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宇的诗

甜蜜的复仇
把你的影子加点盐
腌起来
风乾
老的时后
下酒

南瓜载我来的(片段)
十二點鐘聲最後一聲,
他眼裏的輝煌舉薦由興奮的最高處跌落的聲音:
「12點了,根據童話」他說「你該走了。」
「當然,」我說,驚慌,力求鎮定:「我應該逃走,然後遺失我的鞋」
「隨便你,老實說,那對我並沒有什麽分別。」
「不,根據童話,你應該愛上我的鞋,終于找到我,然後我們過著快樂的生活。」
「不,我改變主意了-我疲倦了。」
「對我?」
「對童話。」

花花的故事(十四)

男人都是孩子
男人都是孩子。就算是费德勒,以温文优雅、稳重冷静著称的网坛天王,在温网中心球场夺下五连冠的时候,竟然坐在地上哭得像个孩子一样。虽然之后迅速的恢复优雅的风度准备接受公爵的颁奖,却手忙脚乱的穿反了耐克专门为他设计的、皇冠加冕时衬印Wimbledon草地和金杯的、代表他江湖地位的纯白法兰绒运动西裤,并且一路的遮遮掩掩。花花相信,拿到冠军的他将会越发的自信自动升级为“战神”之类的,花花却更喜欢经过艰苦磨难之后拿到冠军跌坐在地痛哭失声的天王。在这一刻,全世界都看到了男人其实内心都是孩子,没有神,都是人。

鸟巢的无耻
奥运的鸟巢操场的德国承建商倒闭了。新闻发布会说:经过我们的努力并不、决不、死不、受影响,继续坚决、坚定、坚持建设工程,要节俭办奥运。
花花撇撇嘴。我这种穷人每年要上缴1200元的个税为了办奥运同时忍受猪肉菜油黄瓜涨价、限制入京、挪用奥运拨款包养情妇数额到打破奥运记录被揭发枪毙的新闻等等并发症,这都忍了。全江湖的人谁不知道奥运工程的钱是最好赚——无预算嘛!还有脸公然出来说“节俭办奥运”?这不是做了婊子还要立牌坊吗,请问?

通胀的副作用
说到通胀,花花的想法是这样的:为了缓解通胀带来的社会不稳定国家会一边提高税赋觊觎富人的油水转移支付给穷人一边惩办贪官像社保、医疗方面的贪污犯证明自己对穷人很好只是有几颗老鼠屎。所以如果像良宇等同志惨遭不测,那真相其实是:良宇同志是死于通货膨胀的。不晓得这算不算为经济学研究作出了巨大贡献。

郑筱萸坐庄的时候
在他新官上任的时候,曾经发布过一个命令:所有的药品批文必须重新复核一遍。
于是大大小小的制药商都抱着一捆一捆的钞票活动开了
据说一般的小厂至少也要缴掉十几万才能摆平这个新官的三把火
正在如火如荼之中,郑筱萸居然倒了
那么这些审过的和那些没审的批文最终会怎么样呢?
鬼知道
花花只知道,可怜的制药商们又被耍了一道
在中国做生意,防政府甚于防贼,切记,切记。

共产主义高级阶段
马克思说过:资本主义生产过程价值增殖的过程和资本财富积累的全部基础,就是建立在剥削雇佣工人剩余价值之上的。花花觉得很有道理。
但是,马克思说这个还不算什么:要能一遍一遍的剥,不论农工商学兵,不论贫富贵贱,上帝面前一律平等,你剥光,我剥光,田剥光,才叫厉害。所以共产主义是比资本主义更高级的阶段,更厉害嘛,懂了吧?

记协的朋友,请你们吃包子

正说到纸箱子做的包子是如何以假乱真,甚至流传到日本开了中国技术出口贸易的先河。就听《新闻联播》罗京一脸正气的说这则虚假新闻是如何损害了国家和政府的信誉,上纲上线到把马克思主义都搬出来了。花花从来不知道马克思他老人家当过记者呢,居然对媒体行业也有研究和指导。这件事的第一个命题就是:是不是信奉马克思主义的政府就必须要求所有国民和组织都必须信奉同样的主义?如同一个基督教为主的国家必须人人都是基督徒,不能有天主教、佛教什么的吗?如果答案是否定,那么花花觉得你凭什么要求媒体做事必须依照马克思的理论呢?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凭什么?人家爱谁谁,干卿底事。

