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中国特色的资本家

朱新礼终于召开记者会了。且不论汇源收购事件本身的是非曲直天理公道,花花从他的话里,不难体会到一丝畏惧和怨恨哦。所以觉得朱新礼是很有中国特色的资本家——很智慧且很无奈。

朱新礼认为,中国改革开放30年,就应该有一个大国的风度,大国的自信,大国的胸怀。在我们艰苦的时候,没钱没经验的时候,我们都不怕什么,现在我们都成功举办奥运会,我们中国人已经扬眉吐气了,我们怎么还害怕收购一个品牌。我们壮大了不但可以再把汇源买回来,把可口可乐买过来,也何乐而不可呢,不要杞人忧天。

就广大网友所担心的汇源果汁品牌即将消失的疑惑,朱新礼明确表态:“汇源的品牌继续在中国,这是有言在先的。可口可乐花25亿美元买了汇源,他们以后还要继续往里投资。如果他不要汇源了,那也挺好,我们再搞个汇源出来,新汇源!请媒体的朋友不要担心,中国人,中国心。”

而对此桩并购案最后的结果,朱新礼表示无论政府批不批,他都高兴:“批了,说明了是按照法律来批,汇源也好,可乐也好,这是一个多赢的局面。不批,国家有国家的考虑,我们一个企业一定要服从国家的需要,说明了国家重视汇源。不批,我也感谢政府,批,我也乐观其成。”

脉脉之声

最近“喝”上了两首日本歌曲,就像喝茶一样,淡淡的味道里透出浓浓的香气,一种宁静的深情脉脉。

古老的大鐘
这首曲子出自美国童谣,歌词内容讲一个老人从出生起就有一座大钟陪伴,直到老人去世的那一刻,大钟也跟随停止了摆动。如果欣赏过富有乡村风格、吊儿郎当的美国版本《Grandfather’s clock》,这个由平井坚演绎的日本版本完美的去除了欧美的腥味,用东方人的内敛和雅致让曲子焕然一新。两相对比,实在是对听者观感的极大震撼。

古老的大钟
作词:保富康午 作曲:Henry Clay Work
好大好高的舊時鐘,是爺爺的時鐘
百年來一直沒停過,令人驕傲的時鐘
這是爺爺誕生的那天早晨,買來的時鐘
而現在,那時鐘已經不會動了

百年來從未停歇
滴答 滴答 滴答 滴答, 一路陪伴著爺爺
滴答 滴答 滴答 滴答,而現在那時鐘已經不會動了

無所不知的舊時鐘,是爺爺的時鐘
漂亮新娘嫁過來時,那天也滴答地走著
歡喜的事悲傷的事,什么都知道的時鐘
而現在,那時鐘已經不會動了

夜深人靜時鐘聲響起
是爺爺的時鐘,讓大家知道
分別的時刻已經到來
在天堂里的爺爺,已和時鐘別離
而現在,那時鐘已經不會動了

百年來從未停歇
滴答 滴答 滴答 滴答,一路陪伴著爺爺
滴答 滴答 滴答 滴答,而現在那時鐘已經不會動了

妹妹
哥哥撑着一把红伞坐在细雨纷飞的秋千上,轻轻的哼着——这是曲子的背景。看着词才了解,哦,原来日本的哥哥嫁妹妹的时候是这种心情。这是1974年的曲子,正好处于日本经济飞速发展时期。同中国现在一样,大量的农村的青年背井离乡,聚集到大城市寻求发展,充满对生活和爱情的憧憬。以这首曲子为插曲的故事里也有这样一对到东京工作的兄妹,每当花花听到这首歌就想起妹妹松井雪子的一句话:
當午夜的風颺起那一刻,有一道不可思議的光芒會從東京鐵塔頂飄然而下,
如同一股具大的暖流,溫暖每一顆受凍的幼小心靈。
我相信這種童話故事。
只要來到這個城市,就一定會有奇蹟出現,這個城市一定能為我帶來幸福。
我一直相信這種夢幻物語。

如果里面的东京铁塔改成东方明珠塔,也是可以的吧,呵呵。

妹妹
作詞:喜多條忠 作曲:南こうせつ
妹妹呀,現在的妳正隔著一層紙門在酣睡當中
但是當黎明來臨,妳就將要穿上雪白的嫁衣
妹妹,妳的脾氣不太好,我一直很擔心這點
妳的他也是我的朋友,有空三個人一起喝喝酒吧!
妹妹,父母相繼去世之後,只剩下妳,只剩下妳還讓我牽掛
明天一早,你走之前
將味增湯的做法,替哥哥寫下來
妹妹,那個傢伙其實不錯
有什麼事,妳就忍一忍
如果,無論如何,無論如何
無論如何都忍不了,那就回來吧,妹妹!

