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爱已成往事

花花认为今年大概月老喝醉酒了,身边的朋友、师兄弟姐妹、同事一个一个的扑通扑通跳进婚姻的坟墓——不论是幼齿的还是老豇豆,全部通通整齐划一的排着队唱着歌就进去了。
虽然一件件都成了过往,但回想起当年的一群青涩的年轻人在一起的火花四溅,在一起的风花雪月,就会为年轻人的活力和勇敢而心折。虽然在别人结婚的时候说起过往也并不适合,但那又有什么关系呢?人不痴狂枉少年,如果年轻的时候没有一些轰轰烈烈的事,老了拿什么在孙儿面前显摆呢?有故事的人活得更加精彩吧。
结婚开启了另一段人生旅程,活在当下,就应该享受当下的乐趣。当爱已成往事,月老把新的幸福发送过来,接收吧。

《生命不能承受之轻》节选

这部小说之长、之啰嗦,企图既解析人微妙的内心世界又反省捷克历史和政治——这是个很贪婪的作家呢。下面两段是花花看完之后还记得的部分,花花归之为经典。

经典拷问

俄狄浦斯的故事是众所周知的:他是一个被遗弃的婴孩,被波里布斯国王收养,长大成人。一天,他遇见一位显贵官员沿着山路骑马而来。一场口角,他竞把那人给杀了。后来,他成了伊俄卡斯达王后的丈夫,当了底比斯国的国王。他一点儿也不知道他在山里杀的人就是自己的父亲,而与他同床共枕的竟是他母亲。正在这时,命运之神降灾于他的臣民,瘟疫蔓延,人们痛苦不堪。俄狄浦斯得知自己正是灾祸之源,便自刺双目,离开底比斯流浪而去。

任何一个认为中欧某些共产党当局是一种罪恶特产的人,都看出了一个基本事实:罪恶的当局并非由犯罪分子们组成,而是由热情分子组成的。他们确认自己发现了通往天堂的唯一通道,如此英勇地捍卫这条通道,竞可以迫不得已地处死许多人。后来的现实清楚表明,没有什么天堂,只是热情分子成了杀人凶手。

随后,人人都开始对追随当局者们叫嚷:你们应该对我们祖国的不幸负责(它已变得如此贫穷荒凉),你们应该对我们祖国的主权失落负责(它落入苏联之手),你们还应该对那些合法的谋杀负责!被指控的人却回答:我们不知道!我们上当了!我们是真正的信奉者!我们内心深处天真无邪!未了,这场争论归结为一个问题:他们是真的不知道呢还是在遮入耳目?

托马斯(与他的一千万捷克同胞一样)密切关注着这场争论。他认为,肯定有那么一些人,并非不知道这种暴行的后果(他们不会对俄国革命后以及现在仍在继续的罪行视而不见),倒是有可能,大多数共产党人对这一切的确缺乏了解。但他心里想,无论他们知道或不知道,这不是主要问题;主要问题是,是不是因为一个人不知道他就一身清白?难道坐在王位上的因为是个傻子,就可以对他的臣民完全不负责吗?

我们承认,五十年代初期,某个制造冤案处死无事的检查宫,是被俄国秘密警察和他自己的政府给骗了。可现在,我们都知道那些宣判荒诞不经,被处死者冤屈清白,这位检查宫先生怎么还可以捶胸顿足大声疾呼地为自己的心灵纯洁辩护呢?我的良心是好的!我不知道!我是个信奉者!难道不正是他的“我不知道”,“我是个信奉者”造成了无可弥补的罪孽么?

由于这种联想,托马斯回顾了俄狄浦斯的故事:俄狄浦斯不知道他娶的是自己的母亲。他知道事实真相后,不认为自己是清白无辜的,他无法忍受这种“不知道”造成的惨景。他刺瞎了双眼,从底比斯出走流浪。当托马斯听到追随当局者为自己的内心纯洁辩护时,他想,由于你们的“不知道”,这个国家失去了自由,也许几百年都将失去自由,你们还能叫叫嚷嚷不感到内疚吗?你们能正视你们所造成的一切?你们怎么不感到恐惧呢?你们有眼睛看吗?如果有的话,你们该把眼睛刺掉,远离底比斯流浪去!

