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谐之旅

“祥云”名字挺好听,设计得也不赖,但破坏美感的是传递火炬都要说成“和谐之旅”。好家伙,看来是向国际推销“和谐”的大好机会。我敢打赌,明年奥运会一定会与“和谐”联系紧密。大家在和谐的鸟巢中,看着一群和谐的运动员,跳着和谐的水,跑着和谐的步,露出和谐的肌肉……

儒林外史(续回)

序言:虽然知道自己老了,但能跟一群有激情的青年男女一起谈天说地,花花还是觉得非常荣幸的。毕竟,青春无敌啊,能沾沾光也不错。

话说那日,美女花花与学弟学妹巧遇,聊起近日大学之科举。众人忽七嘴八舌,大发议论,尽诉研究生考试之趣事轶闻,闻之,好气好笑之余,乃心有戚戚焉。

第五十七回 数学系试卷发神痴 头名生复试遭横事
本系本科生考本系研究生,乃常事一桩,一来可证明本系本科生之优秀,二来可表现研究生部之魅力,优生自用,两全其美。未料,数学系的试卷考毕,考分头名竟然都没有上国家线,系上又无调分权,于是乎,参加殿试本系之志愿生者,门外叹而望;他校之非志愿生者,纷纷调剂于此。该试卷交由南大数学系才子观之,乃叹:吾等及格,难矣。想是出题之人,百无聊赖,大发神痴之故。枉众本系本科生努力一番,将心向明月,无奈照沟渠。

此为一也,二者,话说该系老师,想此子为头名,又是本系本科生,必能破格录取,尚未问讯一声便发下复试通知,不料副校长婉拒签字,料是不想受关系户等腹诽之言所伤,录取是否,复试前夕乃不能决。于是一优异学生之前途大事,于阴差阳错间徘徊反侧,此等悬心忐忑之情难以尽述。幸该子生性乐观,心理健康,于诺大压力之下能笑而谈之,常言道:好事多磨,望老天眷之。

第五十八回 各书生细数考场笑话 众考生笑谈考试经验
据传,支那之科举制度压力甚大,乃致众考生都知晓一经典笑话:考研报名人数如果是贰百万之众,到寒假前尚能坚持者大约余壹百伍拾万,到能入考室之门者壹百万不足,英语考,又减半,数学考完再减半,待到政治收卷之时,之余贰拾万不足。招生量约为拾八、九万,是故有曰:能坐到最后的,其实竞争已舒缓多多。师弟乃曰:吾等考场经历一番,所见奇闻轶事甚多。如,考卷之上作诗作画者,求批阅之人怜悯则个;相传有一子乃于卷末写:“老师,我是第五次考研了,帮帮忙啊”;兼有考试迟到不能入场缀泣抑或迟迟到场慌乱者;最诡异者,乃一生,早上没去考试,下午却到场了,监考师视之如见鬼。考场上亦趣闻不少,该师弟乃数学系之应试生,数学科考在一大阶梯教室,与一考人文的科系考生共用考室,中间为界,左右各居之。只见左方者拼命算拼命算,稿纸供不应求;右方者拼命写拼命写,不能容卷子之空白。

招生之事,也有异数。如山东某某学院,名不见经传,竟大量有考上清华北大之研究生,乃应试之下形成之怪胎。是故众生虽本科优良,考研亦压力极大。

吾最不明之事,乃儒林难混,混出来名声却不好,是故当世之时,师之德败于金,师之趣败于抄,师之雅败于欲,师之乐败于制,为学者之尊严何在?子之学绝于试,子之阅绝于俗,子之兴绝于堂,子之礼绝于师,为学子之前途何往?故,留诗一首,以警世人:

人生南北多歧路。将相神仙,也要凡人做。
百代兴亡朝复暮,江风吹倒前朝树。
功名富贵无凭据。费尽心情,总把流光误。
浊酒三杯沉醉去,水流花谢知何处。

幸福一直都在

王润兴
醇香爽口是盐件儿
浓油赤酱是东坡肉
碎玉幽香是八宝豆腐
香鲜粉嫩是乾隆鱼头
清新浓郁是桂花栗子羹
润舌香口,是兴旺故

虎跑
一片青翠竹林环绕
中间立着李叔同的舍利塔
我躺在塔前的石板供桌上
你为什么要作和尚呢?
想不通什么吗?
还是想通了什么?
你有所爱的人吗?
你喜欢自己的人生吗?
清风袭来,竹叶满目,莺鸟声声,我轻轻笑着,答案原来是这样,妙,妙,妙。

花港观人
有带红帽子、黑帽子、黄帽子的旅行团
一部分在逗孔雀,前一拨人刚刚开屏好走了,孔雀好累哦;
一部分在喂鱼,前一拨人刚刚把面包饼干瓜子壳扔完走了,鱼儿肥肥游啊游不动;
一部分人在拍照,前一拨人刚刚摆好造型,啪的一拍,相片上都是陌生人,我的老婆在哪里?
一部分人堵在路上动弹不得,前一拨人刚刚堵死,右边说:让我出去让我出去;左边说:让我进去让我进去;
雨点轰然砸下来,我撑起伞,继续观,落汤鸡的形成过程。