就像常犯错被骂到灰头土脸的小媳妇终于遇到了一次翻身的机会,咱们政府这次可是扬眉吐气了:好不容易被冤枉一回哦。所以大义凛然的把北京郊区电视台的几个无名小记者“刑事拘留”了,把人家电视台从台长到行政主任整得像乌龟统统出来低头认错,顺便抛出了“舆论导向比新闻真实性重要”的说法。小媳妇你有没有想过哦:这件事究其根本反映的是中国的食品安全的问题,而你却想用利用这件事来否定整个新闻行业的根基,这不是在大家面前耍流氓吗?媒体与政府那就是婆婆和媳妇,婆婆挑毛病媳妇小心应付着。反手倒打一耙,这个媳妇就真是太厉害了。舆论导向居然比真实性更重要?当花花是傻子啊。

而这件事的第三个命题就是:目前中国的食品安全是不是问题很大?记协的朋友们,你们觉得呢?如果不是,那花花请你们吃包子,每天,一人一个,敢么?正是政府监管不力,食品安全没有保证,才让受众在短期内接受并完全相信这样的新闻。实际上中国出口的食品,在国外因为食品安全问题名誉并不好。出台法律规范势在必行。美国一百年前就出台了食品安全方面的法规,逐渐规范起来。所以目光的焦点是在食品安全监管上,而非“假新闻”。

说到“假新闻”,曾经有家美国媒体报道说某个电影明星死了,被该明星告到法庭,结果媒体胜诉。为了保护言论自由,美国的法律是向媒体倾斜的,有的“假新闻”甚至不犯法。制造假新闻的媒体如果被揭发,那是伤害自己的信誉;假新闻的当事人要告状要声讨,也还轮不到政府来吆三喝四的。这次的“包子事件”,带来的是对北京市各个包子摊贩的大力的卫生检查,保证了百姓吃包子的安全,这是大大的好事。我们应该给这个台长和记者发大红花、赠万民伞、送红匾(匾上书:三个代表伟大实践),并接受代表我们三个的人的亲切接见,最后把台长和记者调到中央电视台去当台长和记者,让那帮白吃干饭的家伙好好学习学习,新官上任之前还要把他们送到北戴河去度个假,再到中南海避个暑,这才能聊表我们老百姓的感激之情。

[摘录]南浦大桥早上不是堵车

王建硕

每天早上开车通过南浦大桥,要从杨高南路的转盘的引桥开始,到汇入龙阳路,直到进入南浦大桥得主桥面。这一路大约2公里,在过去的三年里面的每一个早上,几乎都是以10公里每小时的速度挪动。

这两天自己做了个简单的计算,得出结论,这不叫堵车。这个大桥就是这么设计的。

在主桥面上,有三根车道。而在浦东方向汇入主桥面的,有10根车道。分别是如下:

直走的,是三根龙阳路的车道(A)。从杨高南路南向北方向汇入一根车道(B)(实际早上一直是一条用作两条),从杨高南路北向南方向有两根车道(C)。C先和B汇成两条,再汇成一条,并且和A并入形成最后的三条。

之后,在前进不到一公里的主桥面上,从浦东南路北向南过来的两条车道先并成一条,浦东南路南向北方向的两条车道,也先并成一条,两条车道经过一个夸张的空中U字弯,在进入主桥面前再汇成一条车道(已经是4并一了)。

这时龙阳路上来的三条车道先并成两条,再和浦东南路过来的一条,一起成为南浦大桥桥面的三条车道。也就是说,来自龙阳路,浦东南路,杨高南路三条大道的10条车道,在主桥面变成3条车道。

再看一下主桥面的限速 – 60公里每小时。而在浦西方向的三个圈上面的限速是40公里每小时(当然,这个没有人遵守过)。我们以在主桥上面的60公里每小时的标准速度(多数时间还达不到)来计算,进来的10条车道的平均速度应该是 60*3/10 = 18公里每小时。再加上车辆汇聚时候的双发减速(这导致了南浦大桥上的车距明显过大,导致道路利用更加不足),在10条车道的速度,显然正常情况下还达不到18公里每小时。

很早就注意到南浦桥面根本不堵,就是堵在引桥上。设计的人真是个SB!

[摘录] 不要听用户的

对牛乱弹琴

苹果的乔布斯相信,用户的需求不是他自己发现的,而是你替他发现的。在iPod出来之前,没人知道自己需要一个iPod。

跟着用户的抱怨跑,死了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用户,因为他是用户,抱怨是他的权利。世上没有完美的事物,所以不可能没有抱怨。

有人开发个产品,处处听用户的,惟恐得罪了用户,惟恐做出来用户不喜欢,所以每增加一个特性,都要问问用户,网站改改版,也要做用户调查。如果用户都成了你的产品经理,还要你做什么?如果你不能比用户更深刻地理解你的产品,还要你做什么?