轮回的经典假设

他又一次回到了我们已经知道的思索:人类生命只有一次,我们不能测定我们的决策孰好孰坏,原因就是在一个给定购情境中,我们只能作一个决定。我们没有被赐予第二次、第三次或第四次生命来比较各种各样的决断。

在这一方面,历史与个人生命是类似的。捷克只有一部历史,某一天它将象托马斯的生命一样有个确定的终结,不再重复。1618年,捷克的各阶层敢作敢为,把两名高级官员从布拉格城堡的窗子里扔了出去,发泄他们对维也拉君主统治的怒火。他们的挑衅引起了三十年战争,几乎导致整个捷克民族的毁灭。捷克人应该表现比勇气更大的谨慎么?回答也许显得很简单:不。三百二十年过去了,1938年的慕尼黑会议之后,全世界决定把捷克的国土牺牲给希特勒。捷克人应该努力奋起与比他们强大八倍的力量抗衡吗?与1618年相对照,他们选择了谨慎。他们的投降条约导致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继而丧失自己的民族自主权几十年,或者甚至是几百年之久。他们应该选择比谨慎更多的勇气吗?他们应该怎么办呢?

如果捷克的历史能够重演,我们当然应该精心试验每一次的其他可能性,比较其结果。没有这样的实验,所有这一类的考虑都只是一种假定性游戏。EinmalistKeinmal,只发生一次的事,就是压根儿没有发生过的事。捷克人的历史不会重演了,欧洲的历史也不会重演了。捷克人和欧洲的历史的两张草图,来自命中注定无法有经验的人类的笔下。历史和个人生命一样,轻得不能承受,轻若鸿毛,轻如尘埃,卷入了太空,它是明天不复存在的任何东西。

托马斯再一次怀着爱情般的怀念之情,想起了高个驼背的编辑。那个人于起来似乎把历史看成一幅完成了的图画而不是草图。他于起来似乎认为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永无休止地重演,会永劫回归,丝毫也不怀疑自己的行为。他自信自己是对的,在他看来,那不是一种心胸狭窄而是美德的标志。是的,那人生活在与托马斯不一样的历史之中:一部不是草图的历史(或者没有意识到而已)。

几天后,他又被另一种思想所打动,我把它记在这里作为上一节的补充:在太空以外的什么地方有一颗星球,所有的人都能在那里再生,对于自己在地球上所经历的生活和所积累的经验,都有充分的感知。

或许还有另一颗星球,我们将在那儿带着前两次生命的经验,第三次再生。

或许还有更多更多的星球,人类将在那里诞生于更成熟的层次(一个层次即一次生命)。

这就是托马斯版本的永劫回归观。

当然,我们立足于地球(第一号星球,无经验的星球),对于其他星球上的人将会如何,只能杜撰出朦朦胧胧的异想。他会比我们更聪明?人的能力中有更多的成熟?他能通过重复经验获得这种成熟?

只有从这样一个乌托邦的观念出发,才有可能充分正确地使用悲观主义和乐观主义的概念:乐观主义者无非是认为第五号星球上的人类史将会少一些血污,悲观主义者则不这样看。

梦回唐朝

当踏上秦国土地,一睹汉唐盛世的遗迹,才知道中国历史到底有多厚重。在千年古都的每一天,花花都像做梦一样,心中总是涌起刘征的那句经典:“人类的历史,对于我本来如同远在云天之上、不可端倪的飞鸟,此时忽如栖落在手指上,简直可以数一数它的翎毛。”