小日本

花花爸是在九十年代初跟日本人打交道的。

那时候街上是绝对遇不见一个外国人的。因为买了日本人的机器,几个日本工作人员来到重庆安装调试,这才在抗战胜利后又在陪都见到了日本人。

神奇组装
机器的部件运来了,堆了一个足球场那么大的地方。大家吓得不得了——明年的今天恐怕都还装不好。日本工人不慌不忙,从包里拿出跟《牛津英汉双解词典》差不多厚的16开说明书检视。十分钟后开始指挥组装,所有的零件都有标号,连接处有符号,管道类零件内部都充了氮气两头密封得非常漂亮。一周后组装就完成了,连螺钉都一个不多一个不少。

焊缝和剂量
部分机器是半成品,装好后需要我方自己焊接管道。厂里就聘用技术最好的“第二焊接厂”来完成。事成之后,日本人来看成果,问:“你们这个焊缝,在管道里面是怎么处理的?”二焊的师傅说:“那能怎么处理啊?就是一圈焊疤留在里面。”日本人惊跳起来,说:“这是药品流动的管道,怎么可以不处理?全部锯开!!”之后一个月,一万多个焊接点全部被锯开、重新打磨光滑。最后日方空运来一万多个带过滤装置的接头法兰,并解释道:使用法兰并不是很好的解决方法,所以过滤装置里的过滤网一定要每周清洗一次,这样勉强能达到要求。花花爸说,现在厂里都还按照这个方法执行——每周清洗这一万个过滤网一次。另外,为了保证每瓶针剂药品内粉末剂量精确一致,日本机器的设计是先把粉末溶于水,然后把溶液灌满每只药瓶,再蒸馏瓶内溶液,留下的粉末产品可保证剂量完全精确。这条流水线生产出来的药品,现在仍是市场的高质量品牌产品。说起来是人人都要举大拇指的。

小日本
焊缝的事惹毛了二焊和厂里的技术师傅。有人就悄悄在玻璃上贴上“小日本”三个字。哪知这三个字日本人偏偏看得懂,一怒之下竟然直接告到日本大使馆。使馆又打电话到厂领导处进行严重抗议。厂领导就把问题扔给两位车间主任处理。主任搔头摸耳的寻思了半天,查又查不出主谋,心一横,就跑去对日本人说:“工人们虽然这么干了,但你们不想想,抗战时期你们炸死我们多少人,大家心里还是有气的。你们也别计较了,我看,这事就这么算了。”日本人想了想,很严肃地同意了。

后来,花花爸年轻气盛也给日本人找过茬。在日本人要离开之时,花花爸找了一处观察很久的龙头,对一个平头的日本人说:“你看这个龙头要求是每分钟渗水不能超过2滴,现在却是有5滴之多,超标啦!”平头用表量过以后,看了他一眼,说:“我们会修好的。”就马上又从日本空运了一个元件来,自己拎着元件钻入了不到半米高的管道中,在里面活活折腾了大半天,经过几番测试,达标完成。

事后花花爸对他不好意思一笑,据说心里震动还是挺大的。花花猜测大概是因为第一次发现资本主义国家的百姓为建设资本主义也是很卖力的吧。

勿忘国耻
当然,日本人的臭脾气总是为自己惹一身污名。比如一个生病的日本工人,坚决不肯用中国产的抗生素,连日本设备在中国产的都不行,直到最后,同事到医院药房拿出日本“藤泽”公司的药品给他过目之后,才肯注射。又比如拿工资的时候,日本工人领到的是七千块人民币,厂里的小领导只有二百块,他们看着单子不肯相信,哈哈大笑。涨得小领导满脸通红,又气又羞。连系到近日的圆明园拍卖风波,很多人提到的四个字——勿忘国耻。

花花在想,心里只有仇恨的人是没有资格说“勿忘国耻”这四个字的。我们今天恨日本,明天恨法国,总是在对外的仇恨中纠缠,哪有心思自省?勿忘国耻的意思应该是:
我们自己不努力,所以境遇悲惨,要记住这个因果,多多努力上进才是!

凌汤圆

没想到央视居然在播四川方言剧《凌汤圆》。
岁月如梭,这部剧在重庆首播是在二十年前。花花最记得的是这个情节:

凌汤圆和他老婆一起数钱
老婆说:一五,一十,十五,二十,二五,二五好多呀?欸,汤圆,二五好多呀?
凌汤圆在旁边闭眼说:二五嘛,一十嘛。
老婆说:哦,二五,一十,十五,二十……
凌汤圆睁开眼说:你啷个数回去了哦,我来我来,一五,一十,十五,二十,二五,一十,十五,二十……
老婆叫道:欸欸欸,你也数回去了啥!!
凌汤圆摸着头笑,说:欸,我也数回去了哈。

那时候看着这段情节,全家人一起哈哈大笑。再看到这样的画面,尤能回忆起当时的温馨感受。此剧将川人纯良和务实的本性体现得淋漓尽致。甚至,观察现在重庆涌现出的数量众多的大型私企和辛苦耕耘、步步为营奋斗出来的亿万富翁,也能从《凌汤圆》中窥出一丝川人勤劳智慧,勇于创造财富的商人特质。像剧中“一碗汤圆少卖一个钱,薄利而多销”的民国川商风格,仍是现今川渝商界的主导思想。

只是,时不我与,如今是皇族天下,谁与争锋?剧里有一出:
卖点心杂货的衡老板不满凌汤圆的生意红火,买通管街道的郭街政,掀了凌汤圆的摊子,没收了凌汤圆的所有钱财。凌汤圆圆圆的眼里含着泪水,一身的补疤衣裤,一双烂草鞋踩在满地汤圆的石板路上,这场景让花花不禁感叹:这哪里是凌汤圆啊,这简直就是中国的私企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