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囊的故事

花花昨天做了个恶梦,情节是这样的:好像是在一九八八年,蒋经国去世前一天吧,他秘密召见了秘书马英九,给了他一只锦囊,对他说:“你以后定能当上中华民国总统,这里有一只锦囊,你要按此操作,方可实现宪法所归。”回去后马英九忍不住偷偷打开先看,顿时犹如醍醐灌顶,不禁茅塞顿开。锦囊的内容如下:你上任后,务必参选党主席稳固团结全党。对陆方面要积极推进合作,促进双方各方面交流,静候时机。我们拥有的金字招牌和意识形态,交流是稳赚不赔的,况台人性烈,必能抗匪之软计。台湾毕竟不是根本,如不能完成宪法所归,弹丸之地民主又有何为?若能成事,为我中华民族牺牲亦不可惜。我后属登辉本地化大行其道,可保全党于变换之中以周全,但必然与大陆不容。你其时正是时机,携团结之党国露友好之面目,必有优待,机不可失!
吓得花花满头大汗,醒来后仍心有余悸。

身骑白马

台湾的选秀节目《超级星光大道》出了个超级才女——星光三班的徐佳莹。这个小妮子唱歌居然没有破绽,爆发力又超强,歌曲本身的魅力能够被她完全诠释出来,真是让花花惊艳了一把。当她唱陈奕迅的《爱情转移》,两相对比下,陈奕迅的版本显得苍白逊色很多。更绝的是,她会写歌耶!而且她写的歌非常之复杂绝对比当下的口水歌强——内容丰富感情强烈个人特色鲜明而且歌词很有意思。《身骑白马》是一首国台语相间的歌,唱的是千金小姐王宝钏嫁给薛平贵后,在寒窑苦守十八年,薛平贵外出打仗居然跟西凉的代战公主结了婚。十八年后当薛平贵知道王宝钏还在苦等之后,就抛下了公主和西凉的官位,跑回去找王宝钏。歌词前一段写代战公主的心情,后一段及副歌写薛平贵回家的心情,副歌是台语,选自杨丽花的歌仔戏。听起来还很有民族风味。徐小妹妹五月底就要出唱片了,花花保守估计她一定会超过陈绮贞成为台湾新一代音乐才女。

身骑白马
作词:徐佳莹
作曲:徐佳莹

我爱谁 跨不过 从来也不觉得错
自以为 抓着痛 总能修成爱的果
偏执相信着 受诅咒的水晶球
阻挡可能心动的理由
  
而你却 靠近了 逼我们视线交错
原地不动 或向前走 突然在意这分钟
眼前荒沙弥漫了等候
耳边传来孱弱的呼救
追赶要我爱得不保留
  
我身骑白马 走三关
我改换素衣 过中原
放下西凉没人管
我一心只想王宝钏

[media=25]

佛只在眉心(二)

花花一直以为佛学皆温言软语、慈爱遍地,其实佛学也是哲学,而且有很多如利剑伐敌,惊涛骇浪翻涌而来,惊出一身冷汗。比如下面这一则:

【垂示】
云:大凡扶持宗教,须是英灵底汉,有杀人不眨眼的手脚,方可立地成佛。

胡兰成用这么一段话来解释:
“古来忠臣每被奸臣害,善人多遭恶人欺,也要会不善良的好。旧小说里写打阵与打擂台,常说来者不善,善者不来。但是这层道理偏是学为圣贤之徒所不懂得。他们不懂得圣贤之学原是泼辣的。也不是说善对恶要强硬,而是善与恶皆在边际上,自然有锋芒。善是在恶的边际上,所以小人把善语变成浮辞,而君子则能用恶语亦变成善语。禅僧又爱云“落草之谈”,而古来真命天子果然是多从落草为寇中出来的,如西汉刘邦与东汉刘秀。帮唐太宗李世民打天下的那帮豪杰更是多从落草中出来的。打学问的江山亦是如此。《庄子》里有叶公好龙,日夜想要见一见,一旦真龙降其屋庭,雷霆霹雳,大雨漂了屋瓦,吓得他躲进床下不敢出来。禅师的著语,便亦像这样的每每震骇得学者善人魂飞魄散。”

