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民和暴发户的时代

这是个平民和暴发户的时代
大家喝着一样的可乐和啤酒,开着同样的四个轮子的车子
曾经的欧洲皇族子孙,现在也穿上T恤和牛仔裤逛夜店
中国的红色贵族后代们,争先恐后挤破头成为“戏子”,比如高晓松这种院士后代,也拿着绿卡混迹于娱乐圈无所建树但自命不凡生活奢靡——简直是标准的二代现状
所以,这是个没有贵族的时代
所以,巴赫很难再生,人们都渐渐流于世俗和粗鄙。

当我们打倒了一切旧制度,人人抬头挺胸争做社会主人的时候,被我们摒弃的路上也有如画的风景,心里难免有丝遗憾呢。这个问题如同精英教育和大众教育哪个更适合大学的论题一样,花花时常在想,断绝了培养少数最顶尖的人触摸云端的机会,来成全大多数人的幸福平等,人类的这个重要选择到底对不对呢?

谁说中国没有索罗斯

“327”国债,是1992年发行的3年期国库券,发行总量为240亿,1995年6月到期兑付。,当时利率为9.5%的票面利息加保值贴补。因为当时财政部对是否进行保值不确定。所以其价格在1995年2月后一直徘徊在147.8元–148.3元之间。但是随着财政部是否进行保值贴补的猜测下,“327”国债的期货价格大幅度变化。其中万国《指的是老万国,就是没被申银合并前的万国》证券作为空方代表,联合了包括辽国发等6家机构进行做空,依据为1995年1月通货膨胀已经见顶,因此不会贴息。这是符合当时的基本国情的。而中经开为首的11家机构因为其总经理就是前国家财政部付部长,因此得到很确切的消息,就是要进行保值贴补。因此坚决做多,不断推升价格。说简单些,万国当时是以自己一家的势力对抗中国财政部,这是相当不公平的一场决斗。其中已经不是完全的技术对垒,而是政策搏弈了。

1995年2月23日,一直在“327”国债时间中和万国联合的辽国发集团突然倒戈。反手做多。使得“327”国债1分钟上涨2元多。10分钟内上升了3.77元。这样万国证券马上陷入被动。以为依据当时持仓量和价格,一旦和约到期进行交割,万国将亏损60亿以上。万国将万劫不复。为了维护自己的正当利益。万国在148.5价格封盘失败后,在交易最后8分钟,大量透支操作,用700万手,价值1400亿的空单,直接把价格打到147.5元收盘。“327”和约暴跌3.8元,当日开仓的空头全部爆仓。如果按照此价格交割,中经开在1995年就已经消失了。
事发当晚。上交所关门磋商,在财政部等部门的干预下,裁定万国恶意违规。宣布最后8分钟所有的“327”品种期货交易无效,各会员之间实行协议平仓。

实际这是相当无耻的一个决定,因为当时市场是允许当日做空,次日回补的。而就算按照当时规定的2.5%的保证金制度计算,最后7分钟砸出的1056万口卖单,面值为2112亿,需要的只是52亿的保证金,万国当时是支付的起的。但是当时作为依据的竟然是万国不可能持有如此巨大的保证金。可见当时是权利大于法律了.要知道如果中经开当天就被平仓,万国第2天想怎么回补就怎么回补.

随后万国总裁惯金生在1995年“327国债”事件发生后,上海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于1997年判处管金生17年徒刑,罪名是行贿并在期货市场成立前数年里滥用公共资金,总额达人民币269万元。可见"327"事件到现在管理层也不敢说是万国违反法律.可见“327”事件完全就是一个政治阴谋。

而“327”国债事件2年后才用政治手段对管总进行莫须有的审判,而管总服刑7年被保外就医。2000–2001年管总曾经在监狱中利用个人威望调动25亿资金对中经开全部盘口进行围歼。中经开全线溃败。其中其控制的东方电子更被永远的钉在了耻辱柱上。

管金生被喻为中国证券界“三大教父”之一。可惜目前还关在监狱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