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悟

突然有四点感悟:

1.中国人,或者说东方人,实在是太浪费生命了。他们一生都是在为别人而活,为亲朋好友,更多为子孙后代。现在的爸妈们,所有的空闲都陪在孩子的补习班兴趣班里,每一代都努力和向往着把自己的小孩培养得出人头地,而自己的人生干着寥寥可数的事。教育固然重要,但孩子的人生跟我们的人生是各自独立的,很多东西毕竟是要分离的,很多东西也只能顺其自然。就算,儿孙辉煌了,从来豪门贵胄富不过三代,想要保证子孙世代优秀好运,那是劳模朱元璋也没能做到的。而,每一代人都借口望子成龙,逃脱自己作为人的权利和责任,这是何种的浪费?把地球资源耗费巨大,改天换日的,上帝又赐予了蕴含高等智慧的大脑,最后不过是成就了一些稀里糊涂、追求虚荣的时光。生而为人,是否有更重要的意义和价值可以去实现?
这个理论的结论是:不要想着把孩子按自己的想法拼命加压教育,不要向往公务员的工作,等等。刻意曲解、极端的观点请不要加注在本作者身上,谢谢。

2.突然很怀念张雨生。这位英年早逝的歌手兼创作家,作品充满了反思和灵性。最近听到他的歌里面有一句话,跟我喜欢的《圆舞曲》简直是不谋而合。

《我的未来不是梦》:
因为我不在乎别人怎么说
我从来没有忘记我
对自己的承诺对爱的执著

《圆舞曲》:
她不想忘记了 她的名
她不想胆怯了 失去爱的勇气
他吟唱着真心的字句
找到自己 面对世界 她们跳着圆舞曲

3.看外国鬼片给人一种穿帮的感觉。因为,美国鬼说英语,韩国鬼说韩语,日本鬼说日语,看着就想笑。

4.韩国真是个出人才的地方,外星人、漫画主角、古代人、美人鱼等随便出现,韩国帅哥拿着一个破符或者什么点个破香就古今中外的穿梭,这个小半岛真是一片神奇的土地。另外,他们对于爱情的执着也令我惊叹,能延伸到不同物种、不同时代、不同次元、不同星球……

一场完败的PK

常常想起魏巍的《谁是最可爱的人》评选活动,也常常都觉得网民们当之无愧。从百度李毅吧、天涯、猫扑、牛博网、宽带山到新浪微博,他们的智慧、渊博、幽默,各种段子各种撕逼各种揭露各种爆料,所过之处,寸草不生。

当然,这次不知有意还是无意,群体涌入台湾参政议政开了。其实我很好奇,这将是怎样的一场战争?两种环境下长大的孩子短兵相接。接着,看到了无数的表情包,没有逻辑,没有争论的过程,只有粗俗的骂。想起了红卫兵喊口号,想起了球场的疯狂球迷。完败。

这次PK充分展示了大陆网名的无知和粗俗,更深一层,展示了洗脑的成果。就如同很多人恨香港,既不是因为香港人在菜里下毒或卖的东西不便宜,而是因为有些别有用心的宣传如同三姑六婆的挑拨,四两拨千斤的把事情扭曲激化,让不搭嘎的两帮人以为对方在戳我的痛处,于是功到自然成。

突然明白为什么国家在宣传上耗费巨资:这种愚民宣传能让人眼睛被蒙蔽,大脑不能思考,有需要的时候就能让大部分人去爱什么或者去恨什么。这真是天堂啊,还有什么能比控制一个这样的傻瓜王国更爽的呢?

