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要问

如果要问为什么Roger能够在世界男子排名第一上囤居4年零4个月又26天无人能撼动,请看下面的一球:
Robin Soderling VS Roger Federer in Wimbledon 2008
Soderling先发出一记斜线球,此时Roger正在场地另一侧

Roger狂飙过来,在奔跑中顺起球拍轻轻一削,球飞出场外再砸回对方后场底线

奔跑中回球都能如此精妙、精准,以至于球着地了Soderling同学还没有反应过来
观众报以热烈的掌声,解说总结:为什么叫他天王,这就是原因。

那妖媚一笑

记得那本鼎鼎大名的《新概念3》里有一篇文章说道:
It has been said that everyone lives by selling something.
用花花的话讲就是,人在江湖总是身不由己,卖艺或卖身,常常不随己所愿。所以见人卖得欢的,也不必嘲笑鄙视,想想自己又何尝不是呢?
那天当花花屁颠屁颠晃过去发现大明星萧亚轩就坐在七拐八弯的铁栅栏迷宫那头的凳子上签售,就预感到一桩卖艺或者卖身的交易将要发生,于是继续屁颠屁颠地晃到有警察的地方探头探脑:
三十块一张入场券,送一张CD加上主席台领奖,哦不,签名。
花花一拍脑袋,叶先生家不是有小鬼是粉丝嘛,见面礼有了哦。
花花跟着人群在铁栅栏迷宫里挪动,别的没有,唯一难受的是近处一帮小粉丝时不时抽风的鬼嚎,无聊之中胡思乱想开了,把台上的美人想像成老毛,台下的傻瓜想像成红卫兵,背景音乐的摇滚劲歌当作《北京的金山上》,不禁呵呵诡笑。签好名,花花心满意足地捧着宝贝准备开溜,一旁的保镖也作好了要踹我下台的动作,突然美人抬起头来,妩媚而端庄地微微一笑……花花咽了下口水……脑中跳出一堆诗句:“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媚眼含羞合,丹唇逐笑开”、“脸若银盘,眼似水杏,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总算明白柳永是怎么混出来的了。好一个美人儿啊!不管粉多厚、眼线多浓,花花终于拜倒在现代科技无敌的化妆术下。
不过当花花再仔细看的时候,发现了一些深层的端倪:眼圈在蜜色的粉底掩盖下暗暗透着青色,笑容有点僵硬像要抽筋,眼神涣散飘忽朦胧,显然处于睡眠不足和疲倦状态。花花轻叹,想起人于世间种种不易,领略到这妖媚的一笑,心里也算宽慰了。

里程碑

在花花和叶先生九牛二虎的努力之后
叶和花终于超英赶美衔接上了国际轨道
中天东森TVBSCNNBBC尽在掌握……的遥控器之中了
仿若八十年代凤凰卫视给国人的那惊鸿一瞥
叶和花立即给卷入了二百多个频道的漩涡之中不能自拔

最令花花感动得泪花闪闪的是数不清的体育频道
直播重播插播的网球赛事
奶牛费费的大嘴细腿在屏幕上数小时的晃来晃去
回忆起月初罗兰加洛斯被CCAV奥运频道折腾的那些日子,那些被半途掐掉的比赛
花花不禁泪如泉涌
从此以后花花摆脱了三座大山,进入了当家作主的崭新时代

枝繁叶茂的媒体电视网有点像Babel
破除交流障碍,实现文化间沟通,开放信息平台走向真理的塔
而分享信息的过程中会发生很多有趣的事情
比如台湾有算命分析星座八卦生辰看风水的栏目,认真的总结夫妻不合、父母长寿的命理原因。又比如新闻说某地发生了一起谋杀案,有人去报案说受害者托梦给自己,凶手是谁作案地点在哪里。然后,警察居然按照这条线索展开调查,新闻也一本正经的报道这件事。花花眼里不可思议没法想像不能接受的事,统统都在发生之中。
到底,我们离真理有多近呢?
很难讲哦。

美女主播甜甜的脸蛋占住屏幕左边
右边下方显示文字:酒后失言,早生狗子;宴后失态,跳脱衣舞
右边上方显示文字:黄XX大陆开会,搂女喝花酒,不明人士针孔偷拍
然后播放了一段秘密摄影,旁白说某黄姓台湾政府官员利用到大陆开会之机,带着一大陆籍女子进KTV和酒店饮酒作乐,其间姿态暧昧。
最后,主播用软软的台湾腔毫不留情地说:该官员乱花纳税人的钱,不为百姓办事,却花天酒地,不禁想让人质问政府:百姓税赋沉重,政府把钱到底用在何处了?
然后播出部门主管接受媒体采访时一脸菜色,急迫地表示要加紧追查此事。
花花意识到,为人民服务的清水衙门只会出现在媒体自由之后吧。

初识媒体自由,很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仿佛海峡不是海峡,而是另一个世界的门槛。
今天,是推开大门的重要里程碑
特此,平地,打桩,立碑,以兹纪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