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文说:“让子弹飞一会儿”

从表面来看,《让子弹飞》情节非常之紧凑,故事曲折剧情多变内容丰富笑料百出,绝对值回票价。
但是看完之后,花花半天没有回过神来,除了细节非常黑色幽默(网友戏称中国版《无耻混蛋》)之外,电影多处透出怪异和莫名其妙的情节。看了网上的提示花花觉得看出了一些暗藏的含义,看过的人(有剧透,还没看的当心)可以再想想看是否如此:

电影情节的暗线:
1.黄四郎准备炸死张麻子的炸弹。
问:黄四郎不但知道辛亥革命的地雷是什么型号,还拥有唯一一颗双胞胎地雷。 请问,黄四郎在辛亥革命中,发挥了什么作用?
答:只能是辛亥革命的元老级人物,而且是赞助革命的富豪子弟,从“五代家业”就能听出来。

2.张牧之的故事。
张牧之向师爷讲述了自己的故事,其中提到“早年追随松坡将军,17岁时即为其麾下手枪队长”。是“讲武堂出来的”。松坡将军即蔡锷,响应辛亥革命在云南起义,后来讨伐袁世凯。“讲武堂”就是1909年成立的云南陆军讲武堂。蔡锷在日本死后,张牧之回国,落草。

3.介错与一面之缘。
“介错”这么偏门的说法,没有去过日本或者不了解日本的人很难知道。而且说自尽不行吗?莫名其妙的采取这么一个突兀的说法,导演想表现什么呢?答案只有一种:黄四郎跟张麻子都去过日本,那么作为辛亥革命千丝万缕的革命者聚集地,黄张二人都参加过辛亥革命,走过留日又回国革命的道路。并且,同是革命者的他们20年前曾经见过。

4.浦东就是上海,上海就是浦东。
让我们回想故事的时间。葛优演的马县长,在刚进鹅城不久就说:“不好,我们来晚了,前任县长已经把税预征到90年后了,都到2010年了”。由此可以推算出故事发生在1920年。为什么是上海,不是北京重庆广州呢?想想1921年一件什么重要的事在上海发生了呢?一个什么组织诞生了呢?

5.谜底揭晓:“没有你,对我很重要”
花花老师把故事串讲一遍:
黄四郎出生富家,参与辛亥革命成了核心成员,后作为革命成功者开始利用手中权力敛财;张牧之跟随蔡锷在云南起义响应辛亥革命,蔡锷死后张对时局失望,落草为寇变成张麻子。这两个革命者走向了截然不同的道路,一个仿佛袁世凯,一个仿佛蔡锷。然后遇到了电影故事的这一段奇遇。
黄张争斗完结,出现了这样的对话:
黄:下一步有什么打算?取代我?——你把我敲掉了准备之后自己享受我的地位和财富?
张:你认为你和钱谁重要。黄:我重要。张:你和钱对我都不重要。没有你,对我很重要。——我不要你的地位和财富,我要公平,要百姓享受革命的成果,我要的是彻底革命掉欺压百姓的大山,不要推翻了一个旧的来一个新的……我要像你这样的恶霸权贵永远没有,这才是我参加革命的意义,没有你,对我很重要。
这是黄四郎的结局,张麻子的结局也是悲哀的:喜欢的女人跟兄弟走了。他们带着美女坐着火车到上海,火车上隐约出现黄四郎的背影……说明他们到上海参加那个啥变成那个啥了。而张麻子在兄弟情和爱情的引诱下也放弃了坚持缓缓跟在后面一起走了。
电影横批:反思革命。

电影外的暗线:
1.站着把钱挣了。
这是最明显的一个表态,不献谄阿共仔又能上映赚钱的电影。

2.姜文说:“让子弹飞一会儿”
网上一则分析的好:
这是一部让子弹飞一会儿才能被解读出的电影,子弹中的火药藏在喜剧和商业的外壳之下,躲过了官府的剪刀手。 等子弹飞完,官府醒过神儿来,影片都下映了。

尾声:
花听说这部片子要被禁了,通知都下来了,不知是否是真。不禁不行,禁的话不是承认自己反应慢?不管怎样,姜兄都把官府结结实实的玩了一把。花花在此深表佩服:
佩服佩服,姜文是站着挣钱的好汉!