一件有创造性的工作,在很大程度上不是满足用户已有的需求,而是创造尚不存在的需求。你怎么可能指望用户对自己尚未意识到的需求,提供有价值的看法呢?

花花的故事(十三)

我的梦想
我是牛仔,折边帽,格子衬衫,牛仔裤和靴子,还有两条小辫子。到美国AIA租一辆房车,带着爸妈沿着西部的公路一直开,遇到麦当劳就进去买杯奶昔,一边喝着一边听着乡村音乐一边开车。

我在西湖边建一幢小房子,临水面山,房前一片小院子,连着西湖岸边。院子里一定要有一棵美丽的大树,可以在树下喝茶、看书和吃火锅。

我办一所夏令营学校,绿树、野花、山石、小溪,然后让很多很多小孩子来玩:爬山、捉鱼、游泳、聚会……最重要的,是学校里面有很多很多自由自在走来走去的动物:和小狗一起在教室上课,和狐狸一起打扑克,和熊一起看露天电影,和袋鼠一起跳远,和羚羊一起奔跑,和长颈鹿一起坐在草坪上。(不过,现在还不够完善,因为还没有解决弱肉强食的问题,如果有想法可以告诉我哦)

我带着一张有很多很多钱的visa卡到世界各地流浪,遇到好心的夫妻让我住一晚还提供晚餐,然后他们遇到了资金困难,我留下一笔钱和表露我富豪身份的暗示悄悄的走掉,镜头切到他们感动得抱头痛哭。然后下一次是帮一个贫困的书生和他的恋人私奔,再下一次是给将退休的贫困拳击手买了一块牛排并帮他退休后重新建立生活,再下一次……当然,每次都留下点暗示,嗯,这样才算是在江湖上混出点名号。(不过,用什么暗示我还没有想好,玫瑰啊飞镖啊都太普通,如果有想法可以告诉我哦)

我在樱花铺满地的时候,在日本的一间神社里面泡温泉。这间神社在半山腰上,有桔红的枫叶和粉红的樱花飘下来(好像不大可能实现哦),暮鼓晨钟从远处传来,远远的能看到暖暖的太阳和冷冷的富士山。小酌一杯清酒,再吃下两块寿司,舒服的叹口气:舒服啊。

费德勒在法网拿到冠军奖杯,然后送给我一千只签名的网球,最好上面还粘着红色的土。我卖掉了九百九十九只,每只5000块,把这笔钱在他家网球场旁边建一幢房子,常常可以看免费球赛,或者看不到的比赛,比如纳达尔打莎拉波娃啊、费德勒打老虎伍兹啊、罗迪克打布莱恩兄弟啊什么的。当然,他家有很多奶牛,可以跟他买新鲜的牛奶喝。不晓得他做不做这个生意。

滴滴-滴滴-滴滴-滴滴
迷迷糊糊地从床上爬起来,恍恍惚惚地刷着牙。
有时候人不得不屈服于现实,但梦想是不会被剥夺的。
我梦故我在。
开心的哼着歌,我今天的梦想是
蒸一尾美味的鱼,Action!

马脸的面具
上次看到一副很经典的画面:
在勾结税务局的会计事务所的办公室里
一个熊猫眼马脸的会计正在和受理人员说话
背后走过来另一个会计
她俩相识
熊猫会计转头看了一眼,认出是熟识的人
就转回头来,朝背后非常热情欢快的说:侬来啦,@#¥%……
那感觉真是背井逢知己,他乡遇故知
但是她的脸上,却是冷冰冰的没有一点欣喜的表情
呵呵,她是不小心让我看到卸下面具的脸了。

年代的歌
花花是不太懂音乐的人,不过花花坚持认为,音乐魅力之一就是能记忆时光。当某段音乐被打上故事的标签,感受就被封存于其中,真实得犹如昨日重现。我用歌来代表年代:

1986年:崔健的《一无所有》。有人刚刚富起来,剩下的人开心内心骚动。绝大多数的贫困帅哥开始感受到财富和社会地位对爱情的影响,意识到我们原来属于“一无所有”的那种,想积累财富的愿望开始燃烧。市场渐渐给私营经济大开大门,资本主义开始萌芽。

