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闪纪

听了《北京欢迎你》,花花终于抑制不住激动,去到祖国的心脏、革命的圣地、权力的中心、阿共仔的老窝、血染的风采、涮羊肉的故乡——北京。

天安门
若要问:比绿皮火车厢更龙蛇混杂的地方是哪?花花马上回答:“天安门广场”。作为全国最著名的免费景点,天安门前真是车水马龙。见着了著名的腊肉粉丝煲油画,背景隐约泛着紫气又似红光,在这美妙的光晕中,太祖天天接见着祖国的贫下中农,不知道是否合他老人家的主义。叶先生讲起一瓶墨水的故事,就和花花一起站着研究有没有更好的办法。一抬头,警卫叔叔早已金刚怒目,吓得两只小老鼠一溜烟跑了。

登上城楼,想象着历史上广场人潮汹涌的瞬间,大多是万万没有料到接踵而至的巨浪。一股寒意涌上来,顿觉这座城楼和这片广场都非宁静祥和之地。城楼房间里展览着天安门近代以来的辉煌历史事件,选材极好,都是重要时间的珍贵镜头。尤其是八九年的一张照片,老江左手拉着老邓的手腕,右手握住其手掌,满面笑容。虽然只微露侧脸,却极其生动。

游览故宫之前,在天安门和端门之间的广场碰到了一群老战士,他们胸前花花绿绿的勋章至少三排每排四颗看得花花哈喇子都淌出来了。花花马上装成粉丝上前又握手又拍照,老战士马上竹筒倒豆子交代清楚:《夕阳红》节目组织了一次老战士的征文活动,这些都是获奖者,年纪在八十左右,昨天才参加了颁奖仪式,今天来天安门故宫参观。跟我交谈的老战士参加过抗美援朝,负责在机场控制台下命令指挥战机起降的工作,应该是属于参谋部、作战指挥部之类的吧。据他女儿讲他退休前是某军区司令。花花听他说话声如洪钟,不怒自威,很有将领的气势,觉得其所言不虚。12颗精美的勋章记录了12次战功,如果一个人能连续12次逃过死亡脱颖而出,这个概率只能说是奇迹类型的了。看着他们激动又刚毅的表情,花花突然觉得柴玲之流真极其幼稚。一将功成万骨枯,这辉煌的天安门是这些人用命换的,他们从死人堆里爬出来才站在这城楼上,几个弱不禁风的小孩敲锣打鼓就想指点江山,叫做“无名无份,无德无能”。老邓怒言:“再用几百万人命来换”,其怒气不无道理。

故宫
来到午门,不禁想起经典台词“明日一时三刻,午门外斩首”。一圈紫红高墙团团围住,墙上城楼居高临下,真是插翅难飞的险关。跪在午门外面对死亡,肯定是又畏惧又悔恨,午门确实是名实相符的。在午门买好票,便去租借讲解器,价目表上中午写的是10元/次,英文写的是40元/次,感觉北京人真是皇城风范,对外国人也一点不客气。

之前由于央视正史版的和TVBS野史型的清宫戏疯狂轰炸,花花对“兰贵人”“钟粹宫”“养心殿”“慈宁宫”一点也不陌生,故事一口气能侃侃而谈大半天。近距离接触,花花才赫然发现骨子里很难接受满清文化。紫红色的墙不同于中国传统的正黄色;藏传佛教风格的各式宫殿透出异邦风味,不若唐汉的风格,更遑论牌匾上的满文;粗糙的园林设计,不及江南精巧细致的文化内涵——故宫在文化上,完全展示出一个外族仿效、尽力融入汉文化的过程。所以康熙在交泰殿写下“无为”牌匾,一有警示后宫干政,二来是有顺应民情、顺势而动之意。但自吴三桂引清兵入关开始,中国社会便陷入了汉族“驱除鞑虏”的进程中,直到孙中山亲手了结清朝。而孙中山正是洪门的一员,洪门的前身正是“反清复明”的天地会。甚至在四九年的开国大典上,竟然有两万人都是洪门人士。可见清廷虽然学得很好,却是有“原罪”的,导致了政治结构民族性的不稳定。

