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匿的祝福

小柯、菜头和小小柯是幸福的一家,他们住在台北
叶先生时常会逛逛他们的博客,然后跟花花聊聊他家的琐事
比如小小柯问爸爸为什么不买车,爸爸说要攒钱换幢大一点的房子
比如妈妈菜头会把一些育儿经贴出来
比如小小柯从出生到上学过程中的遇到的各种问题,从选医院生产到治疗弱视到选幼儿园选小学等等
淡淡的,柔软的
他们的生活画卷一直在我们记忆里延长
直到2010年的圣诞夜
叶先生在灰白的博客上看到小柯对妻子的永别,菜头因病过世
我们惊呆了
ANAΓΚΗ——“命运”,雨果在巴黎圣母院的阁楼摸到的希腊语,浮现在花花眼前

我们是这幸福一家不曾知晓的人
所以只能在心里送上隐匿的祝福:
不管遇见了哪条路,请一定要勇敢,一定要得到幸福。

让子弹飞一会(二)

第二种看法是,姜文是拍阿共仔的马屁,张麻子的队伍就是阿共仔:
都是土匪出身;
最后都扳倒了黄四郎(黄四郎象征国民党,辛亥革命后变成了掌权派);
都赢得了师爷、夫人、小凤仙等社会各界的心;
最后还去到了上海成立组织,这一点算是几乎浮出水面的线索了。

1.如果硬要说姜文神话党史,那只能这么对号入座:阿共仔在辛亥之后不屑于与国民党的官僚为伍,甘愿落草,后来机缘巧合被迫参与到政治斗争中来,最后真人露相打跑了官僚。
如果是这样,那姜文也只说对了一半:国民党如何腐败,阿共仔在一开始如何办三件“公平”,又如何勾出了百姓的怨,这些都是符合事实的;但是,以下情节是不对的:
张麻子师出名门——不是北大的学生,是北大图书馆打工的民工;
甘寂寞落草为寇——不甘寂寞但是没有能力只能当土匪;
被迫参与——长期潜伏,伺机而动;
七兄弟间的团结——派系斗争整风运动;
张麻子英雄了得重情重义——枭雄一个心狠手辣无情无义,形象差别巨大;
张麻子把人命看得比钱重要——纯属鬼扯;
张麻子的队伍对百姓非常好,讲公平,又送钱——开始是这样;

2..姜文讲了一个投机革命成功的官僚被一个英雄的真革命者撂倒的故事,跟中国近代史处处都能找到局部的相似性,但是硬套上哪次具体的革命又不算完全合情合理。况且原著本来就是用四川话写的讽刺国民党时期的(四川因为陪都的关系跟国民党走得很近,讽刺民国的作品也相对很多),姜文改得面目全非之后如果还在讽刺民国,那就不是姜文玩百姓,而是姜文自己玩自己。
花花的感觉是,姜文借用这个故事把所有的革命者都给骂了一下。与其说姜文在拍党史,不如说姜文在教大家:怎么叫做真正的革命和真正的英雄——革命者的理想模型。同时,还能看到姜文对革命的结局总是堕落的感叹。“没有你很重要”,言下之意就是革命后总是成就了你这样的一批掌权的新官僚,但是最后还是坐上有黄四郎背影的火车到了上海。所以结局是真正的革命者也回到现实了。这个逻辑,就像一位少女给好友讲了一个梦想中的、与白马王子相爱的故事,结束后总要感叹一下这只是梦,现实里找不到的小女儿娇态。
姜文的作品,骨子里一贯都是充满了理想主义和英雄主义的。因此花花认为这部作品也类似,甚至更突出。他认同阿共仔的革命,但是不认同之后的堕落。这也是包括王朔、雪村等等人在内的一批北京军队大院的人的态度:没有办法完全否定自己的出身阶层,但是非常叛逆,强烈向往理想主义和英雄主义。这一点,在《阳光灿烂的日子》里由回答“古伦木,欧巴”的一句“傻逼”就永远定位了。

3.其实,姜文想表达什么意思有什么重要的吗?就算一篇献谄的文章,给百姓解读成了讽刺的作品,那这部作品最后的定位肯定是讽刺了。中国的老百姓怎么去解读,才是反映世态民情、体现作品价值的方向,姜文只是塑造了一出黑色幽默又有商业吸引力又获准上映的喜剧而已,之后的创作,从百姓看到大屏幕的第一眼才刚刚开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