花花唯一不爽的是姜文在片中太自恋,把自己塑造成完美英雄,智勇双全侠骨柔情,半身披血手握长刀指挥千军万马的形象——英雄悲情主义的自恋狂,加上细节处透出六七十年代的味道:比如使用的搪瓷杯子、对自己和别人毫不留情的嘲讽、对当权者和革命的反思、对善良和爱的颂扬,不得不感叹姜文还是姜文哪,六七十年代军队大院的叛逆孩子,骨子里没有改变……

Lazing on A Sunday Afternoon

如果有灿烂的阳光和一篮美食,还需要什么呢?当然是这首Queen的温暖俏皮小调啦。

Lazing on A Sunday Afternoon

I go out to work on monday morning
星期一早上我要去工作
Tuesday I go off to honeymoon
星期二去度蜜月
Ill be back again before it’s time for sunnydown
我会在太阳落山前回来
Ill be lazing on a sunday afternoon
悠闲懒散在星期日下午
Bicycling on every wednesday evening
每周三傍晚是骑自行车时间
Thursday I go waltzing to the zoo
周四我去动物园溜达
I come from london town
我从伦敦来
Im just an ordinary guy
我只是个普通人
Fridays I go painting in the louvre
周五还要去卢浮宫画画
Im bound to be proposing on a saturday night
我准备周六晚上向女友求婚
lazing on a sunday afternoon
悠闲懒散在星期日下午

[media id=30]
看看这个家伙一个礼拜都干了些什么:周一工作周二蜜月周三骑车周四动物园周五卢浮宫周六求婚周日懒散,喔买尬,怎么有人幸福成这样的……

怒放,了几朵老梅花

首先得承认,2010年怒放摇滚势力上海站演唱会的确是一场盛宴。虽然崔健和窦唯没来,张楚这个混蛋临时缺席,但基本的、摇滚过的歌手都一网打尽了。下面是按照花花喜欢或者佩服或者认同的程度排序的歌手评价,越靠前越摇滚。

1.何勇。
王表哥说,看到现在的何勇,就想起年画上抱鱼的胖娃娃。
历史的巨轮碾过,叛逆的精瘦小青年都将变成势利的肥胖中年叔叔,至少在外表上。
不过花花认为他还是最摇滚的。
一件破格子衬衣,牛仔裤,跟上街打酱油的没啥区别。花花觉得很朴素很真诚。
一上台就开始弹琴唱歌,直到离开。花花觉得很敬业。
一首《漂亮姑娘》唱得花花哈哈大笑,也跟着几万人一起喊:
姑娘姑娘,漂亮漂亮;
警察警察,拿着手枪。
一辈子(虽然目前只有半辈子)只出了一张专辑。花花觉得他很有摇滚精神。

2.轮回乐队
第一次听说。
几首歌唱完,大家还不知道名字的乐队。
无奈的主唱只好说:我们是,轮-回-乐-队。
据说口味很重达到国际标准,令中国听众有点难以接受,虽然跟唐朝乐队同时期诞生,在唐朝乐队经历了出名、没落,主唱乐手死得七零八落之后,还依然半红不紫的乐队。
但还在坚持唱着自己的摇滚,声音也好得退休后还可以参加京剧团当一级演员。

3.唐朝乐队
主唱车祸死后,唐朝也不是当年的唐朝了。
只是好多年,花花没唱过国际歌了;也是第一次,花花和几万人一起合唱国际歌。
感觉是大家都年轻,要一起去造反。

4.黑豹乐队
主唱吸毒死后,黑豹也不是当年的黑豹了。
小鱼小虾都来当主唱了。

5.郑钧
由摇滚到商业化,由纯情到负心的过气中年老男人
居然还敢唱给前妻写的“灰姑娘”。
摇滚堕落的气息。

6.Beyond
黄家驹死后还有什么指望呢?
只能唱些经典老歌了。

7.朴树
自己承认不是摇滚。
打扮入时模仿韩国潮人。
评价:小资的小白脸一个。

8.汪峰
作为商业化比较成功的伪摇滚歌手,汪峰的东西还是有点意思的。
大气、励志、贴近生活
是很不错的流行乐作品。
整个演唱会中,汪峰的部分最接近普通流行歌手的演唱会。汪峰本人也有明星气质,有才气、狂放不羁、能说会道善于制造气氛。

