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花的故事(二十)

八八水灾
台湾也真是个实在太小的地方——难怪是老蒋打得慌了手脚跑错的地方——一场台风,总共不到五百人遇难,就哭天抢地寻死觅活的,连累到大陆官方搞募捐晚会媲美98抗洪和512地震——这简直降低了我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格调嘛——十万人,才是这个排场。五百号人,不就垮个县城小煤窑?或是哪里严打,抓几万人,死刑的也就五百啦。台湾人也真是太小题大做,死几个人,有什么关系?说不定修鸟巢掉下来的都不止这点数,这叫牺牲奉献精神,死的光荣,死得其所啊。台湾人要多学习学习我们大陆人对生命的态度:
要不怕死——
政府不怕百姓死。

天真烂漫
公交车上,奶奶抱着小孙子背唐诗。奶奶说“再说一个”,小孙子就噼里啪啦背上一首,奶奶得意的接受众人的夸奖,又让小孙子接着背。花花听着也挺惊异的,两岁的小孩,竟然能背这么多唐诗,花花也就知道的这么几首全背了出来——这个小娃娃会不会太早过分显摆了?花花不禁想起《伤仲永》里的古代案例。
接着,奶奶说“还会认车子”,指着窗外的小汽车,孙子马上说“马自达”。花花快晕了——这是小孩么?这简直是小机器人。然后,小娃娃看见前面的车子,主动指认道:“那是公交车”。花花噗哧一下笑起来——这才是小孩的天真烂漫呀。然后小娃娃又说:“那是警察公交车。”花花纳闷了,仔细一看,车身上贴着警徽标志,后面写着“请注意防火防盗”。想来,小孩子就是应该有双想象力的翅膀,背唐诗的小孩不算厉害,能说出“警察公交车”的才像小孩子。
在商品经济的时代,能背条款的人太多了,有想象力创造力的人才是值得敬佩的稀罕物件。而小孩子,更不应该过早的淫浸到大人的浊流里,失去了小孩子原有的初生之犊的稚嫩和天真烂漫。

天,上帝都看累了
09年温网决赛是新的历史记录产生的一刻。精彩的网球比赛常常有,但是网坛历史上里程碑一样的比赛,自2002年桑普拉斯夺下美网桂冠之后就再没出现过,直到让人热血沸腾的2009年。首先是费德勒在法网好运的捡到全满贯的殊荣——要知道法网是网坛活神仙桑普拉斯整个职业生涯唯一的缺憾。而纳达尔正如花花N年前所预料,被伤病所困扰,并且连温网都拱手让出了。
花花唯一没有想到的是,这场里程碑一样的决赛里,竟然是罗迪克和费德勒两名老将对决,而安迪也完全脱胎换骨成了另一个人,以至于比赛进行到大战第五盘,而且超级长盘到16比14——他们以为这是乒乓球还是排球?
在人们直呼吃不消的时候,费德勒终于加冕了费氏王朝的皇冠。而花花之所以郁闷,在于奶牛同学再也没有上升的空间,他已经走到顶峰,即将失去爬山的乐趣了。费氏王朝的建成之日,也就是费氏王朝的崩溃之时。这个比花花长两岁的聪明男孩,要如何走下去呢?


惊现V怪客
他泡了中国的漂亮妹妹港姐张曼玉
还把独裁政府御用媒体的地盘
修成了屁股
并且置身事外
还沾沾自喜的戏说他调戏独裁政府的过程
——让我们记住这个伟大的人
他叫Rem Koolhaas,中文译为雷姆库哈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