第一回 深不可测兵马俑
围着坑道细观,每一个人物的头发编织盘结、五官表情、衣褶配饰都是非常清晰精美的,这种精美朴素风格统一,形成连绵的阵群,让人仿佛能看到当年塑造时宏伟的规模。人俑和马俑都是上半身空心的设计,这样重心平稳,直立千年不倒,可见独具匠心。其间,人物的官阶兵种又各体现为衣着姿态的不同:大将军身宽体胖,神态傲然,着铁甲防弹背心,鞋履精致;跪射俑苗条精干,衣着轻便,神态机灵;马是典型的秦马,东方式样的,膘肥体壮却很古典——总之个个栩栩如生,处处活灵活现,不可尽述。坑道之间的黄土隔墙上,还留有后来朝代百姓误埋的不知名坟冢——花花怀疑这抹可怜的鬼魂眼见自己身处古代的千军万马中恐怕早吓得魂飞魄散了吧。

但是兵马俑的四个坑都没有完全挖掘开来。从秦始皇陵到兵马俑展馆,其间还有约两公里的路程。几乎所有的秦人后裔都认为这两公里的地下都是稀世珍宝——兵马俑、水银暗河、各种其他珍贵的陪葬品。因为从之前开掘的皇陵来看,陵墓四周一般都有半径对称的陪葬品,仿若同心圆护卫着皇帝的棺椁于中心。当花花从车窗看见秦始皇陵那座平淡无奇的小山头时,心里不禁为陵墓地下的秘密涌起深深的敬畏,不知花花有生之年能否管窥一斑。

第二回 价值连城藏省博
如果把坐落于西安南郊的陕西省博物馆洗劫一空,就能马上变得比盖茨还富裕——这是花花参观省博后的惊叹。经过五千年以来最暴虐的皇帝和最繁盛的两个朝代的统治,西安留下了中国历史最美好的记忆。
总的来说,省博珍藏的国宝级展品有十八件,一级文物多得数不过来,二级三级的就像摆地摊一样看得都有点审美疲劳了。像霍去病儿子作驸马和公主新婚用的镏金薰炉、刘邦老婆吕皇后的白玉凤印、秦始皇宫殿里挂乐器的双蛟龙钟座、秦始皇陵出土的青铜鹅和鹤、唐朝哪个皇帝用过的装药的镏金罐子、法门寺出土的武则天祭祀用的秘色瓷、古代名人设计的倒不出水的壶和看起来像金属其实是陶瓷的壶……你会忽然发现历史书上曾经出现过的名字变成了身边物件的创造者或者使用者,这些物件像桥梁一样让你看到千年以前真实的世界。然后你可以很轻易的想象出当时驸马和公主是怎么在镏金薰炉边亲热,武则天又是怎样在这只秘色瓷盘前率领群臣三拜九叩。眼花缭乱思绪漫天之际,花花捡三个印象比较深刻的简介一下,就当帮西安作旅游广告吧。
1.当当,首先出场的是镇馆之宝——唐朝的琉璃杯。不要怀疑,这不是刚出厂的,而是一千年前的产品。是用整块琉璃镂刻而成,牛嘴用纯金制造。当布料、木材和金属都腐朽得不成样子的时候,这件宝贝真是让人眼前一亮。

2.然后就是这堆金饼啦。据说是皇帝给大臣的赏赐。每只金饼约半斤,一共出土两百多枚,出土时被当地民众哄抢,后来通过“劝告”全部收回。花花按目前纯金价格约略计算了一下目前大概市值一千多万人民币。金光闪闪,看得眼睛都睁不开了。

3.唐玄宗舞马壶。唐玄宗养了几百匹骏马作宠物,而且这些马都会跳舞。其中有一匹更是厉害,跳完后会衔一只碗向皇帝敬酒,是皇帝的最爱。后来就有好事之人做了这只酒壶送给唐玄宗,壶上的图案就是这匹舞马。壶体是一次成型,外部镏金。舞马一事曾经在历史文献里有记载,直到真品出土才确认了事实。