康熙确实是有大智慧的皇帝,为清朝定下了完美的基调。纵观近代史,花花认为康熙是带来悲剧的一个重要人物。就是因为康熙的睿智,清廷繁盛几百年不被推翻,成为最后一个皇朝。如果天地会举事成功,中国最后一个皇朝是一个汉文化的政权,也许中国可以走上君主立宪的道路,这样就可以避免之后一百年的军阀混战,避免跟俄国的接触引来共产主义,那么,今天的中国会跟英国一样。可惜偏偏是满文化的清朝,汉人怎么能供奉满人作真龙天子呢?那么就走向共和吧,共和不了就军阀割据,从北伐到十年内战结束,一路的刀光剑影。走了法国大革命的过程,结果还不如法国呢。徒留一声叹息:杯具啊。

至于慈禧太后这个角色,花花认为她不过是按照规则在宫廷里向上爬的一个普通女性,有在宫里生存发达的潜质:有手段,够狠,够机敏。当然也只关心争权夺利、吃喝玩乐的内宫之事。其举动也符合这样一个经典形象,并未做出超凡脱俗的事。评语是:一个凡人。

城市建筑
花花常听人说起北京有五环、六环,城市规模相当大。可惜进了京城,发现其实是很破的。花花住在宣武区,大栅栏、琉璃厂一带,比上海南市有过之而无不及。各种小弄堂胡同,房屋挤挤挨挨,结构混乱,而且全是破旧低矮的小平房,真不知道北京这么多人,没有高层住宅容纳的话,人都住到哪里去了?国贸、西单、王府井这些地方较繁华,但比起长三角、珠三角发达城市也没有什么优越。

另外一种风格就是政府部门、国家级公共建筑,修建得不高,但是占地极大极大。比如一个人民大会堂能抵两个金茂大厦的占地。结构都是中间一个主要建筑,两边还带两个对称的附属建筑。这么多土地,却没有面着街的门面出租,用收入成本计算已经不合时宜了。其实从城市建设管窥一斑,北京虽是皇城,建筑、市政并不突出,马路上也不若江浙满街跑车,是处处不按经济规律运行,隐约中透着严肃和计划经济的权力感,暗暗流淌于不计成本的建筑设计和警力配置中。

美食
北京的文化蕴含着回民清真和皇族饮食两个重要特色,花花就重点挑选了几个代表性的餐馆,当一回美食评论家:
聚宝源
坐落于牛街的这家小店涮羊肉很不错,肉质鲜美,连吃了两顿还没觉得腻。只是排队等了一个钟头才有空座。在煤炭涮火锅前坐上一个小时,两盘羊肉一瓶啤酒下肚,再打个饱嗝,幸福感达到超高值。
护国寺小吃
让花花大开眼界的国营小吃店。种类多而且名字好听,而且从名字绝对想象不出到底是什么东西。豆汁儿这个大名鼎鼎的特产当然要尝,味道就像豆腐乳化进开水;豌豆黄是用黄豆粉做的黄豆糕,入口即化,口感很细腻,略微带点豆子的香味和香油的脂香味;炒面疙瘩据叶先生讲似乎是用年糕而不是用面粉做的,所以很有Q滑的感觉。
那家小馆
北京的官府菜花花是非常期待的,最有名的套式“厉家菜”据说已经明珠蒙尘,就千挑万选了这家还是“点菜”的官府菜馆。地点是一个小弄堂,装修得像古代的饭馆——上下两层楼,中间还带天井。座位是中式的红木靠椅还带锦垫,桌子是中间镶玉外圈包边的红木小圆桌。两桌之间用盆栽和植物隐形分隔,其间还挂着会说话的八哥时而蹦出几句人话。可见装潢是用了心的。皇坛子是简化的佛跳墙,有鹿筋、鸽子蛋、菌类加上鲍鱼的高汤,底下用小火边煨边吃,性价比非常之高;桃仁剔炒鸡也很有特色,看起来像辣子鸡,入口只有香味没有辣燥感,肉质反而有点甜甜的,让人忍不住一吃再吃;桂花山药有点过于精致了,山药条淋上桂花酱,香甜可口,食材又经过冷处理,吃完一根舍不得吃第二根;其他还有鱼冻、烤羊上脑之类的菜,都属于中上水平。
花花这次的印象中,官府菜注重对食材的处理和精致的烹饪,的确是皇族挑剔的口味训练出来的。每道菜的味道都是去劣存优、精心设计之后的产品。它不像地方菜那么泼辣和淋漓尽致,入口都很温和,但慢慢品会发现绝对不简单,从食客的角度看,就像皇帝手里玩赏的一件物品,精美而又在掌握之中;从厨师的角度看,这些菜品像大臣,又要向皇帝表现自己的才能,又要表现自己的忠诚。