南市

毒日当头,缓缓步行在南市的梧桐下。
烤蛋卷的小姑娘,二十多岁的样子,破桌子破瓷盆破铁饼铛破牌子上书“新西兰奶油蛋卷”,将卷好的蛋卷放进袋子轻轻吐出一句“阿卜再未”。老人家施施然走进巷子,躲过左右摘菜的、修锅盖的邻居,消失在朱红门框里。

马路边两人正抡胳膊打架,围观者大呼小叫,津津有味。

“砰!”
回头一看,一辆摩托车躺在小轿车前轮下,骑士也倒地不起。胖乎乎的轿车司机惊慌失措的坐在车里。围观打架的人迅速转移过来,继续大呼小叫。

踩着梧桐叶的影子,突然想起唐德刚说,中国社会法治民主的日期最早是21世纪中叶。

简评包子的民族政策

上任没几天,一南一北闹腾得不像样子。
新疆本来好好的原有胡汉杂处勉强维持就算了,非要看不惯使用强硬措施管制,小事化大,仇恨一旦开始此恨绵绵无绝期;
香港本来好好的经济勉强糊弄过去维持就算了,非要下狠手控制,看似社会、经济问题的大爆发,其实就是对你意识形态的不认同。如果是女王治下,恐怕也没有如此的轰轰烈烈。
对于处处危机的各种民族问题,一定要小心翼翼处理,维持平衡,太鲁莽、意气用事只会越搞越遭,而且一旦仇恨建立、窗户纸捅破,便难以回到原来的平衡了。事情会越来越棘手。
当然,这些蠢事包子都轰轰烈烈干了,所以……当我没说。

公义

什么样的人民配什么样的城邦,加油!

笼子里面的奴隶看着笼子外面的罪恶,心里还是有着希望与祝福。

从禁毒讨论看某些国人的心智

超级赞同!理性思考才能解决问题,同时反省下自己的偏执巨婴症……

关于禁毒利弊,这几十年经济学社会学一直都在讨论。金融大鳄索罗斯讲:禁毒不仅是徒劳的,而且产生巨大的人力和财力浪费,全球已经为此浪费了1万亿美元,禁毒法律无异于政府为有组织犯罪提供补贴,禁毒只会适得其反;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最新完成对禁毒的研究,五名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共同得出结论:禁毒弊大于利;著名经济学家弗里德曼撰文详细解读政府禁毒如何导致社会更糟糕,里面的经济学原理,稍有常识的人都可以看懂。

法律的本来意义是维护私权,捍卫界限。禁毒和禁酒,都是法律侵犯私权,古典自由主义经济学家们早就说得很明白:法律侵犯私权的结果永远都一样,让这个社会变得更糟糕。

Continue reading “从禁毒讨论看某些国人的心智”

许小年:改革需要更多共识

内容摘要

1.国进民退的十年  2.应该解散发改委

3.收入分配恶化是因为政府干预太多  4.考虑以赎买推进改革

5.福利政策来自官员短期行为  6.超发货币,迟早通胀

7.经济学是科学而不是宗教  8.美国财政悬崖不会对私人部门造成太大影响

9.奥地利学派抓住了经济活动的实质  10.凯恩斯学说的自在矛盾

11.凯恩斯经济学是社会心理上的成功  12.欧债危机源于福利政策

13.不借给欧洲一分钱  14.联邦制值得认真研究

15.“县域竞争”的提法很糟糕  16.加强公众在福利政策制定中的声音和影响力

17.价格的第一作用是配置资源,而不是分配收入  18.人口老龄化将很快到来

19.历史往往不是人的有意识活动的结果

Continue reading “许小年:改革需要更多共识”

李承鹏:北京一场大雨冲刷出的真相

北京突降61年不遇特大暴雨时,我正在千里之外写一篇中央部委去年花60亿购买运行公车的文章。很遗憾,帝都如泽,却只见北京的私家车上街打救被困者,不见那60亿上演英雄事迹。
  就在新一轮打击微博造谣时,微博却开始救人,信息准确、有条不紊、专业分工。人们自发约定凡救助车打起双闪,整座城市闪耀的灯,是一颗颗跳动的心。这时候 “素质论”是一种很扯的论,从汶川、玉树、动车直至昨天(21日)的61年不遇,对比前几年美国新奥尔良飓风事件的骚乱,中国民众的素质并不低。可问题来了——为什么中国人总在灾难来临时才显示高素质?平时挤个公交都要恶语相向,排队买张春运的车票都要大打出手,这时却依稀有泰坦尼克沉没前的绅士风范。我的哥们去广渠门桥参加救援时,车一到,人们不约而同地喊“让女人和小孩先上车”。

