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ger’s 16th Grand Slam Title!


从曾经的费纳双寡头,到后来的小德、穆雷加入后的短暂“三巨头”、“四巨头”时代,再到去年美网之后,阿根廷骏马加入后形成的“五巨头”的现状,费德勒永远都站在男子网坛的最高巅峰。这些前仆后继追赶、阻击球王不断刷新网球历史的天才们,也许能在一年之中有一次或者两次的大满贯赛事中杀入到决赛,获得和球王一争高下的机会,但他们总是不能持续地做到这一点。瑞士球王在决赛中的对手来来往往,人员轮流交换,但不变的,永远是静静地等在决赛中的罗杰•费德勒。借用柳比西奇的经典评价:“我们要做的,就是勇敢地杀入决赛,然后输给一个叫罗杰•费德勒的人。”

《阿凡达》——勇敢的电影

1.投入的勇敢。有谁敢一口气花掉4年时间和5亿美元投入一部电影?这就是勇气和魄力。
2.纳美人形象的勇敢。花花一向对土著形象比较负面态度,觉得现代化的社会里面总显得太原始粗野。但是《阿凡达》让花花看到土著还带辫子和尾巴的形象竟然如此勇敢令人折服。结论是:不管人的形象是怎样,重要的是内心的力量——拥有一颗勇敢的心。为什么影迷对纳美人这么痴迷?看到后来的战斗场面,阿凡达杰克乘着神鸟如同战神般的形象就可以知道了。
3.想象力的勇敢。如果自己试试看设计一个外星球的生态情况便可知,这不是一点点想象力可以完成的。完美的细节成就了3D非凡的视觉效果。其中花花也发傻了一次:纷纷扬扬的树精灵掉下来的时候,花花举手去接——几秒钟之后才反应过来,这种视觉已经能够用人的眼睛来欺骗大脑了。
4.主题的勇敢。中国影迷称为“拆迁和反拆迁的故事”,那么这个研究话题在中国的确很勇敢。其实花花觉得更深的层次应该是人与自然关系的探讨吧。片中的潘多拉星球所崇尚的生活方式是自然的,他们的圣母其实就是生态平衡这个“Rule”。当人类为了利益去破坏这个rule的时候很容易,砍树、猎杀动物、污染河流等等,如同用导弹和冲锋枪对付只有矛和弓箭的纳美人一样。但是到了一定的时候Rule决定惩罚,海啸、地震等等可以轻而易举的湮灭整个人类,而《阿凡达》就让圣母显灵了——用最自然的方式。结局显示,在这样一场战争中,人类只能输得心服口服。保护自然,尊重生态平衡——这是卡麦隆用《阿凡达》喊出的声音。虽然老套,但是很必要、很有说服力、很勇敢。
5.技术的勇敢。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有成功的比尔盖茨,但也有更多湮没在失败之中的案例。卡麦隆够高调,他用最不起眼的演员,却用最顶尖的技术团队来证明他对电影未来的推断。网上有人说:“卡麦隆一闭上眼,全是电影的未来。”花花却认为他看到的也有自己失败的情景。对于未知性的恐惧人人皆有,并且之前也有多部电影试着打3D牌证明效果的不理想。所以这次技术上的伟大尝试也是他的勇敢一搏。试想一个人空窗了十二年时间,之后要使出浑身解数奋力一击,靠的就是技术这张王牌——这不只是勇敢了,几乎有点疯狂了。
6.鼓励的勇敢。《阿凡达》对于舍得投入的电影院——尤其是拥有IMAX厅的,给予了最丰厚的一次鼓励。他们也许已经惨淡经营了多年,终于等来了红包。发红包的勇敢的卡麦隆也把利益分给了一直勇敢坚守的影院业者。朋友说:“这部电影用另一种方式完完全全杜绝了盗版,因为现在满大街盗版但是影院的票还是疯卖”。
7.最后,勇敢的人才看这部勇敢的电影。因为首先要买高价票不心疼。然后据说台湾有观众心脏病发死亡,因为视觉冲击太过强烈。第三,片长两小时三十五分钟,3D的效果会看得人头晕脑胀,坐前排的因为长时间仰头观看(IMAX)而落枕,也有看得恶心呕吐的,必须要有勇敢的身体和毅力……

