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的文革笑话(二)

电灯的故事
知青下乡的时候,农村的惨状触目惊心。
有一次,一个知青带来了一只电灯灯泡,给老乡装上之后大家正热烈讨论着,一个老乡把自己的叶子烟杆(那种很长的烟斗,专门燃烧烟叶的)触到灯泡去点火,半天没点着。他咕哝说:啷个(怎么)看得到有火,就是点不燃呢?
这让花花想起唐代人对于玻璃的憎恨:乘装的东西明明看得见,怎么就摸不着呢?一发狠就把器皿摔掉了。只是生活在二十世纪的中国农民会有这样的反应,感觉不像笑话,更像悲剧吧。

大衣和钵钵
农村里批判林彪和斯大林的时候
村领导:林彪(斯大林)这个狗东西,干了坏事!
大家:啥子坏事?
村领导:你们想想,这个狗东西,连马克思的大衣和钵钵都敢偷!!
大家:耶,大衣好贵哦,这娃连大衣都敢偷,还是马克思的大衣,确实是狗东西!钵钵的话,偷了别个啷个吃饭嘛,确实是狗东西!
村领导(沾沾自喜):是哦,他自己交代的啥,说“继承了马克思的衣钵”啥。

评书水浒
老毛总喜欢引经据典,找个历史故事人物批判来隐射批评身边的人。有一段时间《水浒传》是热门话题,花花爸所在的国营单位为了开展斗争教育,就花钱请来评书先生来为全厂职工讲水浒故事。
这位先生是很有才华的,他在评书中直接把阶级斗争和水浒故事互相融入完美结合。一般是:
先生起头:“话说那林冲离开了野猪林……”,讲的人是口沫横飞,惊堂木敲得啪啪啪直响,下面的听众有的坐在报纸上,有的坐在箩筐上,有的坐在蒲扇上,喝茶的,嗑瓜子的,听得津津有味。正在这时,先生话锋一转,说:“那个砍脑壳的林彪啊,就好比宋江,完全不懂马克思主义理论和阶级形势……”,然后如滔滔江水绵绵不绝,理论一大通。下面听众是睡意盎然,大人细娃都不见了声响。先生理论过瘾了,话锋又一转:“上次说到,宋江想招安……”,顿时会场又生机蓬勃。
想想当时的场面,就会觉得重庆的老百姓真是可爱。

无耻达人
最近很流行“达人”这个词,花花突然想到“无耻达人”这个头衔颁给老毛绝对是公正的。因为花花爸爸列举了老毛的几个著名言论,比如:
大权旁落,我有责任。
奶奶的,这句话够无耻,完全就像“公款没有放在我家给我用,我有责任,我对不起大家”“大家的老婆没有放在我家给我享受,是我的责任,我对不起大家”一样的感觉。
老毛对尼克松说:我就是癞子打伞——无法无天!
这是针对水门事件的一句嘲笑,但是这样的一句话不是从地痞无赖的嘴里出来,着实让人吐血。
所以二十世纪的“无耻达人”这个奖项获奖者是毛-泽-东先生,大家欢迎!

刽子手的顺口溜
重庆的朝天门以前是处决犯人的地方。官衙派来的刽子手举起钢刀时会说这样的一个顺口溜:
眼朝河对门,二世为好人,叫你做生意,你要去抢人。
然后刀下,人头落地。“眼朝河对门”是指犯人跪在江边等候处决的时候,眼睛正好看着江对岸的情况。
花花爸开玩笑说,文革以后刽子手的顺口溜就应该变成:
眼朝河对门,二世为好人,喊你跟党走,你要做好人。
刀下,人头落地。

百年红槽房

高架桥修啊修,红槽房也终于要被彻底铲除了。

花花爸爸说:“红槽房有多老呢?这么讲吧:重庆建市七八百年,红槽房就有四五百年历史。”红槽房是一条古驿道的所在之处,现在还留有一条石板小径就是古驿道的一段。沿着小径一直走一直走,经过铜梁、遂宁,就能走到成都,是重庆入川的要道。几百年来这条古道见证了重庆百姓经历的战乱和改朝换代。风云变换,潮起潮落,行人不见路少时,路见行人几番老。石板上的坑坑洼洼就是几百年来川人和马匹留下的踏印。

花花希望能记住这条路,不仅是因为幼时在石板路上玩耍嬉戏的时光,还因为我是见过百年红槽房的最后一代人。

关于“家电下乡”的思考

最近的明显感觉到社会治安情况的急剧恶化,身边的朋友丢手机的、家里被盗的,防不胜防。从老家农村里反映的情况是:大部分的外出务工亲友都回来了,其中一部分准备暂时留在农村务农或搞点养殖什么的,另外一部分又出去学手艺。老杨伸出手做了个夹钱包的动作,说:“我们村的基本都出去学这个了。”

这听来有点让人不寒而栗。也就是一年前狠批张茵、强制增加社保的时候,大家还搞得热火朝天的,执政者肆意践踏私企毫不留情,完全想不到如今占企业总数99.9%和GDP60%的私企如果面临困境对中国来说是什么涵义。而那些背时的假左派们为了高官厚禄,当时个个火上浇油,如今统统销声匿迹,没人拿得出一个解决方案来收拾这个烂摊子。在这里不得不顺便骂一下假左派,中国的历史经验一而再再而三地反复证明,中国的这些所谓左派基本都是搅屎棍,专事挑拨离间、釜底抽薪之事。怎么会这么蠢呢?!

现在知道烫了,又一拍脑袋搞出个家电下乡。听起来是拉动内需,仔细想想,里面问题很严重。看似优惠给了广大的农民兄弟,但是现在他们手里的钱其实是保命钱,是以前打工攒下的积蓄,要用来度过接下来的萧条寒冬或者再投入致富的资本金。现在用家电的优惠引诱迫使他们使用了这些积累,无异于饮鸠止渴。怎么又这么蠢呢?我们的政府决策者们能不能站在百姓的立场认真的想一想,不要光整些拍脑袋的事?

要花花说,我们政府应该好好向台湾学学发些消费券啊什么的,顺便也给自己增加支持率,不要净是干一些蠢事惹人耻笑和厌恶。

Always

Roger lost,

But

Because you never forget the hero you adore in your golden ages. Every generation has its own heroes and mine is:
ROGER FEDER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