我曾经问个不休你何时跟我走
可你却总是笑我一无所有
我要给你我的追求还有我的自由
可你却总是笑我一无所有
噢……你何时跟我走

脚下的地在走身边的水在流
可你却总是笑我一无所有
为何你总笑个没够为何我总要追求
难道在你面前我永远是一无所有

告诉你我等了很久告诉你我最后的要求
我要抓起你的双手你这就跟我走
这时你的手在颤抖这时你的泪在流
莫非你是正在告诉我你爱我一无所有

噢……你这就跟我走

1991年:郑智化的《年轻时代》。港台文化大举正式入侵大陆的年代,或者说,是文化逐渐开始开放的年代。七八十年代的邓丽君还只是偷偷摸摸的录音带,而这一年,卫视中文台直接面对大陆观众,大家才晓得外面的世界很精彩。郭富城的“边分”刘海海报贴在理发店里面;穿喇叭裤已经过时了,因为港台不流行了;琼瑶和金庸的电视剧霸占着屏幕,各种综艺开始出现。经济发展逐渐带来文化繁荣,一个新兴的市场经济国家正走向他的年轻时代。

喜欢上人家就死缠着不放
那是十七八岁才做的事
衬衫的钮扣要故意开几个
露一点胸膛才叫男子汉

总以为自己已经长大
抽烟的样子要故作潇洒
总以为地球就踩在脚下
年纪轻轻要浪迹天涯

哦年轻时代年轻时代
有一点天真有一点困
年轻时代年轻时代
有一点疯狂有一点帅

蓝色牛仔裤要割几个破洞
一年365天卡味那件(领)
口袋里没钱名堂倒是很多
爸妈念个几句啊就嫌啰嗦
总以为自己已经长大
受伤的时候不需要回家
总以为地球就踩在脚下
年纪轻轻讲我咔呒惊

所有欢笑泪水就是渡过
那一段日子我永远记得
或许现在的我己经改变很多
至少我从没改变那个作梦的我
哦年经时代年经时代
有一点执着有点无奈
年经时代年经时代
有一点甜蜜有点悲哀

1998年:张信哲的《两个小孩子》。电脑和网络带来的风暴席卷全球,大家都在屏幕前感受新的生活方式。信息把生活变得五彩缤纷。全球化脚步加快。

(女声):喂,请问…你是完治?
(男声):你,你是丽香?
(女声);呃…你好…
(男声):hi!你真的打来了.
(女声):我收到你的e-mail了.

我没有期待
却充满意外
你笑的方式
突然间我的心像个孩子
你陷入沈思
我幻想开始
寂寞的城市
交换着对抗单身的方式
a-ha oh-ya
a-ha oh-baby
a-ha say yes
但笑不出来的是
住太大的房子
思念却靠萤幕维持
突然好想放弃我所有自制
开车出去兜风听你说心事
努力忘掉一切理所当然的事
别让浪漫从这城市消失
突然好想回到古老的价值
一见钟情从此就山盟海誓
爱一个人其实那么简单的事
今晚世界多了两个小孩子

2007年:王菲的《单行道》。这首歌更适合站在十字路口听,或许应该叫《人行道》更有感觉。因为一群人一起快步走过斑马线的时候,真的很像一群跳蚤。这是描述中产阶级的工作和生活的歌曲,他们成为经济主体很重要的角色,资本主义社会纺锤型结构开始形成,附带的小资、宗教、堕落等气息也随之而来。

一路上有人坐在地铁张望擦身而过的广告
有人怕错过每段躲不过的新闻报导
一路上有人能白头到老有人失去青春少年
有人在回忆中微笑也有人为了明天而烦恼
一路上有人付出虔诚为不认识的陌生人祈祷
有人过了一辈子只为一家几口每天都吃饱
一路上与一些人拥抱一边想与一些人绝交
有人背影不断澎涨而有些情境不断缩小
春眠不觉晓庸人偏自扰
走破单行道花落知多少
跑不掉
每个人都是单行道上的跳蚤
每个人皈依自己的宗教
每个人都在单行道上寻找
没有人相信其实不用找

一路上有人太早看透生命的线条命运的玄妙
有人太晚觉悟冥冥中该来则来无处可逃
一路上有人盼望缘份却不相信缘份的必要
一路上那青春小鸟掉下长不回的羽毛

温网的第十日
温网的第十个比赛日注定上演十面埋伏。雨不停下啊下的,四天前就该结束的比赛昨天才完成,于是今天会很有趣:ATP世界排名前20的种子选手们,有一大半今天会同时出来比赛,这真是规模宏大、前所未有。花花恐怖分子想:如果今晚8点在Wimbledon网球中心扔下一枚炸弹,世界男子网球就全完啦。

日本的《三国演义》
最近看了很多日剧,除了学会几句“欧海优”之外,才惊觉自己真是对日本一点都不了解:日本的历史事件、地理行政区域、经济产业政治和军事情况、人口和文化等等——一无所知。我就不知道愤青们对这个民族的爱恨根基为何?不深入了解就固执的坚持于这种极端的态度,那只有一种答案可以解释:这些爱恨都是被刻意煽动后产生,是政治工具。

历史之中,地少民寡的小国往往依附于临近的大国。但是日本这个小小的岛国居然把临近的大国玩弄于股掌之间,而且过得有滋有味,怎能不让我们好好向他学习一番呢?

