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的台湾民主

当蔡英文出来宣布承认选举失败的时候,花花稍微闻了点民主的花香
然后看了三立国际的某位专家分析失利具体原因在于台南地区,本来是绿营票仓,蓝营应该大输,无奈选举期间大陆停止了自由行的许可,台南地区旅馆入住率不到20%,间接的使蓝营小输。
最后得出结论:毕竟是小国,小国无外交,也无民主。生存之道唯有“投靠”两字。

接下来小马最后四年,零人之下三千万人之上,势如中天,权倾朝野,是不是理想主义者,且看今朝。
另外,花花从大选之后投身泛绿阵营。

大腿时代

网友们戏称韩国美女歌唱组合“少女时代”为“大腿时代”
看着小热裤、长靴子的一群美女少在舞台上的栅栏里扭臀摆腰、扮可爱送秋波
唱着不知所谓的口水歌
台下一群日本歌迷嘶哑尖叫整整两小时没有中场休息
突然对繁华奢靡的资本主义厌恶透顶
然后想起茅盾的一篇文章,里面提到西装革履烫发旗袍的一对儿和在山洞里促膝而坐一同看书的一对儿,老师告诉我们这是国民党的奢侈腐败和阿共仔的南泥湾实干朴素精神的强烈对比。现在明白了,强烈对比是有的,但却是资本主义制度带来的包装、虚伪、欲望的无限膨胀和人内心原有的纯真、朴实的强烈对比。在这个大腿时代,大脑退居幕后掌控着金钱和权力,而心灵则深深埋在内部越发被遗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