9.罗大佑
废话太多,言之无物
最重要的是,港台味道的作品在一帮大陆摇滚土鳖里面显得格格不入。
唱功一般,作品思想性不错。

10.许巍
早期作品《蓝莲花》算摇滚
除此之外,全是在丽江咖啡馆、西街酒吧给穿冲锋衣拿单反相机孤独空虚的小资们听的唧歪之歌
调调全部模仿《蓝莲花》,可以拆开再任意组合。
上台来,长相猥琐却自命潇洒地说:“今晚祝大家玩得开心。”
花花真想上去抽他。

11.黄立行
安排得太好了在演唱会中间点上出场
让憋了半天想上厕所的人如愿以偿。

结论:
1.中国的摇滚,老了,末日可期。
2.到底摇滚是什么?——如果现在要问花花。
花花说:摇滚就是一种精神,不是小资情调的唧唧歪歪,不是霓虹灯下的伤春悲秋,是对社会不公的反抗,对人性弱点的批判,是正直,是纯洁,是爱。

补课

伍宇娟说孩子教育问题:总说“不输在起跑线上”,回头跌个大跟头更麻烦。
真是精辟的见解,由此花花想到中国的发展也是如此。虽然建国到改革开放以前,中国在集权的制度下生活得很惨,社会效率奇低,但是一旦开放了,社会效率又奇高,国策定得毫不犹豫,修路修桥不需要议员们的争论不休。从这一点上讲,中国人是被迫享受了集权的痛苦,又被迫享受了集权的好处。结论是:改革开放是在补建国初期的课。
当然,并不是说集权好,只是陈述事实。高风险,伴随高收益或高损失。怎么选,跟历史机缘和国民性有关系。

纪念的方式

2006年,80年出生的台湾小妹妹刘梓洁以短短四千字的散文《父后七日》,惊艳在座评审,夺下台湾“林荣三文学奖散文首奖”。一位评委说:我一看到这篇散文,就知道这就是第一名了。这不像文章,更像一首摇滚乐。

文章讲一个在城里打工的女孩,因父亲去世回乡下操办葬礼,过程繁琐荒谬而幽默。

令花花觉得有趣的是,葬礼的过程是对台湾文化的体验,写得几乎媲美游记般有趣,结尾是葬礼结束后的某日,才发现对父亲的死是有着刻骨铭心的哀伤,将在日后如影随行。

据说作者因为父亲去世,花了五年的时间才从悲伤中走出来。这篇文章也是她纪念父亲的方式:淡淡的文字,蕴含着爆发式的伤痛——这就是中国人处理感情的风格:含蓄而优雅。

父后七日
今嘛你的身躯拢总好了,无伤无痕,无病无煞,亲像少年时欲去打拚。
葬仪社的土公仔虔敬地,对你深深地鞠了一个躬。

这是第一日。
我们到的时候,那些插到你身体的管子和仪器已经都拔掉了。仅留你左边鼻孔拉出的一条管子,与一只虚妄的两公升保特瓶连结,名义上说,留着一口气,回到家里了。

那是你以前最爱讲的一个冷笑话,不是吗?
听到救护车的鸣笛,要分辨一下啊,有一种是有医~有医~,那就要赶快让路;如果是无医~无医~,那就不用让了。一干亲戚朋友被你逗得哈哈大笑的时候,往往只有我敢挑战你:如果是无医,干嘛还要坐救护车?!