中国民众平时的素质是被某种力量压制低的。当一个国家只热衷购买公车而不是打造公交车,当铁道部只管大干快上而不做好公共服务,出于自保也必须素质低。可人性就在那里,人性就像夜明珠,平时平淡无奇像块石头,关键时刻却会显示光辉。大家都知道了——那个趴在水里疏通下水道的大爷,那些站在揭了井盖的排水沟前的环卫工人,那些拎着矿泉水和面包冲进雨夜寻找被困者的哥们,那些平时接个串线电话都要疑神疑鬼,此时却大胆在微博公开自己门牌号和手机号码提供吃住以及热水澡的市民……我并不想用“我们都是中国人”这种煽情观点,我更想说,这是中国人的公民意识在成长。就是,你参与社会自治和管理,会有强烈的存在感和安全感。

 这就是文明,人人为我,我为人人,我们都是公民。我欣赏赵楚先生写的北京新市民精神,而我认为暴雨前后并不是两个北京,它一直是一个北京,只是因为有种力量人为制造人群的割裂。大约两年前,北京对外地人限购时爆发过本地人和外地人的一场口水大战,北京人说“外地人滚出首都去”,外地人说“北京人有什么了不起,真正的北京人在周口店”。渐渐地,大家明白在这个国家,没有钱,人人都是外地人,真正的本地人住在中南海。当现代文明透进窗棂,当整个城市变成一片海,外地人/本地人就是个很伪的概念。昨晚,我的哥们杨绯,一个标准的富二代开着他的悍马通宵帮人回家;昨晚,五岳散人提供场地接济被困者;昨晚,很多的本地人发微博唿吁关注那些住在地下室的北漂和外地来的上访者;昨天,一个叫李方洪的派出所所长为转移群众因公殉职……曾经的人群割裂,开始复合得那么合情合理,因为这是人性。

  可是割裂仍在,就在普通市民打开自家的房门,私家车主冒着发动机被淹的危险一个个搭救路人……政府管办的公交车却按时下班,高速收费站仍按部就班向救助的车辆收费,平时见个小贩就追得狼奔豕突的城管不见踪影。政府完全没意识到这时正是做秀的好时机,哪怕给被困者就近在快捷连锁店开个钟点房。他们想不到,就像当初想不到给这座城上粉补妆安戴美瞳之余,还得修好下水道。他们只知道开足正面宣传的水笼头,不知道民意是最重要的下水道……这几乎是个图腾,只有上善若水,没有从善如流,不是城市不足,而是成事不足,一根下水道就割裂了我和你。

2008北京奥运刘欢唱的《我和你》,确实同一个世界,却不是同一个梦想。干部只会出国考察,不见上街视察,坐拥60亿的新车,却不见开出来搭救路人。最新听到的笑话,这座城市的管理者说从前天就开始组织十万大军进行预案防治了。十万大军防治,竟有十个逝去的生命,这表明我们按宏大叙事模式修建的城市有多脆弱。

  和以前一样,此事必沿着大爱无疆、歌功颂德、灾难让我们更有凝聚力的路子发展下去。如果我没猜错,又会出现“一场大雨冲刷出人间真情”这样的标题。我反感这样的标题,不是一场大雨冲刷出真情,而是一场大雨冲刷出真相,真相是:一个连下水道都修不好的城市,永远进入不了上行道,当整个国家都修不好下水道,就该知道民意为什么天天在内涝。

  好吧,就写到这里,现在去机场,飞南方。我不发一言,不置一文,只点一支纪念的烛。