的份上,立即答应了。

虽然把事情阐释得更复杂、更厚黑,会显得更成熟、更深刻,但正因为这世上复杂厚黑的事物已经严重超载,我们才对简单纯朴的爱情故事更为饥渴。

无论如何,对于韩国演艺圈,池贤宇和刘仁娜已经发明了一种新的爱情,谁说恋爱必须偷偷摸摸鬼鬼祟祟,老子从表白开始,就够胆站到聚光灯下,藐视世俗的规则和界限。有人说,他们还原了最纯粹的爱情观,没有阴谋、没有狗血、没有犹豫、没有利益、没有炒作——一切都像《仁显王后的男人》里那样,不问来历不问出身不问过去不问将来——让这段美好的奸情历久弥坚、白头偕老下去吧,童话式爱情的核心,从来都是,只有爱是因,只有爱是果。

穆赫兰道

哈欠连连的看完了大名鼎鼎的《穆赫兰道》,再结合之前的《恐怖邮轮》与《禁闭岛》,花花准备对这种电影新品种做一点点总结。

这个新品种的共同点就是三个字“看不懂”。对于广大的文青们来讲,粗浅的动作片和浪漫得不行的文艺片都审美疲劳了,就像猫玩毛线团,太整齐或太乱都不喜欢,最好是看起来一团乱然后自己理出一堆线索还原一个毛线球。这种心理片类的新品种正好满足了文青们的YY激情。当然,从电影本身的角度讲,拍这样的片子是需要强大的编剧和导演功力的,其中的细节处理要比一般的侦探剧细腻,手法要多样形式要梦幻氛围要诡异,但是逻辑性要暗藏,线索要五六根纵横交错,伏笔要不时隐现。所以自《穆赫兰道》问世便有了非常高的地位,其梦境拍得有条有理,现实却拍得颠三倒四,弄得观众全傻了,最后被喻为“最像梦的电影”。相比之下,后来问世的《恐怖邮轮》和《禁闭岛》其实是更复杂更有深意的作品,可见好莱坞也在积极的发展培养这个新品种。

一部一部看下来,花花却感觉有些失了胃口。弗洛伊德这张牌注定是第一眼美女,活色生香第一次见面必定夺人眼球,再吃反而艳俗得腻味了。所以花花总结了该种手法如下,想成为大卫林奇的朋友不必烦恼自己的才华不够横溢,只消按照以下步骤:
1.编一个简单的故事,要求是主角是凶手的,心理受过创伤和现实摧残,个人性格要扭曲的;
2.拍一个有剧情的梦境,里面把主角塑造成跟现实完全相反的英雄人物,剧情尽量诡异:把主角进入到一个很悬疑的故事里,让其去探索深入,企图步步揭开真相。其中要安排现实中自己喜欢的人疯狂的爱自己;自己讨厌的人倒霉或做坏事或诬陷自己。总之,一切体现主角愿望和情感的情节都要有。
3.梦里道具的细节要表露出真实故事的细节。比如梦中一个乐队的名称,就是现实里一个学生乐手书包上的字;又比如现实故事中主角无意中看到的一个乞丐,就是梦中的一个邮递员之类的。
然后,大卫林奇横空出世啦。不信?不明白?花花写一个例子。