要送回家啊!
你说。

所以,我们与你一起坐上救护车,回家。
名义上说,子女有送你最后一程了。

上车后,救护车司机平板的声音问:小姐你家是拜佛祖还是信耶稣的?我会意不过来,司机更直白一点:你家有没有拿香拜拜啦?我僵硬点头。司机倏地把一张卡带翻面推进音响,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

那另一面是什么?难道哈利路亚哈利路亚哈利路亚哈利路亚?!我知道我人生最最荒谬的一趟旅程已经启动。

(无医~无医~)
我忍不住,好想把我看到的告诉你。男护士正规律地一张一缩压着保特瓶,你的伪呼吸。相对于前面六天你受的各种复杂又专业的治疗,这一最后步骤的名称,可能显得平易近人许多。

这叫做,最后一口气。

到家。荒谬之旅的导游旗子交棒给葬仪社、土公仔、道士,以及左邻右舍。(有人斥责,怎不赶快说,爸我们到家了。我们说,爸我们到家了。)
男护士取出工具,抬手看表,来!大家对一下时喔,十七点三十五分好不好?

好不好?我们能说什么?
好。我们说好。我们竟然说好。

虚无到底了,我以为最后一口气只是用透气胶带黏个样子。没想到拉出好长好长的管子,还得划破身体抽出来,男护士对你说,大哥忍一下喔,帮你缝一下。最后一道伤口,在左边喉头下方。

(无伤无痕。)

我无畏地注视那条管子,它的末端曾经直通你的肺。我看见它,缠满浓黄浊绿的痰。

(无病无煞。)

跪落!葬仪社的土公仔说。

我们跪落,所以我能清楚地看到你了。你穿西装打领带戴白手套与官帽。(其实好帅,稍晚蹲在你脚边烧脚尾钱时我忍不住跟我妹说。)
脚尾钱,入殓之前不能断,我们试验了各种排列方式,有了心得,折成L形,搭成桥状,最能延烧。我们也很有效率地订出守夜三班制,我妹,十二点到两点,我哥两点到四点。我,四点到天亮。

乡绅耆老组成的择日小组,说:第三日入殓,第七日火化。
半夜,葬仪社部队送来冰库,压缩机隆隆作响,跳电好几次。每跳一次我心脏就紧一次。

半夜,前来吊唁的亲友纷纷离去。你的菸友,阿彬叔叔,点了一根菸,插在你照片前面的香炉里,然后自己点了一根菸,默默抽完。两管幽微的红光,在檀香裊裊中明灭。好久没跟你爸抽菸了,反正你爸无禁无忌,阿彬叔叔说。是啊,我看着白色菸蒂无禁无忌矗立在香灰之中,心想,那正是你希望。

第二日。我的第一件工作,校稿。

葬仪社部队送来快速雷射复印的讣闻。我校对你的生卒年月日,校对你的护丧妻孝男孝女胞弟胞妹孝姪孝甥的名字你的族繁不及备载。

我们这些名字被打在同一版面的天兵天将,仓促成军,要布鞋没布鞋,要长裤没长裤,要黑衣服没黑衣服。(例如我就穿着在家习惯穿的短裤拖鞋,校稿。)来往亲友好有意见,有人说,要不要团体订购黑色运动服?怎么了?!这样比较有家族向心力吗?

如果是你,你一定说,不用啦。你一向穿圆领衫或白背心,有次回家却看到你大热天穿长袖衬衫,忍不住亏你,怎么老了才变得称头?你卷起袖子,手臂上埋了两条管子。一条把血送出去,一条把血输回来。

开始洗肾了。你说。
第二件工作,指板。迎棺。乞水。土公仔交代,迎棺去时不能哭,回来要哭。这些照剧本上演的片场指令,未来几日不断出现,我知道好多事不是我能决定的了,就连,哭与不哭。总有人在旁边说,今嘛毋驶哭,或者,今嘛卡紧哭。我和我妹常面面相觑,满脸疑惑,今嘛,是欲哭还是不哭?(唉个两声哭个意思就好啦,旁边又有人这么说。)

有时候我才刷牙洗脸完,或者放下饭碗,听到击鼓奏乐,道士的麦克风发出尖锐的咿呀一声,查某囝来哭!如导演喊action!我这临时演员便手忙脚乱披上白麻布甘头,直奔向前,连爬带跪。
神奇的是,果然每一次我都哭得出来。

