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中国人

有一个老兵,他叫许绍荣
抗日战争时期,台湾作为日本殖民地,也卷入了这场世纪大混战
当时日本人是看不起台湾人的,所以有很多台湾青年主动加入日军,证明自己的尊严所在
十六岁的许绍荣和友人也加入了日本海军
在一次战事中,朋友不幸身亡,许绍荣含着泪,将遗体埋在了大陆的一座寺庙内
并发誓:以后一定要带好兄弟的遗体回台湾
八十年代,许绍荣就想尽办法来到大陆,寻回了友人的几片遗骨带回台湾
如果故事到此为止,也只是义气之说罢了

他在大陆之行中获知一件事:
当年蒋介石在内战末期,曾通过许诺优渥的待遇招募了一批大约两万人的台湾兵,并半骗半哄的把他们拉到淮海战役的战场
他们从四季如春的台湾,去到冰雪交加的北方送掉性命
活着的余下两三千人,就成为解放军的战俘
那时的解放军军纪俨然,对战俘嘘寒问暖,甚至奉送盘缠回乡
很多只会日语的台湾年轻人,害怕会被国民党抓回去,只好投入了阿共仔的怀抱
然后遭遇文革
他们当过日本兵,当过国民党兵,也当过解放军
到处流浪,受尽欺凌,晚年瑟缩生活在大陆的角落里
而他们的户政登记一栏在台湾已都是战死

于是,他用自己的储蓄遍访大陆,找出两千多名台湾老兵,登记造册,带着“台湾老兵要回家”的横幅,四处请愿,积极投身老兵搜寻、联络、返乡的活动中,同时向政府请求修建纪念碑,可惜一直未果
花花看见一个片段——
许绍荣激愤地对着台下几乎用喊的:“台湾人要有自己的尊严,别人不要我们,我们却要把自己当人!台湾老兵要回家!”

2008年5月20日,就在马英九宣誓就职的这一天
他来到海边,播洒汽油自焚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一年之后,高雄市政府为他和老兵们兴建了一座“战争与和平纪念公园”
公园选在老人自焚的地方,面朝大海,夕阳洒在海面上,波光粼粼

如果有一天去到台湾,请到这座公园看一看吧
因为有一个老兵,他叫许绍荣,他用生命捍卫尊严,他是最后的中国人

生活琐屑

乃伊组特
重庆人看球喜欢说“下课”,上海人脾气上来时也终于流露出些许狠味道,便说道“乃伊组特”(把他做掉)。这句话花花是从周立波的海派清口里学来的,当然不是模仿温总理那一段,因为温总不是上海人,看见鞋子扔上来了就算想也说不出的。不过这句话却是让花花佩服的,总觉得本身火气大的,比如一个魁梧汉子呼和着要打要杀那是天经地义;但是如果连排骨身材的家庭妇男都跳出来杀鸡杀狗的发狠,就是万般委屈后的总爆发了。前日里乘出租车,司机跟我聊起家里房子拆迁的事,看他一幅斯斯文文的样子,却不料跟我来这么一句:“反正我是汽油啊斧头啊都准备好了,他们要不给够,我就乃伊组特!”花花一听,这个词不是才学的么,现学现用,真不错,便回了一句:“对额,乃伊组特!”

寿宁路
花花走在寿宁路上,尽管街道两边的老房子正在维修中,竹子脚手架搭得乱七八糟,中间的马路上油迹污水遍布,还要随时提防钻来钻去的非机动车,但是花花的心情却很愉悦。这边炒小龙虾,那边在烤生蚝,香味四溢,橱窗里油亮亮的烤鸭排排坐,人人都是勤劳的小蜜蜂忙碌着,就连路人也个个兴致勃勃奔走他方。看着平凡的人们平静的生活着,花花心里总能回归平静,这是一种就算躲到深山高庙也找不到的很踏实的感觉。也许别人会说很俗气吧,反正花花这个市井小民就是喜欢这种热闹的市井。