当谷歌不再歌


随着谷歌的运营退出中国市场,中国政府的名誉跌到谷底。其实,谷歌每年两百亿的利润中,中国市场的贡献及其微薄。这次最多也就是搜索引擎的退出影响面比较大。谷歌的搜索引擎名气虽大,却并无特色,搜出来的黄赌毒细节还不如百度呢。而谷歌在全球真正赚钱的服务,中国老百姓其实没有享受到太多——中国的谷歌页面已经给屏蔽掉了。所以,这次退出事件,谷歌没什么实质意义的业务退出。能够使用谷歌收费服务的用户,技术上已属于高端人士,都会翻墙,仍然可以继续使用原来服务。

那么当我们从另一个角度重新审视这次事件,就变得很有意思了。谷歌公司终于给中国政府弄得烦了,决定用脚投票。很多人深感惋惜,叶先生却觉得不一定。
1.谷歌这样少有的具有创新能力的公司被惹毛了,说不定会做出什么事来——比如专门项目研发一些软件、浏览器跟中国政府作对。少了管辖,想做什么不容易?互联网你还能一直顶着不互联?几年以后IP的满额将造成技术上的大变革,IPv6协议的使用将使封网的能力遭受巨大挑战。到时候谷歌再从中推波助澜,看你吃得消;
2.百度这样的脑残网站现在开心,但是少了个挡箭牌冲锋队在前面,一枝独秀跟政府打交道,是好是坏还不好说呢;

这次事件之于谷歌是雷声大雨点小,影响大损失小。客人拂袖而去,主人脸上无光,后果是搞得中国政府国际名誉下降,要不说你没人权,要不说你投资环境恶劣,联系上反倾销,国际环境雪上加霜。而且依照中国政府的难移本性,之后肯定要嫁祸罪名给谷歌,把它搞臭以挽回颜面。

据说世界排名前十的IT网络应用有八个都被阿共仔给封了,现在网络环境的确是极其恶劣。还有强制CN域名法人注册的事件,莫名其妙掐掉BlogBus、IT168两天的事件,对于这些受法律保护的经济合同,公信部进行了大量的违法犯罪活动。这样的政治环境下IT行业面临着巨大风险,举步维艰。

希望谷歌虽然不在谷底唱歌了,能改在山顶上唱,让中国人民听到更多自由的声音。未来风往哪里吹,谁知道呢?

花花的故事(二十一)

Snow
花花摇头晃脑的正听着:“So if you really love me, come on and let it snow…”,纷纷扬扬的雪花竟然真的从天而降。花花把此次事件归于人类有历史记载以来,为数不多的几次人类与上帝的直接交流。用行业术语形容叫作“神迹”。作为听众的你,有幸能听到这件国际社会重大机密,必定能安然渡过2010年(废话!)。只是不论平顺还是坎坷,尽量善良一点、让自己快乐一点吧,毕竟生命只是燃烧的火柴……(花花大妈开始滔滔不绝长篇大论地宣扬她的“生命火柴论”,详见前面博文,哪一篇我也忘记了,自己找吧)

敬老卡
1.老人们如同出闸的野马,于是移动新闻上就有了这么一条:曹大妈乘免费公交到处逛,遇到超车时紧急刹车,摔倒后送到医院证明骨折了。花花认为上海是个气候恶劣、节奏过快的城市,如果不是自驾车,老人不要到处奔波,养在家里当温室小花比较好。敬老卡却促使大量老人出来四处活动。这不仅是挤占紧张的公交资源和医疗资源,对于老人来讲也是促使他们去冒险的行为,如同去年重庆为了抢食用油丢掉性命的悲剧。最近常常看见老人拎着大老远买的菜,停在地铁站又长又陡的台阶上气喘嘘嘘,常听老人说:“走,我们再去xx地方兜一圈!”,每当看见老人为抢位子行动超级敏捷,“嗖”的一下蹿上公交,花花就会寒一记。