第三日,清晨五点半,入殓。葬仪社部队带来好几落卫生纸,打开,以不计成本之姿一叠一叠厚厚地铺在棺材里面。土公仔说,快说,爸给你铺得软软你卡好睏哦。我们说,爸给你铺得软软你卡好睏哦。(吸尸水的吧?!我们都想到了这个常识但是没有人敢说出来。)

子孙富贵大发财哦。有哦。子孙代代出状元哦。有哦。子孙代代做大官哦。有哦。唸过了这些,终于来到,最后一面。
我看见你的最后一面,是什么时候?如果是你能吃能说能笑,那应该是倒数一个月,爷爷生日的聚餐。那么,你跟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什么?无从追考了。

如果是你还有生命迹象,但是无法自行呼吸,那应该是倒数一日。在加护病房,你插了管,已经不能说话;你意识模糊,睁眼都很困难;你的两只手被套在廉价隔热垫手套里,两只花色还不一样,绑在病床边栏上。

拢无留一句话啦!你的护丧妻,我妈,最最看不开的一件事,一说就要气到哭。

你有生之年最后一句话,由加护病房的护士记录下来。插管前,你跟护士说,小姐不要给我喝牛奶哦,我急着出门身上没带钱。你的妹妹说好心疼,到了最后都还这么客气这么节俭。

你的弟弟说,大哥是在亏护士啦。

第四日到第六日。诵经如上课,每五十分钟,休息十分钟,早上七点到晚上六点。这些拿香起起跪跪的动作,都没有以下工作来得累。
首先是告别式场的照片,葬仪社陈设组说,现在大家都喜欢生活化,挑一张你爸的生活照吧。我与我哥挑了一张,你翘着二郎腿,怡然自得貌,大图输出。一放,有人说那天好多你的长辈要来,太不庄重。于是,我们用绘图软体把腿修掉,再放上去。又有人说,眼睛笑得瞇瞇,不正式,应该要炯炯有神。怎么办?!我们找到你的身分证照,裁下头,贴过去,终算皆大欢喜。(大家围着我哥的笔记型电脑,直啧啧称奇:今嘛电脑盖厉害。)

接着是整趟旅程的最高潮。亲友送来当作门面的一层楼高的两柱罐头塔。每柱由九百罐舒跑维他露P与阿萨姆奶茶砌成,既是门面,就该高耸矗立在艳阳下。结果晒到爆,黏腻汁液流满地,绿头苍蝇率队占领。有人说,不行这样爆下去,赶快推进雨棚里,遂令你的护丧妻孝男孝女胞弟胞妹孝姪孝甥来,搬柱子。每移一步,就砸下来几罐,终于移到大家护头逃命。

尚有一项艰难至极的工作,名曰公关。你庞大的姑姑阿姨团,动不动冷不防扑进来一个,呼天抢地,不撩拨起你的反服母及护丧妻的情绪不罢休。每个都要又拉又劝,最终将她们抚慰完成一律纳编到摺莲花组。

神奇的是,一摸到那黄色的糙纸,果然她们就变得好平静。
三班制轮班的最后一夜。我妹当班。我哥与我躺在躺了好多天的草蓆上。(孝男孝女不能睡床。)

我说,哥,我终于体会到一句成语了。以前都听人家说,累嘎欲靠北,原来靠北真的是这么累的事。
我哥抱着肚子边笑边滚,不敢出声,笑了好久好久,他才停住,说:干,你真的很靠北。

第七日。送葬队伍启动。我只知道,你这一天会回来。不管三拜九叩、立委致词、家祭公祭、扶棺护柩,(棺木抬出来,葬仪社部队发给你爸一根棍子,要敲打棺木,斥你不孝。我看见你的老爸爸往天空比划一下,丢掉棍子,大恸。)一有机会,我就张目寻找。

你在哪里?我不禁要问。
你是我多天下来张着黑伞护卫的亡灵亡魂?(长女负责撑伞。)还是现在一直在告别式场盘旋的那只纹白蝶?或是根本就只是躺在棺材里正一点一点腐烂尸水正一滴一滴渗入卫生纸渗入木板?