京剧
这次住的酒店有“京剧酒店”之称,入住时还送了两张免费戏票,地点就在酒店内的“梨园剧场”——这不是逼人去看戏么。于是在某晚打完涮羊肉的饱嗝后就漫步到剧场。还未进门,只见大厅里金发碧眼人头攒动,原来是大厅里演员现场化妆表演,一群老外围着他们三百六十度拍摄。叶先生很不可思议:为了骗老外还表演化妆?在清代梨园的角儿都是明星呢,怎么不让布莱德皮特和贝克汉姆化妆给人瞧?后来旁边的一个哥们对我们嘻嘻笑,说:“这些都是骗骗他们的,老外不懂,这里的人都有自己的一套化妆用品,不在这儿!”花花和叶先生会意一笑。

进到剧场,全坐满了,除了花花叶先生和前排六个中国人,全是老外。后来发现前排六个人也不是中国人,是日本人。不禁羞愧的低下了头——混到这么不地道的场子里来了,真是对不起社会,对不起人民。第一场戏是“拾玉镯”,讲一个养鸡的小妞捡到公子求婚玉镯的心理历程,主要特点是表演和丑角搞笑。可惜字幕不争气,中文字幕跟不上演员,英文字幕不合中文字幕,搞得走了一天路的老外们昏昏欲睡,甜甜入梦乡。而后是一场“白蛇传”里的戏,讲小青去盗官府的官银,天神来追捕,大战之后小青胜利。一开始就出场人众多,小青唱词里还提到白娘娘和许仙,搞得老外一头雾水继续酣睡。及到后来武戏开始,乒乓声四起,前两排的法国老太和前一排的英国老头猛然坐起来,看见台上打得正欢,拼命鼓掌,花花和叶先生在后面看得抱着肚子狂笑,真个对牛弹琴的现场版。尤其是见到一个天兵朝小青扔棍子的时候,全场惊呼起来,当看见小青提脚把棍子踢回天兵手中,全场又发出了叹息和暴烈的掌声。花花想是老外从没见过这招,才明白棍子过来不一定被戳到——可以踢回去嘛。演员来自北京京剧团,功底还是不错的,只是没有了票友的监督,动作懒散错漏频出,相当的随意。
出了剧场,看见门口的收款员拿着一刀人民币数得起劲,再次对北京风范佩服得五体投地。

北大和中关村
来到北大西门,看着那块高中每本教科书上都有的牌匾,学生时代的回忆都回来了。花花拿着身份证去门口登记,不禁大吃一惊:里面的保安小哥居然在看微积分。叶先生提醒说可能是学生勤工俭学,花花才感觉好点。
沿着未名湖走,不知道当年老舍投湖之处在哪。叶先生戏称当时的场景:早上人还好好的去了湖边,一会儿就只见树上挂着个收音机,人不见了……不知当年的北大是怎么样的阎王殿,这么小的一池水也愿意往里跳。学生,之于政治运动,就是一群好利用的傻瓜。