最近就了解了这样一段历史:在中国明朝的时候,日本上演了一场自己的《三国演义》,诸侯争霸之后,才进入了漫长的德川幕府时期。日本的诸侯叫做“大名”。当时有很多大名分裂割据,其中规模比较大的有:织田信长,武田信玄、德川家康等等。

其中,织田信长是活跃于日本安桃山时代的战国大名,他蔑视传统佛法礼教,立志以武力统一天下。他统一尾张、在桶狭间以少胜多灭了大名今川义元、布武天下收了稻叶三城等地,攻破大名浅井长政等等。之后,甲菲的武田信玄、越后的上杉、足利义昭、西国的毛利、加上浅井、朝仓和三好家,联合起来对信长形成包围网,而信长和德川家康联合起来,准备大战一场,不料主将武田信玄突然病殁,于是对手逐渐瓦解,被个个击破。在他死之前,能够和织田家对抗的大名已经不多。在织田信长42岁的时候,他被自己的妻舅明智光秀重兵围困于本能寺,自焚而亡。桶狭间会战,是信长扬名天下的一场重要战役。在面对敌我悬殊的巨大压力时,他跳起了殉死舞,唱道∶

人间五十年,与天相比,不过渺小一物
看世事,梦幻似水
任人生一度,入灭随即当前
此即为菩提之种,懊恼之情,满怀于心胸
汝此刻即上京都,若见敦盛卿之首级…

然后织田信长率领亲信数百人,杀出城去,突然出现在桶狭间,令今川军阵脚大乱。桶狭间是个低洼地,加上当时正在下雨,今川军正好是顶风作战,织田军完全是顺势而下,今川军完全处于劣势。战斗中,织田信长的侍卫毛利新助等人围攻今川义元,终于砍下了这个准备坐着轿子的“东海道第一武将”的脑袋。

织田信长有一个非常有名的家臣,就是羽柴秀吉。一开始,他只是一个给信长提拖鞋的人,因身材长相被戏称为“猴子”。这个人,数次为信长出谋划策、屡出奇计,也多次救信长于危难之间,可谓战功赫赫。所以当信长在叛乱中死去之后,秀吉通过计谋杀了明智光秀,扫平了其他信长的家臣,得到了信长的成果,成了日本的“关白”,又想方设法使日渐强大的德川家康臣服,几乎完成了日本的统一大业。

而羽柴秀吉的家臣里面,有一个叫山内一丰的,他是个憨厚的武将,因为娶了一个智慧与美貌并重的妻子千代,从一个贫困的武士最后成为一城一国之主。我看的这部电视剧就是讲这个故事的:这夫妻两个在这些政治斗争和变革之中如何不断的往上爬。一丰这个人单纯善良,完全不懂谋略,一心想着在打仗厮杀中夺得功名——获封土地。千代是若宫喜助友兴的女儿,自小学习礼仪﹑裁缝等女儿活,儿时就表现十分出众。据说她与一丰是一见钟情—一丰迷恋着她,竟然当场提亲,而千代也为一丰的人品所吸引,于是,两情相悦,遂结为夫妇。从此后同舟共济,从一个50石的小家臣变成600,000石的大名。其中有一幕,是在秀吉当上关白之后,因为继承人的问题而家臣内斗的时候,一丰觉得已经没有什么仗可以打了,非常沮丧,千代跟他说了一句话:相公,以后的功名不是在刀枪之中,而是在揣度事态人心之中。山内说:我不会。千代坚决的说:那就要学会。可以看到,千代对于丈夫的指导和鼓励。而这对夫妇最后也成为受人供奉和敬仰的历史人物。

花花认为,如果我们够气量、够眼光、够智慧,应该对日本多多的去了解、去学习:他可是一个在我们门口如此强大的小国,一个与我们文化如此接近的富国、一个与我们贸易交往如此频繁的竞争对手和战略伙伴、一个在外交上与我们相知甚深又斗智斗勇老冤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