蒋宅
一桩清代古宅院,正对西湖。
两棵参天橡树立于院子两边,是小院的顶棚。树下一条石头长凳,可以小睡。
三步台阶连着小院和露台。
坐在露台上,脚垂下来轻放在西湖的水面上,扔下一小块蛋糕,数百条鱼突然有了生活重心。研究发现,原来鲤鱼会跳龙门是因为嘴里咬着东西被兄弟们追杀,如同狗急跳墙一样的。任我行的地牢是在这附近吗?不晓得金庸先生知道否。一只白肚皮灰翅膀的大鸟从远山的画里飞出来,在头上盘旋。
宁静。
这是旅行团不会在意的小角落,泡上一杯茶,心静就会理性,思绪变得舒心而有效率。

苏堤
懒懒的,慢慢的,走走停停在苏堤上。
雨后的苏堤,是出浴的美女,绿得嫩,绿得媚,绿得亮,绿得香。远山如眉,不画而黛;桃花如唇,不点而朱。柳枝垂碰到水面上,风一吹,柳枝就在水面作画,想是前世的画家都变成了今生苏堤的杨柳。远望雷峰塔,想起西湖边的爱情故事,真是浪漫的极致。追着一只小松鼠跑,它走松树高架,我走杨柳堤岸,它跑不过我,就窜下树来,眨眼就了无踪迹。阳光渐渐透出来,不禁诗兴大发,先念了唐诗五百首,又唱了宋词五百首,终于明白这为什么是苏东坡的地盘。

柳浪闻莺
我喝了口茶,刚抬起头,看见桃花瓣随风飘过来,在空中轻盈的舞动,我轻轻笑着。
一阵风袭来,卷着一堆梧桐籽斜斜的砸向坐在对面的朋友,然后风向又突然改变,梧桐籽像撞到墙壁一样的转九十度弹开去,我轻轻的笑了笑。
似有似无的花香飘来,不知是哪里莫名的小花,我边想边笑。
阳光洒在玻璃的茶桌上,幕布电影上演,像一个妖女威胁我,我呵呵地笑。
朋友们一起有的没的天南地北的聊,开怀时我哈哈大笑。
拜托,让我一次笑完好吧?这样很累啊。
现在,坐在办公桌前,想起那个美好的下午,心里又泛起淡淡的笑意,呵呵……

幸福一直都在,只是忙碌让我忘了品尝。

七桃人的目屎

黑暗的江湖生活 呼人心惊惶
少年彼时满腹的热情 渐渐会消失
七桃人的运命 永远未快活
目屎啊 目屎啊 为何流未离
有路无厝 茫茫前程 暗淡的人生

无情的现实人生 呼人心头冷
江湖兄弟刀枪来做路 赌命过日子
气魄来论英雄 冤冤来相报
目屎啊 目屎啊 罪恶洗未清
改头换面 重新做人 好好过一生

偶然在电视里听到这首歌,大大的惊叹了一番:可爱不仅仅是温馨的、高雅的,也可以是俗气的、土鳖的,闽南语的歌曲,真是活生生的典范。郑智化的歌,网上查了下,名字好多,《七桃人的命运》《七桃人的目屎》《日月人的目屎》,不知道究竟是什么。

[转载]王小波十年

连岳的第八大洲

衡量一个人的价值,得看他经不经得起折腾。我喜欢并且知道王小波的价值,所以我对那些折腾他的事情,一点也不着急。版权所有人把他的书越出越滥,差错越来越多;那些私密性质的情书也拿出来卖了钱(这是唯一一本我拒绝看的王小波作品);而这个真正意义上的自由主义者,却有一群自称为“走狗”的人趴着维护他的名声;更滑稽的是,在他死去的第十年,得到遗孀李银河赞许的活动之一是组织崇拜者到云南“重走小波路”——好一个革命圣地之旅。

换成任何人,观众都逆反心理大作。别说凡夫,拿王小波之前影响了中国年轻人的另一王——王朔——来说吧,他在四十岁之前,仅凭匹夫之力就掀翻了庙堂之上的冷猪肉,让原本团结紧张严肃认真的观众有了嘲笑的武器。他修炼十年,以物理学家、哲学家、佛学家兼军队大院形象代言人的身分重装上阵之时,等待他的人群却异口同声地高呼:装什么呀,耍一耍流氓吧——当听众都变成王朔分身之后,本尊反而找不着北了。那就说说吸毒的事吧?这也不过就一天的点击率,王老的生产力还不如新浪社会新闻的一个小编辑,接下来,就剩和徐静蕾床上那点事了,王老接着来?

以王朔式的欢笑处死王朔,王朔死得其所。

以王小波的方式,却谋杀不了王小波。此王的破坏力与彼王一样大,甚至更大,但是他还有余力安置激情:那就是一个人的快乐,从性到知识,都取决于你自己,它们储藏在你身上,你只需要借那些智力之光将它们一一点燃。理科生、逻辑、数学、小说写作、罗素,这些王小波关键词像几只刚出生的小狗一样温暖可人。在智力上超越别人成为王小波追求的快乐,它有科学依据,还符合竞赛精神。从战斗的角度看,这是一种没有后座力的杀伤性武器,从生活的角度看,它容易让你过上沉稳安静不怕寂寞的日子。这种快乐与康德在哥尼斯堡的自得其乐同出一脉,无论多么土的纪念方式,多么夸张的善搞恶搞,它都是不怕的。

佛头著粪,释迦牟尼就灭了吗?佛头可以著粪,释氏才得以不灭。

以王小波式的欢笑延续王小波,王小波死得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