读到这里,花花不禁要拍案叫绝了。这里是入世的禅学,不是如何慈爱成仙,亦不是万物运行的道理。当你以一个积极的态度面对世界的时候,善恶就不是说书人故事里完全对立的了,因为理性是抛却感性和道德的,肯定残酷。“立地成佛”,花花解读为靠近真理、对理性的极致追求。故而治学者想入世,纯洁的君子气息煞是无用,须有“杀人不眨眼的手脚”,才是立地成佛之道啊。

不过读这则,花花是冷汗直冒。禅学到底是什么,恐怕我们的知道都太狭隘了罢。

推背传奇

记得当时看到《水浒传》里的公孙胜,凡人肉搏,神仙打架,真是眼花缭乱,玄得厉害,花花几乎是囫囵吞枣掠过。后来看到什么高人观天象预测武后等等凡举超能力之事,虽然正史野史都有证据可循,但对于无法用科学解释的事情,花花自动将其归于“隔行如隔山”或者“篡改的历史”的结语。而且花花相信绝大多数人都是这样的态度。所以对于下面的故事,不曾听闻者姑且当故事听闻吧。不过说是故事,却很有趣——因为这是和将来有关的故事。

唐代有两个非常不合的国师——会占卜的那种——任期从唐太宗到武则天。一个叫李淳风。当时太宗得到太史令观天象的结论“唐中弱,有女武代王”,吓得急忙清理门户,结果斩了一个叫李君羡城门守将,这位仁兄长得眉清目秀皮肤白嫩且有外号“五娘子”,成就了一桩冤假错案。然后太宗拿着预兆谶去问李淳风,李淳风说,这个预言已经在宫里发挥效力了,四十年后她肯定会称王,你家子息基本会被消灭殆尽。太宗发狠了说把她找出来杀了,李淳风说这是天意啊,如果她没有被你整死,将来会因为报复猜疑枉杀人命。四十年后她也是老阿姨了,老人家也容易心软,总归是想到自己窃来的皇位,不能把李家灭尽。如果你现在手段凶狠,等她壮大了肯定赶尽杀绝,到时你就断子绝孙了——太宗听到这种话时肯定无奈得想找块豆腐撞死了吧,但是最后他居然听取了李淳风的劝告,停止了清洗活动。另外一位占卜大师叫袁天罡,他与李淳风不同,是支持武则天的——相同的才能,不同的政治立场,看来不合确真。在唐高宗时期,高宗和武后分别派李袁二人寻找修建皇陵的风水宝地。老袁发现了一处很不错,就埋了一枚铜钱做记号;老李也发现了一处,就插了一根针做记号。高宗派长孙无忌去复核,结果发现他们找的是同一处,而且那根针就插在铜钱的钱眼里——这个地方就是现在武则天夫妇合葬的乾陵。

更玄的来了。据说当年太宗让李淳风推算皇脉问题,结果李淳风算命上瘾,一直推算出唐之后两千多年的六十件大事,正欲罢不能,突然遭劲敌暗算——袁天罡熊掌推其背,说你给我差不多啦,天机泄漏这么多要死啦!——然后才停笔,留下神秘至今的《推背图》。然后清代的一个严重封建迷信份子金圣叹又在其间添加诸多注解,使原本模糊朦胧的谶语又有点清明,搞得后人要死要活的。据说唐朝至今,已经发生了其中四十二件事,其中近代甚至有暗示到老孙、老蒋、老毛、四人帮、李登辉、阿扁和马英九——我的天,淳风兄会不会想太多——有趣的是,还有即将到来的预测,比如

第47象:
谶曰:偃武修文 紫薇星明 匹夫有责 一言为君
颂曰:无王无帝定乾坤 来自田间第一人 好把旧书多读到 义言一出见英明

故事讲完了,却千万不要信以为真。神算本来就依赖于心理学,这样的模糊性表达更能引发辐射性心理暗示。故而。不当成预言家,且将李淳风当心理学家罢,也是前无古人的厉害家伙。况且,《推背图》现藏于台北故宫,在大陆是禁书,大家也别看了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