第三回 黄土地里埋皇上
在陕西有句名言:“江南的才子山东的将,陕西的黄土埋皇上”。陕西当了这么多年的京城,以至于千年之后皇城的霸气还浅浅的弥漫在灞河边拽拽的灞柳,在声嘶力竭的秦腔,在郑钧张楚许巍的摇滚之中。当花花走进黄土之中——参观汉阳陵的时候,这种体会达到了极致。
萨科齐访华的时候,来到西安参观的一站就是汉阳陵。汉阳陵的开发采用了比较现代的方式——在墓坑上方直接铺设玻璃通道,让游客可以在一米不到的上空近距离观赏。汉阳陵是汉景帝的陵墓。汉景帝是谁呢?所谓汉代“文景之治”,就是汉景帝和他老爸汉文帝干的。“秦皇汉武,唐宗宋祖”里面,汉武帝的老爸就是汉景帝啦。
汉代开国几代,因为谨记秦皇的穷奢极欲,便以朴素为风。虽然是文景之治的繁荣,景帝的陵墓却相当简朴——多以陶罐、粮食为陪葬品,又有数万只陶土烧制的牛羊猪狗——从这一点上,花花不得不佩服刘邦,教育子孙有方,到了第三代都能如此朴素,不像现在的富二代。
参观完陵墓,花花干了一件天崩地裂天打雷劈天昏地暗的事情——从后面绕小路爬上了汉景帝的坟头。于花花来说,脚下踩着位两千年前的明君实在是心中忐忑。站在野花野草覆盖的坟山上远望,对面另一个坟山上竟然有条宽阔大道,一辆摩托车竟然在上面飞驰——于是花花了解自己非京城人士没见过世面的状况了。陕西关中八百里秦川,平坦而肥沃,尽收眼底。周围四个高高的坟山点缀四周。夕阳西下,晚霞洒在一望无际的黄土地上,洒在一个个静卧千年的坟陵上,仿佛于历史的车轮碾过之后,宁静地展示出结局,悲凉而凄婉。于是花花只好向唐伯虎深深一揖,同吟一句:“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

第四回 众家英豪勤沐浴
花花知道华清池起因于杨贵妃。白居易的一句“温泉水滑洗凝脂”,想象一下那场景,就能感到华清池是一个香喷喷软绵绵的地方。可惜进去一看,所有的古迹都印着“仿制”字样,早已不见了当年胖胖美人的澡盆遗迹。经营中的温泉也是脏兮兮的,实在难以担当昔日的盛名。
唯有西安事变的原址还有一些历史价值。蒋介石曾经住过的地方,被张学良打的弹孔都保留着。不过让花花最感兴趣的,是蒋介石曾经沐浴过的一个池子。据说慈禧太后也曾在此沐浴。池子在一个三面有大窗户一面有门、通风和采光都非常好的房子里,门上牌匾是由梅兰芳亲笔题写。整个池子是花瓣形状,由大理石嵌铺,颜色五彩缤纷但又不失朴质端庄。打开窗户,绿树娇花,美不胜收。难怪众家英雄前仆后继的到此洗澡,确实很有意境。