《奶油布丁》(版权花花所有,偷袭必究)
镜头一:李明是公司财务,跟妻子郑兰和儿子住在上海。李明非常讨厌自己的老板周麻子,因为他冷酷无情只爱钱财。李明的父母住在北京“三里屯三村”,他隔三差五会去探望。
镜头二:今年端午快到,他准备去北京探望父母。一路上诸多不顺,到了小区门口遇到一个穿格致制服的疯子大喊“他需要,给他吧,奶油布丁”。莫名之后,他又遇到一个保安问他父母好并朝他诡异的笑,保安手上拿着一枚财务章,他说他叫“张三”。李明继续走,进入家门,发现家里被烧毁了,一片焦黑。他非常吃惊,马上冲到物业保安处询问情况,另一名保安接待了他,并说明了他家里因为烤箱导致大火的情况。当问起父母的下落,保安说不清楚,要去派出所问下。李明想起保安张三问候过他父母,就问是否张三清楚情况,保安说没有张三这个人。李明来到派出所,拿到一个医院和床位的信息,他急忙赶去。一进去医院,看见一部黑色轿车,里面坐着一个光头独臂的人样子好像是周麻子。他走近想看,周麻子一下把车子开走了。李明走进父亲病房,发现一瞬间一个黑影从窗户飞出去,隐约能见一根黑色尾巴。他奔入房中,父亲已经烧得面目全非,母亲害怕得一边颤抖一边说“给你,布丁给你。”李明打开窗户张望,什么也没有。两天后父母都出院了,坐在桌边吃着奶油布丁。李明去找周麻子,他敲碎了车窗发现周麻子死了,里面还有一只黑猫的尸体。李明瘫倒在车旁边大哭失声。
镜头三:李明和两个黑衣人站在父母坟前,李明最后咬舌自尽。

花花解析:
以上镜头一和镜头二是李明的梦境,镜头三是现实。
现实故事是这样的:李明毕业于格致中学,目前是个单身汉,而且嗜赌成性,白天不认真工作常常被老板周麻子骂;他很喜欢女同事郑兰但是因自己的赌博和猥琐遭到拒绝。为了赌钱,他偷了同事张三的财务章成功偷盗了周麻子的十万元去豪赌。结果不但十万元全部输掉,还倒欠十万元的债务。赌场杀手押他去父母处取钱,遭到反抗,杀手将李明父母杀害。还伪装成烤箱失火的样子。最后警察结案结论是黑色野猫想偷吃李明母亲在烤箱中的奶油布丁,打翻了开启的烤箱导致着火。李明被关在赌场房间做了这样一个梦(镜头一二),第二天借口父母坟前有金条最后一次拜祭父母,然后羞愧自尽。
梦的解析:梦里的元素都用到了现实的所见所感,展现了李明想逃避现实而幻想出来的情节。
关键是镜头一二需要用95%的篇幅去详细描绘,反正是做梦,越离奇越古怪越好。真实故事只消在最后透露一点点即可。
很神奇很疯狂吧?这就是穆赫兰道的本质。

关于营业税改增值税的几点讨论结果

感谢叶先生、树袋熊的宝贵意见,花花总结了下面几点结论结果,作为本人理解政府进行此次税改的阴谋和阳谋。
1.财权从地方上缴中央。增值税是中央拿75%,地方拿25%;营业税是地方全拿。新税制就算总税收不变,地方政府收入减少75%。为此只有两条出路:一是地方政府自辟新路,看是房产税还是资源税谁倒霉;二是立法重新商定中央地方的分成比例。不管怎样,地方吃亏是一定的了。
2.增大税基。营业税征管相比增值税来说比较混乱,改革后可以抓到一大批漏网之鱼。但是营业税涉及面广、金额小、零星分散,征管成本相应上升;从另一个方面看,地税面临减员,怎么安置?(尤其是领导干部);最后一个层面的问题是,营业税税率多种,体现政府对不同行业发展的支持程度,如果纳入增值税征收范围,势必增加增值税的差别税率,几档税率怎么定影响未来各行业发展。
3.对于一个行业的企业来讲,其税负变化大概可以这样来看:(模型假设营业税率适用5%,增值税率适用17%)
改制前需交 销售额×5%
改制后需交 增值额×17%
税负的改变需要比较 销售额与增值额×17/5,即销售额与增值额的3.4倍孰高。注意此处为增值额非利润率。
由此可见税负改变与行业增值额息息相关。政府企图挤压高增值率行业利润,尤其是人力投入过多的企业,类似律所之流。
4.高增值率行业向低增值率行业补贴。

Roland Garros

他已经年届三十
面对如狼似虎的新一代选手
他用老将风范来智取、来技夺
他让我们学会,如何积极地面对下坡路的人生
Allez Ro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