2.骨气。一个老人和一个穿着时髦的中年阿姨抢一个位子,几乎同时到达以致争执不下。阿姨说:“让我坐吧,我今天生病了。”老人火冒三丈回敬道:“你病有我病多么?我今年86了!!全身都是病”,说完拿出一个塑料袋,哆哆嗦嗦的拿出一个白色本本翻开来,把自己的病说了一遍,继续强调:“你有我老?你病有我多?”双方都当仁不让之时,旁边的乘客让了位子出来才平息。最后老人家居然只坐了2站路就下车了,其间还在座位上说自己又老又病,病种病史细细痛述。花花在旁边笑得眼泪都出来了,天,上海老人真是个宝!要有人给花花让座,非给他两拳不可,谁说我老了?我年轻着呢——难道老人不应该都这么想吗?后来还碰到个在公交上庆祝自己终于拿到老年卡的怪咖。看着他像宝贝一样捧着卡片欣赏,花花意识到阿共仔的确是欠这代人太多太多……

是非观
花花以为自己向来是正义的,不想某日却被指控没有是非观。这对于花花的名声来说绝对是不能包容的。是非本就难以界定,质疑被判刑的好人就一定没有是非观吗?是非是表面所看到的吗?好人做坏事是“是”还是“非”呢?追究到后面就变成了研究过程和结果哪个更重要的哲学问题了。
后来花花还是被说服了,却不是“是非观”的统一,而是下面一段话:
一个政府必须要有人跟他讲道理作为抗争手段。如果只能采用以暴制暴的方式解决,那么,只有更残忍的政府才能消灭前一任,未来就更可怕。

地铁
最近上海地铁成靶子了,稍有风吹草动就能荣升新浪首页头版。其实,每天这么大规模的运送乘客来往交通,以地铁员工低得吓人的工资来看,他们真的非常努力做得非常好了。像前一段时间为了赶八号线领导剪彩时间,八号线员工三班倒白天正常运营晚上练习试验调度空车,整得死去活来的。媒体的劣根性是打落水狗,现在当然盯着上海地铁不放。其实这是场国企内部高层的斗争——华山派的往死里整嵩山派的,然后派自己的弟子把嵩山占领的一场大型斗争。我们小老百姓应该在旁边泡茶嗑瓜子看戏,没我们什么事,别瞎参和了。

986的故事
如同许多伟大的历史事件一样,986的故事风起云涌充满波折。故事梗概就是:986原来是另一片小区到淮海路的公交线。我们片区通过论坛团结力量,运用巴士公司网站投诉建议的途径,终于迫使986改道变成我们片区到淮海路的公交线。其间事未决之前,谣言满天飞,搞得论坛上的积极份子要死要活的。待到事成定局,原小区居民发现不对劲了,也开始动用网络的力量,双方骂战升级。花花对此也贡献了极大力量,甚至直接email到巴士公司CEO信箱。时值改线已成,花花一番分析肯定赞扬,把新领导的新决定作了大力推崇,以至于该线路车队队长数通电话来致谢。

经历诸多事件,花花却发现一个重大问题:民主是有弱点的。总的资源并没有增加,民主制度的赢面就是看谁更能控制技术、信息传导充分、擦边球更厉害。试想如果之前另外小区的居民能团结一致,也能善用网络,结果如何未知也。其实,平心而论这件事对于那边小区的居民是不公平的。因为技术操作层面的原因,民意并没有被彰显。

其实,当我们经济开放与世界同步的时候,对资本主义的经济文化批判开始滋生。当我们民主改革与世界同步的时候,我们应该也对民主弱点进行批判。然而民主我们还求而未得,这个扭曲的发展史带给我们扭曲的批判史,我们应该还是保持追求民主的态度。只是民主以后,记得开始变为批判民主就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