第五回 庄重古朴大雁塔
花花以前最讨厌历史课,因为历史课除了有故事情节的部分外,往往会附带对当时朝代的经济、政治、文化的介绍。这是花花非常厌恶的部分,试想一下:当你大冬天清早打着呵欠发着抖赶天赶地的赶到教室,就为听老师讲一些天花乱坠的东西——比如大雁塔——怎么宏伟,如何了得,问题是这个跟我有什么关系呢?不就是一座小破塔吗?而且名字还这么俗气,感觉跟鸽子塔、鹦鹉塔差不多。等到十二年后,花花站在大雁塔前时,才发觉完全不对劲了。这座塔居然是砖塔,像一个超级大土堆,而且气势宏伟到花花一看到塔仿佛看到唐玄宗穿着龙袍站在面前。而塔脚下的慈恩寺使得大雁塔的名字丝毫都不俗气,反而有佛家的淡雅和宁静。然后花花才知道什么叫“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
从远处观塔,雄浑而壮观。塔身是方方正正,不同于一般的圆形塔身。砖木结构,黄中带灰的色泽,使得塔浑然一体异于其他建筑,质朴却又隐隐散发出一股盛世之气。登上七层的塔楼,一千多年前的木头还吱吱嘎嘎作响。塔脚下便是赫赫有名的慈恩寺——看过西游记的人都应该有记忆——李隆基在此与玄奘结拜。然而历史记载,玄奘是取经回来之后才名声大噪,引起皇家注意的。
花花游塔遇见了两件趣事。一件发生在塔的第四层。中间摆着一座很大的塔的木质模型,两边各放了一个不起眼的玻璃罐子。游人如织,来来往往,大家都忙着上上下下。花花统计了一下,十分钟之内,有人看模型,甚至和模型拍照,却没有一个人仔细看玻璃罐子是什么。凑近细看,这个玻璃罐子更类似有机玻璃或者水晶材料,是卷轴形状的长管,两头用蜡封死,中间一片长条微卷的木质物件。长管外写着介绍,因为被转到下面去了,必须蹲下来才能一读整个文字——读完这个,花花得到了登塔最大的惊喜——这便是玄奘远涉重洋取回来的经书!!木质物件叫做贝叶经。贝叶是取自一种叫贝叶棕,又名贝多罗树植物的叶片,经一套特殊的制作工艺制作而成,所刻写的经文用绳子穿成册,可保存数百年之久。玄奘带回来的梵文原典,全部都是贝叶经,共有上万片,曾经都存在大雁塔内,后因战乱遗失了很多,现存的还不到一百片,相较旁边木质模型,这不起眼的小管子却是价值连城。然后忆起《西游记》里有一集晒经书的情节,便知道其谬误了,本来就没有纸质书籍,都是树叶啊。
另一桩与其说是趣事,不如说是诡异的事。花花正优哉游哉的在塔脚转悠,忽然一个熟悉的人影出现了,而这个人影现在应该在杭州啊,花花年初还参加过她的婚礼啊,今年春天还一起在王润兴大快朵颐啊,之后还有在MSN上聊天啊,怎么就在这个时间在西安的大雁塔下碰见了呢?大眼瞪小眼半天,大家都没回过神来。花花抬头看看大土堆,再看看眼前的旧友小盐,不知该说大雁塔妖还是说魔女小盐了。
走出慈恩寺,来到西安著名的音乐喷泉广场。虽然鄙视政府的形象工程,但是不得不说这个广场的设计还是比较符合大雁塔朴素而大气的风格的。每半小时进行一次喷泉表演,播放的音乐也是古典乐、民歌、流行音乐都有,可谓雅俗共赏。看着大人小孩或开心的观赏,或欢乐的嬉水,确实有一种“如果百姓变富足了,国家就会变强大”的爱国主义情绪。当然,如果国家能让百姓再富足一些,拥有私有土地,并且不用担心教育、医疗和养老,现在的阿共仔也未必坐不稳江山。

第六回 书院门前文采扬
书院门是类似上海城隍庙的一个地方,只是这里更偏重文化氛围,卖的东西也以书画等物品为主。花花兜到书院门时正是除夕的下午。两边的店面都放好鞭炮关门过年去了。唯有中间摆摊的人还在寒风中坚持着。其中尤有特色的是对联。西安多文人——花花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京城遗风,不管陈忠实还是贾平凹还是路遥,都是大手笔的作家。这样的文化氛围中,除夕的书院门也有很多有趣的对联书法家。他们自认书法不错,自备红纸和金墨,为需要的人写对联,且只收成本价,几乎是自娱自乐。但是他们写对联时的专注,写好之后的快乐,在这除夕欢腾之前的宁静中,别有一番魅力。花花有种感觉越来越明显:古都的遗迹不仅仅是一段城墙,一块石碑,还有京城人骨子里遗传下来的傲气,吃饱穿暖之后对更多东西的追求,和见过了大世面之后的淡定。相较于这一点,只有一百年历史的上海人就像暴发户一样,少了很多贵族气,多了很多世俗气。