火化场,宛如各路天兵天将大会师。领了号码牌,领了便当,便是等待。我们看着其他荒谬兵团,将他们亲人的遗体和棺木送入焚化炉,然后高分贝狂喊:火来啊,紧走!火来啊,紧走!

我们的道士说,那样是不对的,那只会使你爸更慌乱更害怕。等一下要说:爸,火来啊,你免惊惶,随佛去。
我们说,爸,火来啊,你免惊惶,随佛去。

第八日。我们非常努力地把屋子恢复原状,甚至风习中说要移位的床,我们都只是抽掉凉蓆换上床包。
有人提议说,去你最爱去的那家牛排简餐狂吃肉(我们已经七天没吃肉)。有人提议去唱好乐迪。但最终,我们买了一份苹果日报与一份壹周刊。各卧一角沙发,翻看了一日,边看边讨论哪里好吃好玩好腥羶。

我们打算更轻盈一点,便合资签起六合彩。08。16。17。35。41。
农历八月十六日,十七点三十五分,你断气。四十一,是送到火化场时,你排队的号码。

(那一日有整整八十具在排。)
开奖了,17、35中了,你断气的时间。赌资六百元(你的反服父、护丧妻、胞妹、孝男、两个孝女共计六人每人出一百),彩金共计四千五百多元,平分。组头阿叔当天就把钱用红包袋装好送来了。他说,台彩特别号是53咧。大家拍大腿懊悔,怎没想到要签?!可能,潜意识里,五十三,对我们还是太难接受的数字,我们太不愿意再记起,你走的时候,只是五十三岁。

我带着我的那一份彩金,从此脱队,回到我自己的城市。
有时候我希望它更轻更轻。不只轻盈最好是轻浮。轻浮到我和几个好久不见的大学死党终于在摇滚乐震天价响的酒吧相遇我就着半昏茫的酒意把头靠在他们其中一人的肩膀上往外吐出烟圈顺便好像只是想到什么的告诉他们。

欸,忘了跟你们说,我爸挂了。
他们之中可能有几个人来过家里玩,吃过你买回来的小吃名产。所以会有人弹起来又惊讶又心疼地跟我说你怎么都不说我们都不知道?
我会告诉他们,没关系,我也经常忘记。
是的。我经常忘记。

于是它又经常不知不觉地变得很重。重到父后某月某日,我坐在香港飞往东京的班机上,看着空服员推着免税菸酒走过,下意识提醒自己,回到台湾入境前记得给你买一条黄长寿。

这个半秒钟的念头,让我足足哭了一个半小时。直到系紧安全带的灯亮起,直到机长室广播响起,传出的声音,彷彿是你。
你说:请收拾好您的情绪,我们即将降落。

花花的故事(二十四)

原味坊
橘生于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
重庆火锅到了上海便成了高汤表面漂浮的几滴辣油花,惨不忍睹。
所以,面包从西方来到东方变得面目全非也是情理之中。不过最近撞到一家德国面包店,叫做原味坊,英文名叫做Qbake。味道99%正宗——这个不容易哦。
不管是上海的熏鱼还是欧洲的面包,只有品尝了真正的原来味道之后,才能了解其粉丝疯狂的理由。

角度
豆瓣上的影评十分有趣,有各式各样的思想和文笔风格。相比70后的文青,新一代的文青们少了很多政治诉求,多了很多小资产阶级情调。不过,凡事少能怡情,太过就显得幼稚和肤浅了。
比如,电影这个东西,是艺术创作和商业运作的组合体。然而豆瓣文青们太过于追捧文艺片,越是诡异的电影分数越高,越是正常的电影就越鄙视。像现在网上流行的那首“神曲”《忐忑》,就能看出小资们追求另类到了有点变态的程度。类似的,花花的一个友人也认为只有政治片才是电影。其实他们都只从自己的角度去看电影。
花花认为电影的世界是五彩缤纷的,就跟书一样,不管是文笔还是思想性都可以那么的多姿多彩。电影技术上有剧本的好坏、导演的好坏、服装化妆布景的好坏、演员的好坏、商业投入宣传运作的好坏,使电影呈现不同的视听感受;电影思想性上又有不同领域的分类题材,比如男性女性题材,自然与人的关系题材,人类社会和人思想心理的题材等等,哪种题材和思想又比哪种高等呢?不妨把视角打开一些,各种片子都欣赏出彩之处,把电影当成电影,而不是圣经的剧场版。