北大外面就是著名的中关村,方正的总部在斜对面。电脑城现在虽不是稀罕东西,当年在这里可是代表IT行业的明星产品。

北京人
痞。北京有一种公交车是三个门的,中门上,前后门下。花花下车的时候没注意到是三个门,就站在中门准备下车。售票员胖胖阿姨说:“前门下。”花花指着标语说:“上面写不是前后门都可以下吗?”胖胖阿姨瞥了我一眼,慢慢的说道:“你-是-哪-门儿-上的呀?这儿-是-哪门儿呀?”花花一听,妈呀,老佛爷来了,抱头鼠窜。下车后才发现原来还有个后门。不过这女孩子老了还能这么痞,真是吓坏了花花幼小的心灵。
清楚。北京人指路很是清楚。车站边花花问一个大伯颐和园怎么去。看着他口眼歪斜一副傻傻的样子,居然说一可以怎么走,到哪里转什么车,二可以怎么走,到哪里转什么车。真是清楚。
温情。公交车上还是比较礼让的,抢座位不像上海这么气势汹汹。有事询问回答都比较热情,而且尽量多提供信息。稍微超脱了一些物质化和资本主义化的行为。
热爱生活和怀旧。在东直门等机场专线的时候,花花和叶先生坐在来福士外面的花坛上。突然七七八八陆陆续续来了一群人,包括:两个吹口琴的、一个敲帮子的、一个唱歌的、四个跳舞的、一个敲鼓的、一个指挥的、一个甩沙锤的。然后一场别开生面的晚会开始了。感觉北京的街头晚会是以跳舞为主的,一个大男人反串老太太,还穿女士内衣、戴耳环、抹口红;一个蒙古舞阿姨;一个专跳“我爱你中国”这种很正的曲子;还有一个是智障女孩儿。场面很热闹,表演者比观众开心。在这样热闹而朴实的乐声中离开北京,花花觉得老天爷真是待我不薄。

忽悠和鄙视

虽然一直觉得“忽悠”一词不够优雅,但是当花花游世博园的时候脑袋里总是出现它。
走在世博园区里面,各种建筑规模宏大、美轮美奂。美国馆、英国馆、法国馆等等,名称响亮,让人垂涎。但真正进入金玉的外表之后,又有多少展示能让已经开阔了眼界的中国百姓惊叹的呢?再绞尽脑汁的创意,毕竟是网络和一体化时代了。只能说作为儿童的万国博物馆还算是成功的。
韩寒说得对,是中国成就了世博会。其实整个过程是:外国的一个小展会组织忽悠了中国政府,骗到了大规模的投资、建设、宣传;中国政府又用这个世界展会的名头忽悠中国百姓,展示国威,其中的大量投资又丰富了一部分官员和官商的人生;中国老百姓,尤其是对外交往较少的内地百姓,花了国内游的钱满足了出境游的心理。所以也算成就了“三赢”局面,冠军是老外,亚军政府,百姓虽然当了回傻冒,也当得挺开心的,屈居季军。
从具体展会的角度来看,世博会也是比较粗糙的。大手笔不少,但是细部经不起检验:草地已经被踩踏得沙土化了;地面处理材料各异,坑坑洼洼;饮食服务、餐具、就餐环境一塌糊涂;政府预计每天四十万人,各场馆目前接待二十万人也要排队,多的达8小时,不知是哪个混蛋设计的;各场馆里卖一些垃圾食品和不伦不类的低档纪念品;工作人员比较傲慢,要不就忙着聊天、赶人和泡中国妹妹。而呈现在外国工作人员眼中的中国人也是低素质的:插队;在直饮水设备里乱丢垃圾;形象猥琐缺乏礼仪教养;破坏公物,这个是最严重的,连花花都看不下去了。在丹麦馆里,镂空的文字被抠掉了很多,空调没了扇页,触摸屏四个坏了三个,其中两个贴着“设备已坏请勿操作”,自行车没了座,一群大人小孩坐在锁住的一排自行车上乱蹬乱玩。澳大利亚馆快到闭馆时间了,小孩老人一起蜂拥而入,吓得工作人员高喊:“不要挤,还有三分钟,不要跑”。不要说外国人了,花花看着都脸红红的觉得中国人确实很贱。所以说,世博会也是一次让中国人鄙视老外同时也让老外鄙视中国人的机会吧。
彼此忽悠,互相鄙视。本届世博会将圆满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