第七回 小吃天堂广济街
其实这条美食小街不在广济街上,只是花花每次都是从广济街进入到这片回民区,姑且当作是广济街吧。据说当年西域的回纥族帮助郭子仪平定“安史之乱”,郭子仪从甘肃回长安时,带回了200多个回纥将领和随从,唐皇便划了这块土地给回民定居。郭子仪希望他们能积极学习唐朝的法令和汉人的文化,所以旁边的小街取名“大学习巷”,并逐渐扩展成为西安的回坊,直到今天。整片回民区完整积累了一千多年的回民生活历史,从住宅、饮食、生活日用等等。其中有一座千年前建造的清真寺,美轮美奂,现在还在进行宗教活动。当然,这里现在是超高人气的旅游美食一条街,数百种小吃吸引了来自四面八方的人。其中尤以牛羊肉烹制的菜肴为最佳。花花很喜欢的一个店叫做“麻乃馄饨店”,店里的麻辣米线只要四块一碗,是用牛肉汤做的,放上两勺辣椒,一边擦鼻涕一边流着汗水一边吃,实在过瘾。除此之外,银杏仁也蛮好吃的,可以当瓜子一样一边剥一边吃;烤面筋口感很Q,裹上一层辣椒面会非常完美;玫瑰镜糕热热软软的,散发淡淡的玫瑰香气;烤羊肉配上啤酒,吃得人浑身发热;羊肉包子比较膻,咬一口羊油就从嘴角流出来了……总之,到了这里,不要去想减肥的问题,也不要研究到底是什么东西,闻着香的就去尝一尝,然后就闭着眼享受一下吧,到了美食天堂,不拼命吃的话就是傻瓜了。

第八回 西安饭庄美名扬
当然,广济街还是属于回民文化。如果想尝一尝西安本地的美食,倒是有一个西安饭庄可以去一去。据说张学良曾经自己开着飞机飞到西安饭庄吃早饭。在这里点上一份套餐,包括肉夹馍、凉皮、羊肉泡馍、岐山面、锅盔等等,就能一览陕西小吃的风味。只是对于花花来说,这些菜都是撑肚子的东东,每样吃上一点点就走不动路了。

第九回 国有经济独称霸
从重庆到上海,花花看到了很多的私营企业茁壮成长,便以为全中国的私营企业都在茁壮成长,国有企业都在倒闭或者缩小规模之中。到了陕西,才发现并非如此。陕西的整个工业是以国有企业为主的,深处内陆的结果就是得不到市场经济的选择,只能依赖于国家的干预和投资。于是,大家的生活重心都依附于国企、事业单位,没有国企的地方经济就失去了活力,地方政府没有多少税收,百姓收入变化也不大。有时候花花在想,我们是不是被市场经济冲昏了头忘记了市场也有失灵的时候?市场的物竞天择同时也意味着淘汰。而身处北京、长三角、珠三角的经济学家们是否能体会到被淘汰的地方也需要出路呢?
也许,从某种程度上讲,这种低效率、浪费资源的生产组织模式却是被需要着的,就在我们向市场俯首称臣的时候。