配备
一大早的出门花花就看见看见一起车祸:一辆小车撞倒了一辆助动车,一个老阿姨躺在地上不动了,一个小姑娘抱着她,一边摇晃一边哭。花花看着这情景有点揪心了,急忙打120。这是花花第一次拨这个神圣的号码,电话一接通,激动的花花一口气把整个情况描述了一遍,结果对方是语音接听,说的是:“您已进入人工排队系统。”等了一分多钟后,终于人的声音出现了,花花又把整个情况描述了一遍,对方回答说:“那就是浦东的?”然后又传来美妙的排队音乐,等到终于又出现人的声音,花花不敢出声了,对方是清脆的小姑娘的声音:“你好?”因为经过前两轮的预演,花花这次简洁而又绘声绘色的把整个事件,包括地点、老阿姨的惨状统统作了最佳描述。小姑娘说:“现在没有车子耶?怎么办?”花花傻眼了,又把惨状详细描绘了一番,小姑娘说:“你先打110吧,如果情况很坏,他们也可以送一送的。”花花当时心里就骂开了:奶奶个熊,如果倒在那里的是你娘,你还会这幅鸟样我就不姓花!
情急之下,花花又打了110。这次电话不用转接,一个年轻的小伙子精神百倍的接了电话,跟我讲了不到一分钟就说会马上派车过来。于是花花离开了现场。大概十分钟之后,120的小姑娘才给我回了电话说现在派车子从浦南医院过来。
这件事让花花感叹的有两点。一是为了迎接世博,上海大面积的工地建设已经影响到整个城市的正常交通。各种交通事故频发,实在是为了面子工程产生的潜在危险。第二点就是花花很惊讶于公共资源的安排,救护车配备得如此之少,警察配备得如此之多,真不知道我们的政府把我们老百姓当作什么来看待了。

南京车祸
感谢网络,让这起震惊全国的车祸能还原最真实的一面。看了视频,让花花震惊的是穿制服的叔叔们居然找了一辆小卡车,把现场遇难的遗体抓住四肢往上一提,再往卡车上一扔,堆成小山丘拉走——这是灭鼠行动还是什么?美帝国主义的电影里演的都是救护车来,从车上拿出专业的袋子,遗体放进去后要拉上拉链,用移动担架运回救护车的。可以想见出“一卡车拖走”这个背时点子的人是什么思想意识,奶奶个熊,如果是他女儿衣衫不整的被撞倒在地上,他还会这么四肢一拎,任由遗体这么不体面的扔上货车吗?古人云“人非草木”,我看非也,现在的人,干瘪瘪冷冰冰死沉沉,草木遇到风吹还能动一动呢,人真是比草木还不如了。就这样的国民性,中国民族之崛起——是不可能了。

安迪长大啦!

美国和英国真的是非常兄弟的兄弟国家,兄弟到连温网半决赛都能出现同名的选手,于是解说只能费唇舌地一遍又一遍地强调“美国的ANDY”“英国的ANDY”。其实两个ANDY并非同时代,当英国的天才少年安迪穆雷还在少年组比赛的时候,安迪罗迪克已经拿下美网的奖杯。就这一点上,罗迪克还算比较争气,毕竟英国人已经79年没有赢得过本土比赛,即温网的大满贯。美国ANDY另外还有一个非常让粉丝着迷的地方,就是他的美国大男孩脾气——阳光、率性、可爱,就是这样的罗迪克,在面对老谋深算的费德勒时总是掉以轻心或者早早就信心崩溃,铸就了18连败的纪录。在蛰伏了5年之后,罗迪克竟然用43记ACE轰掉了同样状态回暖的澳洲野兔,以黑马之姿闯入温网半决赛面对目前世界排名第三的英国ANDY。静观这场半决赛,罗迪克变得成熟稳重了,尽管全场观众都向着穆雷,罗迪克却一言不发的悄悄拿下胜利的果实。他静静的发好ACE球,见机行事上网放小球,不等球到位不轻易回球,不管形势多么危急还是胜利在望,脸上始终保持平静。最终,他在温布尔顿哭倒在地——ANDY长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