浮想联翩
电视里放着八十年代的生活场景:小孩在国企大院里踢球。花花也想起以前的日子:子弟校、厂里的小医院、家属区里排队烤蛋卷、小贩来卖凉粉凉面或是袋装的冰淇淋、和同学玩得太晚回家被老妈痛揍……
是的,怀念,这种怀念不光是怀念自己的童年,也不光是对回忆小资情调的重温,更重要的是对资本主义侵蚀前人性的单纯的怀念。就如同现在牛奶最好喝的地方不在欧美,而在朝鲜——牛都吃草,没有抗生素和催肥剂。这一刻花花倚在地铁门边,突然明白了高中课文里面为什么老是有尖酸刻薄的中产阶级作家,跳出来痛骂有巧克力蛋糕和钻石别针的资本主义。

《剑雨》
这就是被豆瓣说得一钱不值的烂电影。花花认为这是我看过最好的一部武侠片,剧本极其优秀:
1.救赎。《白痴》里面陀思妥耶夫斯基为男主角基督公爵设立了与两位女性的感情,对反叛的妓女的爱是比喻基督对人的爱;对千金小姐的爱是狭义的男女情爱,最后基督公爵放弃了个人的爱,选择了对世人救赎的爱。《剑雨》里面的情节稍有改变,却取到了精华,有异曲同工的妙,通过救赎把江湖恩怨最后化解为温情,回归平淡的生活。这是跟著作思想性一样,但又通过佛经和中国传统文化的形式来表现。看完之后让人想放下屠刀找个人好好过日子。
2.家庭生活。片中对家庭生活有很生动细致的刻画,活波而有趣。
3.杀手的设置。组织里的几个杀手性格各有特色,绝活也有创意,每个人人性黑白面都淋漓尽致。尤其是余文乐的角色爱吃面条,戴立忍奇幻色彩的魔术,是片子的亮点。另外,那四招对付碧水剑的招数也很有诗意和禅意。
4.结局。杨紫琼的角色最后因为得到了救赎而幸运得到了救命;徐熙媛的角色因为欲望和野心却被埋在了石桥下,这个设计紧扣在“石桥下五百年风吹雨打”的寓言,很有对照性。

相比之下,演员的表现就逊色一些:
1.杨紫琼。不得不感叹美人迟暮,配音的娇嫩也难掩皱纹和风霜。虽然片中多了很多感情戏,但还是脱不了师太的味道。
2.余文乐。演得还有些味道出来,不过傻气依旧。
3.戴立忍。角色创意十足,演得也够幽默。
4.徐熙媛。导演最最最最大的失败就是找了大饼脸兼港台娱乐节目主持腔的大S来演杀手。除了脱,她基本不知道怎么演戏了。圆圆的胖脸配上古装看起来十分搞笑。
5.郑宇成。花花最看好的韩国未来之星。长像一般,但是很有味道;演技非常好,简单的剧情能演得很出彩。

《食人鱼》
很明显,这是一部灾难片。
不过它可不是一部普通的灾难片
这是一部由法国的疯子导演拍的灾难片
片子经过法国风格的挥洒和创意
前半段变成了最无厘头的三级片
后半段是超过预期的血腥暴力片
前半段就不举例了。后半段比如为了使片子免于单调的被食人鱼吃掉的死法,导演还设计了脑浆迸裂、身体截断(又分两种:被钢丝切断和被鱼咬断)、头皮被螺旋桨拉掉,以及豆瓣上总结的“黑人电锯大战食人鱼”等等。
没心理准备千万别看,还有,吃东西时别看。
而花花只是怀疑:
这样的片子为什么中国电影院还能上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