《建国大业》的历史谬误、电影技术及票房分析

花花只看了四十分钟《建国大业》就决定写下这篇东西。作为一个电影观赏爱好者,面对如此错漏百出,既不写实又不艺术的作品,实在是痛心。
历史谬误
且不说这段历史被阿共仔篡改得早已面目全非,仅从花花所知的他人撰写的回忆性书籍看来,其中都有诸多矛盾之处。民国的事纷繁复杂,局势风起云涌,很难去还历史真相。不过,花花认为有些蛛丝马迹的细节,却可以否定《建国大业》中的人物情节。
1.冯玉祥的人格谬误。冯玉祥写过一本书,叫做《我所认识的蒋介石》,现在书店里都能买到。读一读该书就能了解,冯玉祥是没有文化的粗人,个人形象是狡诈又流氓的。其人喜欢见风使舵,两面三刀,有“倒戈将军”之称。投蒋投共都是顺势而动,绝不是片中所谓的“正义的老总”形象。陈凯歌想演正义之神,建议他去演朱德还好点。
2.宋美龄的特点谬误。宋美龄是上海妹妹,又受英国教育,从西安事变中一句“Darling,你受苦了!”可见其特点应该是庄重优雅中带着上海女生嗲嗲的感觉。片中邬君梅除了秀旗袍,完全把宋美龄演成了一个东北傻大姑。
3.重庆谈判的谬误。重庆谈判的时候,老毛兵少地偏,老蒋手握重兵辎重,谈判的姿态自然不同。据说老毛到了重庆,先高呼三声委员长万岁,及到后来会见中外记者,喝洋酒开舞会,表现都是跌跌撞撞,完全是毛姥姥进大观园。片中演到的老毛潇洒豪迈,老蒋畏畏缩缩,从事实上分析是完全不可能的。
4.蒋经国的特点谬误。不知道为什么,蒋经国在片中总是一副被五十个妹妹甩掉后的便秘样子。从google上搜一搜蒋经国的照片,是一张可爱的娃娃脸。这个小伙子应该是很聪明又有皇家之气的,虽然局势很艰难,也不至于整天一副要死要活的形象吧——又不是周恩来。
5.老毛情节的谬误。老毛和家人在草坪上玩耍——把老毛的家庭关系拍得这么温情,一看就不像真的嘛。还有老毛开会的时候说“要去掉‘万岁’……我就在山沟沟里自封为王……”,这个肯定是谬误!老毛怎么会去掉“万岁”呢?现在天安门都还有这两个字……
还有的谬误就不一一细说了,总之,历史题材的电影如果把剧情改得太厉害,就变成欺骗了。艺术化也有个限度。
电影技术
抛开剧情,从电影本身来讲,只能说导演韩三平是一个商人,不是个搞创作的。不知道是不是为了满足明星阵容的需要,感觉整个电影是由很多小片段构成,且这些小片段像是从不同的电影里面捡出来的,没有太多联系。这样导致了影片在逻辑上没有很完善的脉络,东拉西扯,半天说不到重点。而片段中着力表现的重点,都是一些场面的气派,比如老蒋率众在中山陵下山的场面;或者表现老毛的细节,比如开会的蜡烛,老毛的厨师怎么死的。真正的双方怎么周旋应对、怎么布局争斗的重点,都没有得到应有的表现。头重脚轻,一看就是典型的导演功力差。
其次就是字幕的问题。用字幕描述需要省略不拍的情节,是历史题材电影常用的手法,目的是把更多的胶片用来突出重点情节,字幕作为辅助使整个事件连贯。但是在该片中,字幕站到了陈述重点的主力位置,而且还貌似很酷的哄抬了历史氛围——让花花非常想给韩导戴上“山寨导演”的桂冠。
另外,电脑制作上技术略显逊色,其中的3D画面一看就是电脑画面,细节上不够严谨。

票房分析
为什么这么不专业的电影能有这么高的票房呢?原因有两个,都很容易理解:
1.国庆放长假这么多天,电影院却只有总共两部电影在院线上映,都是爱国题材的。去电影院休闲当然只能去看这个啦!
2.很多国有企业、事业单位都送票、组织员工集体观看。

总之,用四个字形容这部电影,花花建议用惨不忍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